骑呢大状 - DGSO百科

骑呢大状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骑呢大状》是香港无线电视(TVB)出品的电视剧,由徐正康监制,苏永康、陈慧珊、蒋志光主演。讲述名状师陈梦吉之孙陈大喜由一个生性散漫的公子哥成长成为一代著名状师的故事。

剧情简介

清同治年间,香港已割让了给英国人,广九两地边界相连,但一边讲的是大清律例,一边讲的是大英法律。百
剧照

剧照

姓平民,虽同是中国人,民生风俗,却大有不同。广州陈大喜(喜倌)乃名师爷陈梦吉之内孙,天性聪慧,家学渊源,若肯承庭家训,亦应是个著名状师,无奈大喜生性散漫,逍遥自在,事事不上心,十足奄尖大少,不过,平日仗着祖父的威名,总算受着广州人敬重。加上忠心管家吴三省背后刻苦经营,陈家家声,才勉强维持,其实只是个空壳了。
大良戴欢(欢姐),机灵巴辣,自幼与同乡罗波有婚约,后来罗波出外打工,一别多年,村中姐妹相继嫁人,但戴欢仍默默守候,以至标梅已过。幸好守得云开见月明,波终于鸟倦知还,要迎娶戴欢,戴欢好梦正圆之际,波竟涉入一宗杀人越货的谋杀案中,被捕入狱,大呼冤枉。戴欢救夫心切,闻得广州城最出名的状师便是陈梦吉之孙陈大喜,便到陈家跪门叩头求救。吴三省虽见戴欢可怜,但自知大喜有其表,一定帮不上忙,于是对戴欢诸多留难,迫其知难而退,声言要戴欢拿出三百两才出手相助。戴欢自然没有此巨额金钱,但天无绝人之路,戴欢巧遇同乡姐妹,介绍往铜锣湾打住家工,工钱正抵此数。戴欢一为救夫心切,二不知铜锣湾远在香港,以为只是在广州荔湾边,即不顾一切签字买身。戴欢拿着三百两上门,大喜、三省自然傻了眼,不知如何拒绝之际,大喜竟一手收下,答应为波上公堂打官司!因为这三百两正是大喜急需来香港做大平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绅士的水脚!
原来陈家有一世交,乃是广州当业世家容德诚,诚年有时曾犯下官司,为梦吉所救,为了报恩,于是指腹为婚,把刚出世的女儿(容蓉),许配给梦吉之孙大喜。孩登时代,容蓉与大喜时常一起玩耍,容蓉见大喜天性聪明,机智过人相当崇拜大喜,早已决心非嫁入喜不可,但大喜只视蓉为小妹妹,没有将婚事放在心上。时光飞逝,陈家家道中落,相反容家生意却越做越大特别在香港,更成为富甲香江的大亨!然而,容德诚生意虽大,无奈富而不贵,有钱无名,于是设法在香港用钱疏通,欲令未来女婿陈大喜当上太平绅士,便能富贵双全,大大有助于自己在香港的事业。大喜得此机会当然求之不得,唯独欠缺水脚,正巧遇上戴欢,于是冒险接了这场官司,但不懂如何应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对,眼见势成骑虎,幸亏忠仆吴三省跟吊随梦吉多年,耳濡目染,暗中指点,加上梦古当年威名,公堂之上,竟把县官吓窒,罗波官司似有转机,戴欢亦庆幸遇此贵人,于是大喜更加牙擦,夸夸其谈,岂料却暴露了其虚有其表,不学无术的弊端,以致官司急转直下,吴三省唯有出手,以陈梦吉的交情求县官轻判,罗波才免除死罪。
戴欢看见罗波入罪充军,对大喜可谓恨之入骨,正想找大喜算账之时,竟发现大喜为了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避债,早已溜之大吉,乘船至香港当太平绅士。此时买身契亦到期催促,戴欢方知铜锣湾原来远在香港,但已不容后悔,只有与狱中的罗波道别,漂洋到香港做禡姐。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大喜在香港住大屋做太平绅士,独独吃不惯香港的菜式,为吃地道家乡菜,高薪请了一个大良禡姐,此人正是欢姐!戴欢与仇人见面,不断作弄大喜,后来戴欢在陈家发现陈梦吉遗留下来的案例,得知罗波的案件中疑点重重,要求大喜回广州替波上诉,然而,大喜留恋太平绅士之位,不欲回乡还债捱穷,当然不肯跟从,而且大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喜有自知之明,未必能上诉成功,于足百般推辞。戴欢想对策。于是,新仇旧恨一齐来,败家仔遇着巴辣俏禡姐,一段欢喜冤家的关系从此展开。
另一方面,大喜在香港亦非自由自在,皆因容蓉时常痴缠大喜,令大喜烦恼不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已,更想过离开容家,免再寄人篱下,吴三省则劝大喜忍一时风平浪静,待他朝一日大喜学有所成,则一同回乡重振陈家的名声,大喜只好留下,见步行步。容蓉受人宠惯,生性刁蛮,然而,天生率直,正义感强,一见到不公平的事,则会反对示威,希望改善社会风气,所以很多时候,容蓉都为命令绿衣队长武龙帮手,令武龙左右为难。武龙外表英明神武,但在容蓉面前却言听计从,皆因武龙一直暗恋容蓉,只是不敢向其表白。大喜当上大平绅士之后,当被容蓉缠住,不能脱身之时,便会运用权力,命令武龙收拾残局,武龙本来已不服大喜这个情敌,但又不能违抗太平绅士的命令,唯有照做,但又会惹得容蓉不满,找武龙出气,令武龙对大喜越来越恨之入骨。​

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戴欢卖身为夫申冤
      大良姑娘戴欢到米铺买上等油粘米,老板偷偷掺杂次货,戴欢巧计悉破。戴欢到渡头接未婚夫罗波,船客全下了船仍不见罗波踪影,失望,突然听到罗波的呼唤声。罗波与戴欢拜堂日,衙差到来拉罗波返广州受审,指他涉嫌杀人。戴欢只身到广州监狱,老衙差乘机索钱,她击鼓呜冤又遭阻挠。戴欢从讲古佬口中得悉状师陈梦吉的威水事?,满怀希望到陈府,管家吴三省指梦吉已过身,若要其孙大喜帮忙则要三百两酬金。戴欢为筹钱苦恼之际,险遭一男子非礼,怒掴他。原来该男子就是大喜,他为捉蟋蟀才被误会。荐人馆老板指有人愿出三百两请戴欢到铜锣湾打工,条件是卖身十年,戴欢孤注一掷。戴欢给三省三百两,大喜为还债答应帮忙。公堂上,大喜以地点、证人及凶器三点为罗波辩护,结果出丑当场,三省请控方师爷手下留情,最后罗波被判充军边疆,戴欢晴天霹雳。
  • 第2集 大喜当上太平绅士
      罗波慨叹与戴欢有缘无分,戴欢亦悔恨请错大喜帮忙,发誓会为他申冤。戴欢到陈府找晦气,发现大喜已离开广州,气煞。戴欢惊悉铜锣湾竟在香港,若毁约要赔三倍薪金。大喜与三省到香港,被车夫拉去看洋妞表演,更被绿衣警员扫场时捉返差馆,沿途又被警长武龙要他们游街。武龙听闻心上人容蓉的别苑有贼,慌忙赶去,原来贼子竟是……武龙罚大喜与三省到别苑拾狗屎,容蓉一见大喜即高兴万分,原来大喜与容蓉自小青梅竹马,容蓉父德诚以前在广州开当铺,现在则是香港富商。武龙恍然容蓉接待的客人就是大喜,不悦。德诚安置大喜住在别苑,但大喜对容蓉的痴缠感不耐烦。德诚带大喜到广善堂,介绍他给华民政务司威廉士认识,并推荐大喜当铜锣湾区太平绅士。此时有两名街坊要威廉士为争猪一事排难解纷,威廉士大感头痛,乡绅方举人为了当太平绅士请缨代劳,引用梦吉的案例判决。大喜见状透露梦吉在结案后的所作所为,以及指出自己是梦吉之孙的身分,大出尽风头,成功被选为太平绅士。容蓉准备西餐庆祝,大喜吓得不敢吃;容蓉请来发型师,大喜一听要剪辫子,吓得落荒而逃。大喜在街上遇见戴欢,慌忙逃避,意外地令辫子着火,此时戴欢追至,举刀斩向大喜。
  • 第3集 戴欢、大喜冤家路窄
      大喜拿着断辫子痛驾戴欢,是夜发噩梦被戴欢斩下头来。大喜正式当上太平绅士,武龙要大喜履行职责审判戴欢,大喜利用三省上演一场「火烧后栏」,成功为戴欢脱罪。容蓉请来赵大厨做菜,大喜要吃土鲮鱼,赵暗骂大材小用。戴欢到大喜家报到,大喜惊见她出现,即时被鱼噎到了,众大惊,戴欢临危不乱救了大喜一命。大喜担心戴欢会毒杀自己,三省提议他熟读梦吉撰写的案例「吉凶集」,帮罗波翻案便不用怕,戴欢在门外听到。三省无意中打翻糖水,毁了吉凶集,到梦吉神位前请罪,可惜怕痛又怕死后丑样而不敢自杀,戴欢说有办法补救。三省说若大喜能熟读吉凶集必能替罗波翻案,建议戴欢合作。戴欢以美食引诱大喜答应勤读吉凶集,大喜却嫌闷偷看金瓶梅,又以歪理自辩,戴欢与三省气极,只给大喜吃青菜白饭,大喜骂二人尊卑不分。三省请缨跟戴欢返广州,介绍状师给她翻案。戴欢忽见三省的辫子着火,挥刀斩断,大喜突然出现并说大清律例「留发不留头」,指三省不能返广州,二人恍然是他搞鬼。大喜在面店初尝蚝油捞面,大赞好味,忽见一男子强抢老板的钱,挺身指摘,男子声言令他吃不到蚝油。大喜气极令男子跣倒,男子叫下人刘力追打大喜。
  • 第4集 林兴风流惹杀身之祸
      武龙及时出现救了大喜,原来男子是发兴隆蚝油厂少东林兴。林兴知道大喜是太平绅士,即将责任推卸给刘力,刘力无奈认罪。林兴带着大批蚝油来探大喜,大喜说有蚝油捞饭,以后不怕青菜白饭。另边厢,林兴的丫环叶小桃求戴欢救刘力。林兴带大喜去花艇喝花酒,大喜见众妓女姿色平庸,大感失望,此时武龙率众来扫场。是夜,大喜发噩梦惹上风流病,全身长满红疹。戴欢与三省心知大喜存心斗气才不肯救刘力,二人遂试吃蚝油,大赞好味。三省问大喜为何不停抓痒,大喜辩称耍猴拳,但心中担心惹上风流病。容蓉硬要大喜救刘力,大喜答应。林兴见刘力与小桃手拖手回来,不悦,带小桃回房并向她施暴,刘力破门而入及怒打林兴。小桃求少奶李湘云与老夫人救刘力,二人感为难。武龙指严重伤人会被判到婆罗乃做苦工,可能一去不返,此时林兴至,大喜即以家丑不外扬着林兴大事化小。林兴派发喜帖,众知他要纳小桃为妾,错愕。刘力被递解往澳门,小桃依依送别。林兴纳妾日,容蓉不满男人有妻还纳妾,大喜竟说自己身为太平绅士没有七妻八妾会丢脸。醉醺醺的大喜硬要戴欢扶他回家,容蓉担心,当见到戴欢责骂大喜及用水泼他,才放下心头大石。是夜,林兴被发现陈尸新房内。
  • 第5集 戴欢变成验尸官
      刘力与小桃逃至海边欲乘船离开,武龙率众绿衣追至。大喜认为是刘力杀林兴后再带小桃逃走,戴欢替二人担心。小桃带刘力逃入大喜家厨房,欲求戴欢帮忙申冤。武龙从茶杯的血渍,推测刘力二人躲在大喜家。刘力胁持容蓉,对方僵持不下,戴欢提议由大喜替二人申冤,大喜无奈答应。小桃诉说湘云及老夫人提议她嫁给林兴,小桃为救刘力勉强答应;刘力则表示听闻押自己往澳门的绿衣说林兴将纳小桃为妾,不惜跳海潜返林家救小桃,但只是击晕林兴,并没有杀他。武龙指刘力讲大话,指他怕林兴报复才施杀手,二人大呼冤枉。大喜不排除案中另有内情,武龙发晦气地叫大喜亲自验尸。大喜三人拿出吉凶集研究如何验尸,最后三省更要扮死尸。大喜与三省入殓房,二人互相推搪,三省更诈头晕,大喜也只愿笔记,最后由戴欢来验尸。戴欢发现林兴背部有很多溃烂的红疹时,大喜二人已偷偷溜走,气煞。戴欢向小桃查问有关林兴不吃蚝油和背部红疹的事,其后见湘云将林兴火化,又将林兴房间彻底消毒及销毁所有对象,奇怪。戴欢将所见告之大喜,大喜不以为然。花艇上的妓女如意生麻疯,村民要烧死她,如意一见大喜来到即扑向他求救,大喜大惊。
  • 第6集 林兴遭母、妻杀害真相
      如意被送去芝麻湾麻疯院,众人返差馆后,老绿衣德叔着大家用酒抹身,又以石灰水四处消毒,以免惹上麻疯,戴欢见状想起湘云将林兴火化及全屋消毒的情景,似有所悟。戴欢到蚝油厂帮忙照护湘云儿子启业,看见湘云发现藤球在制蚝油锅中时非常紧张,还吩咐将所有蚝油倒掉,其后又收回所有蚝油。湘云与老夫人更用烈酒替启业擦身,当发现启业身上出现红疹,大惊失色,大骂林兴的鬼魂作祟,更冲口说出是她们杀死林兴,此时大喜与武龙等出现。湘云与老夫人承认合力杀林兴,老夫人更细诉当年采蚝、发明蚝油和建立发兴隆的经过,又指林兴年纪愈大愈不长进,哭诉杀死林兴的原因,大家都为二人的苦衷而洒下同情之泪。小桃与刘力得悉无罪释,高兴得互相拥抱。湘云托小桃与刘力代为抚养启业,更希望启业长大后可重振发兴隆。戴欢慨叹世上怎会有鬼,有鬼也只在人心中,更想不到启业身上的红疹竟是破案关键。大喜破了大案,轰动整个铜锣湾,众乡绅争相邀请大喜饮宴,大喜顿时飘飘然,向容蓉讲述破案的经过,将功劳全归自己,更大赞自己「食脑」,戴欢及三省在旁苦笑,原来这一切都是戴欢的功劳……
  • 第7集 大喜寄人篱下
      七巧节当日,众姑娘争相送七色糕给大喜吃,容蓉呷醋,决定亲自做七色糕,可惜鸡手鸭脚。容蓉拉大喜去看花灯,大喜被邀当「七巧巧手考姑娘」比赛的评判,众姑娘争相参赛,容蓉也不甘后人。首个回合,容蓉便被大喜取笑,拂袖而去,由戴欢顶上。最后戴欢连赢五回合,取得冠军奖品——七巧宝盆。容蓉一见大喜回来即大发脾气,又将宝盆扫跌,大喜怒骂她。容蓉回家向德诚投诉,指大喜当上太平绅士后便不放她在眼内,德诚安抚说自己从来不做蚀本生意,叫她耐心等候。大喜不满吃隔夜菜,找戴欢问话始知容家多日没有送米粮及日用品来,三省指这是大喜骂容蓉后的后果,又说寄人篱下就要受气。盂兰盛会上,众乡绅纷纷捐出粮食派给街坊,轮到大喜时令他不知所措,德诚见状指大喜会捐出一百斤白米,大喜心知是德诚设下的局,三省担心大喜要入赘容家。大喜宣布全面禁赌,着武龙执行禁赌令,武龙于是见赌就拉,造成差馆爆棚。德诚大数大喜乱花钱及颁行禁赌令让民怨四起,接着说有办法解决,大喜摸不着头脑。德诚介绍大喜认识两人,一位是江四海,另一位则是其师爷解连环。连环解释赌的好处,还介绍一种玩意——字花,大喜闻言一怔。
  • 第8集 大喜当上字花监督
      四海指在广善堂举行字花游戏,将收益分六份,监督占一份,他占三份,余下两份拨作广善堂经费,又请大喜做监督,大喜即时答应。三省被容蓉骂是下人时,惊见连环,连环揶揄他跟了梦吉后应该前途无限,三省无言。德诚叫大喜哄回容蓉,否则没兴趣搞字花,大喜无奈去跟容蓉讲和。大喜大赞连环聪明有脑,三省指连环不可信,透露当年自己与连环一同应征当梦吉的书童,连环才智比自己高,但梦吉指他心术不正,大喜闻言不以为然。大喜宣布广善堂举办字花,由连环讲解游戏玩法。大喜通宵苦思花题答案,继而从戴欢的孖襟衫上得到启示,果然中奖。四海指有大喜作生招牌,不愁不赚钱。连环在众人面前奚落三省,三省难过,戴欢安慰。戴欢到观音庙求签,以灵雀算命的廖一鸣向她兜生意,戴欢见签文指出她跟丈夫分隔两地,大赞灵验。翌日,三省跟踪戴欢再去求签,见一鸣借看手相摸着她的手不放,知他心怀不轨。大喜买字花输了而垂头丧气,三省和戴欢劝他不要发白日梦,努力读吉凶集,大喜立即读书,但读的竟是镜花缘等杂书,气煞二人。四海分红给大喜,大喜开心不已,武龙指近来愈来愈多人不务正业、抢钱及借贵利,大喜斥责过分担心。
  • 第9集 灵雀显灵,一鸣中奖
      海催促连环快点出花题,连环强忍不适出花题。容蓉责大喜只顾买家花而不理她,大喜哄她说若赢钱送礼物给她,容蓉高兴说可到珠宝商史提芬处买珠宝。大喜从史提芬的谐音中得到启示,买中字花,街坊视他为生神仙,大喜顿时飘飘然。四海责连环连累自己输了数千元,怒掴他,连环不忿自己为他赢过不少钱仍被视如地底泥。一鸣向一名赢字花的恶汉索取茶钱,被殴打,事后一鸣向灵雀出气,又自怨自艾,戴欢上前安慰,一鸣透露为求两餐温饱,以灵雀骗人的跷妙处。连环经过一鸣的摊档求签,一鸣欲讨好他却弄巧反拙。武龙等护送史提芬到容府,让容蓉挑选宝石戒指,武龙误会容蓉要自己送戒指给她,容蓉没好气说是大喜送她,武龙失落。大喜见到戒指大惊,惟有骗她若再中字花会送她更名贵的戒指。德叔见武龙垂头丧气,劝他买字花,中了奖便可送戒指给容蓉。容蓉陪大喜去买字花,大喜言之凿凿说出谜底,众人争相跟他买,最后全军覆没,只有一鸣中奖,一鸣说这全归功于灵雀。一鸣请戴欢吃饭,戴欢奇怪他赞灵雀显灵,前言不对后语。一鸣买了上等粘米喂灵雀,但灵雀不肯吃更飞走,一鸣大惊,戴欢想出办法替他捉回,并对他靠灵雀发达而摇头叹息。
  • 第10集 一鸣要替戴欢赎身
      连环再出花题为「开天之先,人间罕见」,大喜百思不解。街坊求一鸣指点迷津,一鸣乘机揶揄他们前倨后恭。三省责大喜沉迷赌字花,大喜辩称赢大钱可免寄人篱下,又说让连环胜过自己会对不起梦吉,三省及戴欢没好气。一鸣再次中奖,得彩金二万七千元,四海顿时面色刷白。一鸣大喊赢了没钱收,煽动群众起哄。四海指大喜是监督应一起赔钱,德诚说愿借钱给大喜。德诚以借出的钱逼大喜好好照护容蓉,大喜无奈任他宰割。一鸣到大喜家为戴欢赎身,神态嚣张,戴欢坦言二人是泛泛之交,请他离去。大喜问戴欢为何不走,指她有钱就不用守生寡,戴欢怒掴他。戴欢奇怪一鸣竟能连中三次字花,想起梦吉曾有「假借神灵掩人耳目」之说,遂与三省往找他,竟发现他陈尸家中,彩金及灵雀不知所终。验尸后证实一鸣被鲍鱼噎住致死,戴欢隐觉不妥。戴欢在市集看见灵雀,带它回家,向大喜说出疑点并要求再验尸。二人发现一鸣口中还有四海的半截玉指环,四海被带返差馆问话。武龙控告他杀人,四海发难逃走。连环到四海昵藏处,说已准备船让他「走路」,四海感激万分,自责昔日对他呼呼喝喝。连环突然用刀自插手臂并大叫救命,绿衣冲入向四海扫射。
  • 第11集 戴欢反对继续字花游戏
      四海死后,连环犹如过街老鼠,三省不忍将仅有的十元给他,但连环转身即将钱给了乞丐,暗骂三省猫哭老鼠。连环行至观音庙,突然面色大变,原来一鸣的灵雀算命摊档重开,新算命师的灵雀竟跟一模一样。算命师指连环日内必有凶险,叫他让灵雀算命,而每张签均说中连环的心事,还让他回想起跟一鸣合谋骗取字花彩金的情况。当一鸣第二次中奖后,连环更怂恿一鸣尽地一煲,更解释当年四海有恩于他,可惜面临到利益时四海则对他拳打脚踢,所以要赶绝字花厂,取回他应得的报酬。连环愈看签文愈心惊,大骂他呃神骗鬼。是夜,连环突然看见一鸣的灵雀,追踪它,发现来到一鸣家,骇见一鸣在屋内饮酒,举刀欲杀他。连环被捕,大喜讲解连环与一鸣合谋骗取彩金的方法。大喜表示继续搞字花游戏,戴欢极力反对,指字花令人产生贪念,为祸极深。武龙送容蓉回家,说平凡是福,只希望与心爱人一起生活,并欲向容蓉示爱,不果。大喜接受锦旗后宣布禁止开字花,戴欢感欣慰。大喜将寻回的彩金还给德诚,暗示不用再受他威胁,德诚苦笑。戴欢提议大喜将灵雀案写进吉凶集内,大喜着她帮忙,并叫三省负责洗衫煮饭,三省一脸痛苦。
  • 第12集 大喜看中花魁玫瑰
      大喜带戴欢及三省去林记吃清蒸花蟹,又吃三婆卖的鸭嘴梨,吃后不停肚泻,三省指他贪心所致。众街坊吃过林记的花蟹后都肚泻,大喜宣布将林记封铺,戴欢认为问题不一定出自花蟹。林记老板带来贝维扬大夫到广善堂翻案,维扬指出大家吃花蟹后再吃梨才引致中毒,泻过肚子后就没事,大喜不信。大喜等翻阅吉凶集果然有毒物篇,于是利用老鼠来测试,可惜被刚到的容蓉搞砸了,大喜怒极赶她离去。容蓉不管下着大雨,定要大喜出来道歉。三省不忍心欲帮忙,却被容蓉用花盆砸破了头。大喜用老鼠作实验,证实维扬所言非虚,宣布林记重开。容蓉硬要大喜道歉,大喜指她伤人还要别人道歉,气极拉她入监牢。容蓉在狱中向德诚告状,德诚震怒,着管家阿福快找回大喜放人。大喜来到妓院欢得寨,看中花魁玫瑰,此时金铺大王陈七冲入强要拉走玫瑰。大喜表明太平绅士身分后即要告陈七恐吓及擅闯之罪。玫瑰为息事宁人,提议二人猜谜决胜负。大喜回监牢放容蓉,惊见她发高烧。维扬指容蓉染上传染病「秋瘟」,又说近日很多街坊染上此病,希望有人赠医施药,大喜答应帮忙,但德诚闻言即借口离开。大喜向德诚求助,德诚则叫他自己想办法,大喜心下一沉。
  • 第13集 大喜为施药低声下气
      大喜有感「秋瘟」爆发,请众乡绅捐钱施药,德诚首先借故离开,众人也互相推搪,戴欢推测他们怕开罪德诚而拒绝。容蓉拒绝吃药,武龙带来凉果加应子及一人饮一碗哄她吃药。戴欢责大喜只顾看「风花说月」等的风月书,不想办法筹钱,大喜发晦气离家,三省跟踪他到欢得寨。大喜与陈七再为争玫瑰而比试行酒令,大喜再次胜出,陈七怒然离去。三省在欢得寨后园遇少女琵琶,即目瞪口呆,琵琶不慎弄湿三省衣服,替他弄干,二人畅谈甚欢。大喜与三省回家,戴欢质问二人去处,三省竟替大喜掩饰说去捉夜棋,戴欢半信半疑。戴欢听到大喜发开口梦叫玫瑰,了然于胸。维扬称半日时间已派完赠药,叫大喜快想办法筹钱。维扬见容蓉痊愈仍说不舒服,恍然心病难医,要出动「药引」才行。街坊争相抢药,维扬及戴欢劝大喜跟容蓉和好。大喜不情愿地到容家,向容蓉道歉又喂药,容蓉回复笑容,德诚才答应捐钱。大喜回家后自嘲如男妓,戴欢责他自找,指他自小给容蓉希望才会如此。大喜不悦,再到欢得寨找玫瑰,玫瑰一见大喜即撇掉陈七,拉大喜到渡头谈心。玫瑰表示厌倦卖笑生涯,叫大喜替她赎身,再一起返老家安南双宿双栖,大喜闻言一凛。
  • 第14集 三省誓救琵琶出火坑
      陈七不满玫瑰不在,一见琵琶即毛手毛脚,更欲替她「梳垄」。琵琶透露父母双亡,被姨妈卖入妓院,最担心有日要做姑娘接客,三省安慰她。玫瑰雨淋过后发高烧,大喜忙拉维扬去诊治,维扬一见是妓院即却步,大喜说医者父母心,不应有阶级之分。维扬一见玫瑰即惊艳,指她风寒入骨,要立即在背部针灸,看见玫瑰宽衣即心如鹿撞。陈七听闻维扬是大内御医,若有所思。玫瑰重提返安南一事,大喜坦言名为太平绅士,实质寄人篱下。武龙带来桂圆哄容蓉吃药,不果,但容蓉一见大喜即乖乖吃药,武龙见状心酸。维扬再为玫瑰针灸时,玫瑰自叹命苦,欲从良却不能如愿,维扬爱莫能助。陈七请维扬过府,说有个小问题请他帮忙解决,维扬一怔。鸨母买新衣给琵琶,又说要替她「梳垄」,琵琶拒绝被打,三省见状抢救亦被殴至重伤。维扬指三省受内伤,给他吃大内药品「穹通活血散」,但吃后会省睡及不能多吃。三省透露琵琶乃青梅竹马旧情人秋娟之女,当日为跟梦吉学做状师,冷落秋娟,最后忍痛跟她分手,不忍故人之女沦落风尘,跪地求大喜帮忙。大喜向容蓉借钱竞投琵琶,陈七出价五千元压倒全场,投得替琵琶「疏垄」,三省即时激动得喷血晕倒。
  • 第15集 陈七暴毙,三省成疑凶
      三省醒来强要去救琵琶,戴欢忙安抚。戴欢责大喜与陈七争风吃醋争出祸来,大喜气结。陈七欲霸王强上弓时,突然说离开一会。三省循琵琶哭声找到她,欲带她走时陈七折返,三省将活血散倒入酒中,说让陈七喝过后会昏睡。大喜惊见三省带着琵琶回来,遂带二到欢得寨跟陈七讲数。陈七誓要三省坐监及将琵琶卖到廉价「盐水寨」被嫖客玩残,陈七与三省冲突时突然暴毙。武龙发现陈七是中毒而死,维扬验尸时见陈七七孔流血,一凛,事后指活血散与酒混和即成毒药,武龙无奈将三省和琵琶收监。大喜自责带三省到妓院,今次欲救无能。德诚责大喜出入妓院,对不起容蓉,又逼大喜跟三省划清界线,大喜勃然大怒,表示宁愿不做太平绅士也不会出卖三省。大喜醉醺醺往找玫瑰,玫瑰游说他一起返安南,说自己有一万元,可做点小生意逍遥过活,大喜心动。戴欢到狱中探望三省后往维扬医馆替三省取药,却见维扬鬼鬼祟祟离开。戴欢惊闻大喜要离开香港,责他不顾三省生死。大喜一脸病容与玫瑰上船,被拒,玫瑰惟有扶他返家,戴欢请突然而来的维扬为大喜诊治。维扬使开戴欢后责玫瑰不是,更要大喜死得像「秋瘟」病发,玫瑰大惊失色。
  • 第16集 维扬贪恋玫瑰惹祸
      戴欢与大喜使计令维扬露出狐狸尾巴,维扬被捕。大喜审问维扬为何杀人,维扬指自己自小沉醉医术,那天被大喜拉去替玫瑰治病后,犹如古井起波澜,一发不可收拾,玫瑰更向他哭诉欲从良,刚巧陈七对琵琶起色心,愿以一万元换取壮阳偏方,终禁不住与玫瑰到安南长相厮守的诱惑,调配药方,怎料陈七不听劝告多吃春药,引致突然暴毙,为了自己一生的英名,惟有嫁祸三省及琵琶。维扬满以为快点跟玫瑰远走安南便可逍遥法外,想不到玫瑰爱的是大喜,更欲与大喜早一步离开香港,顿起杀大喜泄愤及让玫瑰伤心的念头。维扬自责欲令智昏,不然怎会想不通玫瑰不可能喜欢自己,才铸成大错。大喜也说出看出破绽和找出真相的经过,为三省申冤。玫瑰决定返安南,大喜送她到码头并向她道歉,玫瑰吻别大喜。戴欢说想不到玫瑰对大喜一往情深,大喜也慨叹青楼女子如此温柔,比起容蓉的刁蛮任性好得多。容蓉偷听到二人对话既伤心又愤怒。琵琶欲返回大良,三省想陪她去却欲言又止,在旁的大喜与戴欢替他着急,于是使计让三省亲口说出喜欢琵琶及送她回乡。容蓉迷路走到九龙城寨,被流氓调戏,幸武龙和大喜及时出现,武龙见容蓉眼中只有大喜,心痛。德诚责大喜没有好好照顾容蓉,逼大喜尽快跟容蓉成亲,大喜错愕。
  • 第17集 罗波越狱潜逃到香港
      大喜心情苦闷,邀戴欢一起喝酒,自叹身不由己才要跟容蓉成亲,若自己算是成功,背后支持自己的女人就是戴欢,又说若可以重新选择的话,一定会拣戴欢,戴欢愕然。大喜扶着醉醺醺的戴欢返房,欲吻她。大喜发现有贼,戴欢惊见是罗波。罗波指充军生活如人间地狱,只好逃走,戴欢求大喜收留罗波暂住。罗波欲与戴欢亲热,戴欢婉拒。大喜决定跟戴欢划清界线,是夜二人辗转难眠。容家送来大批成亲所需物品及金银珠宝,德诚虽表明不是要他入赘,但要他搬入容家,大喜感受辱。大喜从广州衙门送来公文中,得悉罗波杀狱卒后潜逃至香港,心中一惊。罗波使计偷取戴欢的书房锁匙,再偷金银珠宝,幸戴欢及时发现,罗波怂恿戴欢跟他远走高飞,又透露是杀洪宣真凶,戴欢指摘他欺骗自己,罗波掌掴她,大喜见状与罗波大打出手。罗波被带返差馆,戴欢求大喜放过他。大喜要罗波跟戴欢断绝一切关系才撤销控告,罗波答应即时写休书。成亲日,大喜吩咐戴欢返大良,又不许她去容家,以免她跟自己一起出丑。大喜坐着花车往容家,沿途被街坊指指点点感难受。罗波在赌坊输个清光,听闻广善堂有东西派即赶去。戴欢一面执拾行李,感触良多。
  • 第18集 大喜被控谋杀罗波
      德诚要大喜在广善堂派烧猪给街坊,大喜大感受辱。德诚喜孜孜到书房取玉佩给容蓉作嫁妆,惊见罗波出现。罗波指出当日为了德诚才杀洪宣,要胁德诚给「掩口费」。武龙向大喜敬酒,大喜拒喝,武龙质问大喜不喜欢容蓉为何答应成亲,责他累人累己,大喜闻言若有所思。大喜说不能跟容蓉成亲后离去,众愕然。德诚给罗波五千元后惊闻大喜悔婚,匆匆离开书房。容蓉向德诚哭诉,德诚着武龙找大喜回来,突然想起未取回夹万锁匙便慌忙返书房,果然见罗波正在偷取所有金银珠宝及银票。罗波负伤逃走,德诚沿血?跟踪至大喜家,惊见大喜向罗波追问谁是凶手,正要有行动时罗波气绝身亡,此时武龙与戴欢等出现,再听到武龙说要追寻沿途血?,大惊失色。德诚回家后惊魂未定,回忆起当年白莲教肆虐,一心想江湖救急,接下洪宣典当一具黄铜白莲尊者神像,并因贪念惹下祸根。德叔在大喜家后园找到凶器,却不见血?,武龙直指大喜与戴欢有奸情,逼罗波写休书后杀人,拉他返差馆。三省回来惊悉大喜被控杀人,德诚更派管家阿福来收屋,三省拼命保住陈家神位。戴欢在街上被街坊掟烂菜及指摘勾引别人老公,戴欢理直气壮说跟大喜绝无奸情,更责骂众人无知。
  • 第19集 武龙被袭昏迷不醒
      三省与戴欢到监牢探望大喜,大喜安慰二人,并着他们一起分析案情,指凶器形状奇怪,推测凶器持有人便是凶手。戴欢与三省往找德诚,请他辨别凶器属于那种神像,德诚闻言心慌,敷衍了事,二人失望离去。容蓉一见戴欢即怒掴她,骂她勾引大喜,戴欢反驳指容蓉不相信大喜,不配做他的妻子。武龙骂她不应出手打戴欢,自己任她呼喝只为了有日让她明白自己的爱意,现在方知一厢情愿。容蓉突然向他认错,武龙顿时心软。容蓉不相信大喜杀人,武龙指若大喜与戴欢没有奸情则杀人动机不成立。大喜叫三省给他翻看吉凶集找破案线索,戴欢鼓励说日后还有许多冤案待他破,现在怎能死在冤案中。德诚心慌地欲将神像销毁,不料引起柴房失火,武龙救他出火场时瞥见神像。武龙在火场残骸中找到神像,似有所悟之际突然被人扑晕。大夫指武龙遭硬物打中头部,可能从此昏迷不醒,容蓉闻言呆立当场。德诚指大喜与武龙均配不上容蓉,要送容蓉往英国结识皇室贵族,容蓉闻言不知所措。戴欢指德诚对奇怪凶器不热衷探究,不像其一贯作风,对德诚生疑。戴欢与三省偷入容家找容蓉,质问她武龙为何受伤,容蓉欲言又止。容蓉发噩梦,侍婢小环推测容蓉知道甚么才如此。
  • 第20集 戴欢绑架容蓉救大喜(大结局)
      大喜等惊闻小环意外堕井身亡,戴欢更怀疑德诚。大喜受审时,德诚率先指自己有眼无珠令铜锣湾蒙羞,大喜只重申自己是清白。威廉士宣布大喜谋杀罪成立,判环首死刑,戴欢与三省伤心欲绝。三省在萝吉神位前忏悔,说愧对陈家列祖列宗。戴欢送最后一餐饭给大喜,二人畅谈初相识时的情景,大喜后悔以前只顾玩乐不知轻重,现在闯下大祸,戴欢无言。大喜着戴欢不要送行,不想看见她哭,戴欢答应不哭,还要设法救他,大喜苦笑。容蓉跟德诚依依话别,往码头途中看见大喜被押往刑场及遭街坊掷石头,即撇掉众人,并到武龙床前哭叫他快点醒来,替大喜申冤,戴欢突然出现。大喜正要行刑时,德诚接到容蓉遭绑架消息。德诚带着大喜到藏肉参地点,众绿衣冲入,德诚及大喜已不知所终,只见三省一人。大喜一见戴欢即指她太傻,交换人质后,德诚用枪指着大喜与戴欢,说所做一切全是被逼,四人纠缠间容蓉中枪,德诚伤心下欲枪杀大喜与戴欢……容蓉决定往英国,武龙开口挽留,愿照顾她一生。威廉士恭喜大喜沉冤得雪,恢复其太平绅士职位,更颁「为民请命」锦旗给他。大喜说这面锦旗应颁给另一个人,才算实至名归,她就是戴欢……

演职员表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陈大喜 苏永康 喜倌,太平绅士
戴 欢 陈慧珊 罗波前妻
吴三省 蒋志光 三哥。陈家管家
容 蓉 汪 琳 容德诚之女
容德诚 郭 峰 广善堂老板
陈梦吉 胡 枫 广州第一状王
福 伯 李鸿杰 容家管家
解连环 廖启智 ----
武 龙 欧锦棠 铜锣湾警长
罗 波 郭政鸿 戴欢前夫
叶小桃 唐 宁 ----
刘 力 林敬刚 ----
陈家
陈大喜/喜倌
太平绅士
陈梦吉之孙
容蓉的青梅竹马
与戴欢相恋
胡 枫
陈梦吉
广州第一状王
陈大喜的祖父
戴欢/Joey/欢姐
罗波前妻
陈家工人
陈大喜助手
与陈大喜相恋
吴三省
三哥
陈家三代管家
与琵琶相恋
容家
汪琳
容 蓉
容家大小姐
容德诚之女
陈大喜的青梅竹马
与武龙相恋
郭峰
容德诚
广善堂老板
容蓉之父
福伯
容家管家
发兴隆命案
林 兴
发兴隆太子爷
林文氏之子
林李湘云之夫
曹 众
林李湘云
发兴隆少奶奶
林文氏之媳妇
林兴之妻
林文氏
发兴隆创办人
林李湘云之奶奶
林兴之母
唐 宁
叶小桃
林家俾女
与刘力相恋
刘 力
林家下人
与叶小桃相恋
方 杰
米铺老板
施华峰
米铺伙记
尤 程
菊大夫
巡城马
捕 头
老衙差(达)
陈勉良
讲古佬
黄炜林
大少乙
关 菁
马人馆老板
缸瓦馆老板
师 爷
大 人
魏嘉乐
公 差
徐 荣
车 夫/村民甲
严文轩
广
郑毅邦
喜 父
乡绅方举人
农民甲
农民乙
大 汉
乡绅甲
乡绅乙
村民乙
村民丙
村民丁
村民戊
谭权辉
保(车夫)
村 民
村 民
丁主惠
村 民
虞天伟
面档老板
如 意
妓女甲
妓女乙
杜 港
工 人
焦 雄
林兴父
广善堂字花厂命案
解连环
师爷
江四海
字花厂老板
解连环老板
少 女/村 民
林影虹
少 女
少 女
少 女
少 女
少 女
饭店老板/父 老/村 民
父 老
父 老
司 仪
梁智远
饭店小二
荷 官
村 民/伙 记
村 民/伙 记
村 民
村 民
徐 荣
村 民
村 民
村 民
凌 汉
村 民/父 老
丁主惠
村 民
叶 暐
村 民
黎秀英
三 婆
马国明
海手下
海手下
海手下
嘉 浚
海手下
梁辉宗
海手下
廖一鸣
雀仔佬
黄文标
恶 汉
酒寮小二
堂 倌
算命先生
酒铺老板
黄炜林
村 民
胡启光
村 民
梁智远
村 民
欢得寨命案
玫 瑰
欢得寨名妓
陈 七
七爷
刘 江
贝维扬
大夫
殷 樱
琵 琶
欢得寨丫环
吴三省前女友之女,后与吴三省相恋
刘桂芳
萍 姨
欢得寨鸨母
玫瑰、琵琶老板
林老板
黎秀英
三 婆
车 夫
妓 女
霍建邦
客 人
龟 奴
陈德文
客 人
客 人
杨浚廷
客 人
客 人
杨静恩
妓 女
妓 女
妓 女
郑玉京
妓 女
七手下
七手下
杜大伟
七手下
医 师
医 师
龟 奴
乡 绅
乡 绅
乡 绅/村 民
雷 恩
妓 女
张晓岚
妓 女
陈文静
妓 女
客 人
七师爷
七师爷
龟 奴
客 人
龟 奴
梁志昌
小 二
病 人
卓 跞
路 人
路 人/途人甲
罗天池
客 人/收票员
龟 奴
村 民
张贝茜
售票员
村 民
村 民
徐 荣
村 民/乡 绅
村 民
村 民
乡 绅/村 民
途人乙
谭权辉
阿 保
丁主惠
村 民
其他演员
武 龙
铜锣湾警长
与容蓉相恋
罗 波
戴欢前夫
小 环
威廉士
德 叔
阿 宗
蒋 克
阿 邦
严文轩
阿 黑
阿 发
阿 广
李海生
洪 宣
白莲教分教细教头
霍建邦
容家下人
宁 进
容家下人
张晓岚
容家下人
梁志昌
容家下人

职员表

编剧:郑成武、关佩雯、林忠邦、罗宗耀、李赞祥
编导:罗镇岳、陈湘娟、黄建勋、伍冠桢、翁文荣
助理编导:高子彬、陈雯佩、程家杰、黄建勋、陈耀全、张洪恩、区加乐、邱铭
制作统筹:周慕妍
监制:徐正康
编审:吴肇铜

角色介绍

陈大喜-苏永康饰

性格: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天资聪颖,潜质过人,但天生散漫懒惰,只求逍遥自在,不求上进奋发,十足二世祖。其实仍有一点赤子之心,加上一点正义感,终成大器。
背景和遭遇:
又名喜官,乃广州城著名大状师陈梦吉之孙,承家族遗传,若能发奋用心,应是个著名状师。但喜天性逍遥自在,无压力下只变得散漫懒惰,成为一个不学无术,无无聊聊的二世祖。仗着祖父陈梦吉的威名,再加上忠心管家吴三省背后克苦经营,陈家的家声才能勉强维持,仍受广州人敬重。而喜表面英名,内里草包之事,亦只有三省心知,广州城中人仍当喜有状师之才。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陈家有一世交,乃广州典当业世家容德诚,诚年青时曾犯下官司,为梦所救。诚为报恩,指腹为婚,把刚出世的女儿容蓉许配给梦吉之孙大喜。时光飞逝,陈家家道中落,相反容家生意越做越大,特别在香港,更成为富甲铜锣湾的大亨。诚生意虽大,无奈富而不贵,有钱无名,为求富贵双全,于是设法在香港用钱疏通,欲令准女婿陈大喜来港当上大平绅士。
喜知能到香港这花花世界,自是满心欢喜,但欠债未清,却不能一走了之,刚巧欢姐上门求助,求喜为其未婚夫(罗波)打官司,三省深知喜肚内有多少墨水,当然不愿接,于是依惯例,诸加留难,要欢救夫心切,竟签下前往香港禡姐的卖身契,换来三百两交给省,省正不知如何推却之际,喜为还债,竟把官司接下。大喜一直是靠着祖父的威名得过且过,根本不知自己功夫未够,打欢的官司自然落败,更输得十分难睇,幸得三省暗中求情,波才死罪可免,但仍要充军塞外。欢方知喜根本是虚有其表,所托非人,但已恨错难返。喜虽知闯祸但又无计可施,见波不用判死,唯有安慰自己当尽了力,即搭船往香港做其太平绅士。
喜在香港,受到热情款侍,又重遇回蓉,已亭亭玉立。更成为当地的太平绅士,可谓一帆风顺,唯一不惯的,便是在香港因吃不惯当地饭菜,于是便请了一位会做家乡菜的女工来做禡姐。谁知不是冤家不聚头,此禡姐正是曾被自己累过的欢。欢对喜怀恨在心,自是处处与喜作对,一对欢喜冤家,互斗得难分难解。

戴欢-陈慧珊饰

性格: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精明能干有主见,做事有条理,厨艺针刺巧手。正直乐于助人,甚有大家姐之风范。对男人女人都认识甚深,因此洞悉人情世故,甚受人欢迎。敢爱敢恨,对自己所作所为,绝不后悔,尤其对感情更认真专一,但知所信非人时,又不会盲目愚爱,为自己幸福,可不理世人闲言闲语。
背景和遭遇: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生于广东大良,父母早亡,因而自小已培养成独立能力。与罗波从小青梅竹马,定下婚约,但波在十八岁时离乡做生意,一去就是五年,其间俩人只靠书信联络,波每次在信中提到生意做得很好,只因屡做善事,至今仍两手空空,欢对波充满信心,不但不以为忤,还常寄钱去一齐帮忙救济。只是欢见身边的姐妹们续渐嫁人,心下暗自焦急。终于等到波回来,欢虽觉与波已有陌生之感,但仍愿下嫁,谁知拜堂当日,波被涉一宗谋杀案而铛锒入狱。欢听闻陈大喜乃大名鼎鼎的状师陈梦吉之后,便上门求救。喜忠仆吴三省心知喜虚有其表,索价三百两刁难欢,望欢知难而退。欢救夫心切,竟签字卖身往铜锣湾做禡姐。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喜收到钱如期前往公堂,初时在公堂上词锋逼人,令案情有所转机,欢正庆幸没找错人,怎料官司急转直下,喜根本只是虚有其表,波被判入狱,欢欲找喜晦气,怎知喜却溜之大吉,此时买身契亦到期催促,欢方知铜锣湾远在香港,但已不容后悔,只有与狱中的波道别,漂洋到香港做其禡姐。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欢打的住家工那位主人就是喜,欢早对喜恨之入骨,于是新仇旧恨一齐往喜头上算,起居饮食处处为难喜,把喜的生活弄得一团糟。​

武龙-欧锦棠饰

性格: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做事极尽责任,却不懂变通,为人极富正义感,胸襟广阔,以儆恶惩奸为己任,可惜查起案来往往有点粗心大意,错漏百出,令人啼笑皆非;感情上,龙十分专一,不失为一多情汉子。
背景和遭遇:
龙乃警署警长,一直尽忠职守,颇受人尊敬,但自陈大喜来到后,在戴欢及三省的帮助下,屡破奇案,将龙的风头均抢过,加上心上人容蓉只钟情于大喜,龙不禁靡视大喜如死敌,处处针对大喜;但公正不苛的龙,每到查案的关键,总能公私分明,如大喜及戴欢等所言非虚,龙亦会全力帮助,将凶徒绳之以法。
龙与容蓉青梅竹马,龙早已视容蓉为结婚对象,可惜容蓉祗视龙为观音兵,但龙仍甘之如饴,乐此不疲;直至大喜的出现,龙发觉容蓉竟对大喜倾心爱慕,龙不禁醋意大发,与大喜誓不两立。​

吴三省-蒋志光饰

性格: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思想传统,守旧,有点酸秀才的味道。忠心陈家,对陈家往事了如指掌,以维护陈家家声为己任。为人细心、诸事,善家务,俨如女管家,对人热情,但往往热情过度,惹人误会。
背景和遭遇:
三省童年家贫,幸得陈梦吉帮忙,卖身做梦吉书僮,梦吉死后,追随梦吉之子,其子死后,便追随陈梦吉孙陈大喜到今天,经历三代,三省仍旧忠心耿耿,追随左右。三省知道大喜不学无术,根本无乃祖之风,为免大喜丢去陈家面子,唯有暗里帮大喜推掉所有来聘状师的人。
戴欢为救罗波,来托大喜,三省故技重施,借口要重金,本欲吓退戴欢,谁料戴欢竟凑足聘金,大喜一时贪心,接下案件,三省无奈。结果,大喜打输官司,三省仗着梦吉余威,勉强摆平。香港档铺大王容德诚,在香港为大喜捐了个太平绅士,三省为免大喜再闯祸,急与大喜举家搬离广州。三省与大喜定居香港之后,无巧不成话,竟然请了戴欢来做禡姐,戴欢、大喜一场风风雨雨展开,三省夹在其中,左右做人难。
戴欢初来步到,三省处处扶持,不期然对戴欢暗生情愫,但又不敢表不,后来发现戴欢与大喜斗气斗出感情来,更加把感情埋在心里。​

容蓉-汪琳饰

性格: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乃容德诚独女,自小被富商父亲宠惯,性格刁蛮,少有理会别人感受;然而,当遇见社会上不合理的事情时,便会伸张正义,大力反对,可见其天真率性的一面;而思想亦比当时一般人前卫开放,敢爱敢恨,敢作敢为,尤其对爱情十分执着,矢志不移。
背景和遭遇:
容家与陈家是世交,早年容德诚犯下官司,幸得陈梦吉出手相救,为了答谢陈家的恩惠,容德诚指腹为婚,将女儿许配给陈大喜。
骑呢大状

骑呢大状

孩童岁月里,容蓉与大喜一同成长,大喜犹如大哥哥,对容蓉爱护有加,不时卖弄小聪明,逗得容蓉哈哈大笑。有一次,大喜闯了祸,欠人钱,于是拿了陈梦吉用来呈堂的一件证物──花瓶,去容家的当铺作抵押,当晚大喜叫容蓉帮手到储藏室,打算将证物偷回。不过,在储藏室内,大喜不小心撞到木架,眼看那花瓶快要跌在容蓉头上之际,幸好大喜身手敏捷,接住花瓶,救了容蓉一命,怎料却无意撞到其它木架,令架上的花瓶、古玩全都跌个粉碎。经过这次英雄救美的事件之后,容蓉对大喜倾慕不已,更认定大喜为自己的白马王子,今生非嫁不可。​

音乐原声

曲目名称
作曲
作词
演唱
备注
智慧齿
黄伟文
主题曲

精彩对白

幕后花絮

评价

获奖记录

制作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日期
播出时段
接档节目
被接档节目
2002.03.18-2002.04.12
周一至周五21:30-22:30
台湾TVBS-G
2006.03.07-2006.04.03
周一至周五21:00-21:45
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
2006.12.21-2007.01.22
周一至周五11:45-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