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林 - DGSO百科

您要找的是不是:

玉林

榆林

郁林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郁林,独立民谣歌手,同时又被人称为民谣诗人,行吟歌手等等。 出生于江苏盐城一个水泥匠的家庭。少年丧父,曾漫无目的四处游荡。2000年赴广州发展,曾先后组建灰指甲,行者,火眼三支民谣摇滚乐队。曾自制三张歌集均未发表。风格也由当初的摇滚转为另类民谣。

人物简介

郁林,独立民谣歌手。同时又被称为民谣诗人行吟歌手等等。出生于江苏盐城一个水泥匠的家庭。少年丧父,曾漫无目的四处游荡。
郁林

郁林

2000年赴广州发展,曾先后组建灰指甲,行者,火眼三支民谣摇滚乐队。
2000年至2001年期间曾以驻场乐队乐手,歌手的身份碾转于广东各地酒吧夜总会。
2002年脱离驻场乐队,在暨南大学旁的隧道唱了半年多。后在琴行工作一段时间。年底录制歌集《叫醒我》DEMO,只印50张在朋友圈中流传。
2003年携灰指甲乐队出任由广州航天奇观主办的“万人民谣夜”的演出嘉宾。后陆续参加沙漠吧的一些小型演出 。同年携灰指甲乐队在广州solo吧举办乐队专场并参加solo吧的印度海啸赈灾义演. 同年录制歌集《象个圣徒》DEMO ,只印一百张,未发行。
2004年11月26, 27日应邀在广州水边吧大学城分店举办“一路行吟”个人专场。
郁林重庆坚果酒吧演唱

郁林重庆坚果酒吧演唱

2006年3月25日携行者乐队在古堡吧举办“春暖花开”纪念海子专场 。8月5 日参加2008酒吧“摇滚时光”演出,同年11月17日出任佛山电台“城市民谣夜”第十二期嘉宾.同年开始录制《一路行吟》。
2007年携行者乐队参加1月2日古堡吧新年汇演 ,同年5月19日作为嘉宾乐队参加广州高校音乐节华农校区演出, 9月22日赴佛山赶南音乐民谣庙会。
2008年3月11日携火眼乐队参加191space酒吧主办的“摇动春天”摇滚音乐节,并于3月29日参加古堡的不插电。8月11日歌集《一路行吟》由行者客栈非乐坊独立发行。
2010年3月20日4月4日分别于广州踢馆酒吧及深圳红糖罐酒吧举办“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个人专场。2011年4月2日开始以主题为“用骨头去呻吟”的首次全国巡演。
郁林在拉萨高反酒吧演唱

郁林在拉萨高反酒吧演唱

2012年3月2日《用骨头去呻吟》专辑首发。并在国内周边除新疆以外的二十多个城市巡演。

人物评价

南音乐:“象个圣徒的郁林”
肖巢:“一个天才的诗人,这个城市的灵魂”
乐葵:“音乐界的的凡高”
吴磊:“他那黑暗的吟唱将成为这个欲望大跃进时代最幽怨的灵歌”

郁林音乐作品

《叫醒我》

1,叫醒我
2,墙
3,那一年夏天
4,河
5,快乐的农夫
6,我希望
7,临终的告白
8,融化
9,天上掉下的大饼

《像个圣徒》

1,象个圣徒
2,没有选择
3,爱让我堕落
4,摇滚的知了
5,春暖花开
6,纯属虚构
7,两足兽
8,行者
9,思想贩子
10,漂亮的乞丐
11,寂寞的五月
12,荒原

《一路行吟》

1,左眼右眼
2,涂黑自己
3,流放
4,眺望
5,带着幻觉回家
6,徒劳
7,万里孤坟
8,谁来把我回忆
9,一路行吟
10,大篷车
11,把我挂起来
12,命贱如猪

《用骨头去呻吟》

1.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2.用骨头去呻吟
3.在黑暗中潜行
4.赤脚女医生
5.穿越蛮荒地
6.跌落尘世的游魂
7.广州阴道
8.神圣的错觉
9.追悼词

歌集部分歌词

把我挂起来

唱 我所唱的不过是个结局
今天我所唱的都已在昨天失去
唱 我所唱的不过是个预言
昨天我所唱的都已在今天应验
我 需要一只能够听懂我的耳朵
我不是个哑巴 我需要一个新的朋友
我 需要一双能够抓住我的手
我正在走向悬崖 我在等待一个新的朋友
看老虎的眼睛 老虎在我的房顶

叫醒我

叫醒我 看那些蛇 那些缠着我的蛇
叫醒我 什么那是什么 站在我床前的那是什么
什么那是什么 吞没我的是梦还是魔
我醉了 去哪里 我想飞 却在下坠
破碎的 镜子里 找不到完整的自己
[无所谓 面对谁 就让我泪眼对苍天
生命它 已浪费 我只求醉死在今夜]
孩子的笑声和肥皂泡在月光下飞
蝙蝠和你都看不见 我只有对着夜空喃喃自语
把我挂起来 把我挂起来
你已经忘了你是谁的后代

左眼 右眼

是谁将我另外一只眼睛打开
是谁将我另外一只耳朵打开
是谁将那隐形的门打开
梦和幻觉里呈现
是谁让我变得面目全非
是谁在我身上打下了印记
是谁将我轻轻地打开
又将我紧紧地关闭
我的左眼充满了忧郁
我的右眼充满了恐惧
那飘忽不定的是谁的身影
那忽远忽近的是谁的呼吸
谁将我当成他的画皮
谁在我心中窃窃私语
一只蝴蝶踏光而来
要带我去那太阳的深处
一只蝙蝠摸黑而来
要带我去那夜的尽头
我的左眼充满了忧郁
我的右眼充满了恐惧
白天你要我做你的臣民
夜里他要我做他的奴隶
但我只爱我自己
但我已被深深地占据
于是我在一个失控的酒杯里分裂
在一个癫狂的黎明
在一个烈火熊熊的锅里
我烧掉了我爱人留下的玩具
连同那些吃剩的鱼
后来那些追随自己的人全都疯了
在那太阳落山之后
在那月亮升起之前
一只患了神经病的猫
在旷野里踽踽独行
带着它因被电击而遗忘的秘密
在它被赶出家门
关于它主人的秘密

天上掉下的大饼

昨天我还一个人躺在江边
数着星星看着月亮
感觉生命没有方向
今天你就突然来到我身边
陪着我去看那珠江
陪我一起疯啊一起狂
我得感谢谁啊上苍
天上掉下一块大饼
挂在我的脖子上
这是身体愿意承受的份量

涂黑自己

我一思考他就会笑
这我早就知道
他是谁呀我又是谁
这我却不知道
虽然一路追随
我却丢了我自己
我怎么会在这里
总是感觉活不下去
命如野草心比天高
日夜都在煎熬
头上有仙吗
脚下有鬼吗
谁也没有收到信号
下来吧回到这里
围着火炉烤烤你身体
既然已经逃不出去
想个办法骗骗你自己
带上青春带上钞票
一样都不能少
悲剧也好喜剧也好
看我怎么逍遥
来了来了来了
耳边仙乐飘飘
轻轻摇动你的身体
慢慢融化在夜里
这是一场残酷的游戏
在这灯红酒绿的天地
不能上升就让我下坠
不能变白就让我变黑

流放

昨天我就象是被流放的神仙
今天我就是被流放的人
明天也许是被流放的鬼
昨天我唱着神曲
今天我唱着民谣
明天我要唱那鬼歌
还要去那三个不同的地方
还要再经历三次不同的死亡
流放流放 永远也回不了故乡
遗忘遗忘 走在相互遗忘的路上

没有选择

没有选择我们都没有选择
无论你从哪里来将要到哪里去
你终究逃不出你脚下的那片土地
太阳落山月亮升起
它们在讲述着轮回的道理
没有选择我们都没有选择
无论你从哪里来将要到哪里去
你是哭着来的你能否笑着离去
就算粉碎也要纵身一跃
每颗流星都在演绎着悲剧
没有选择我们都没有选择
就象那头上的风筝
就这么飘来飘去
我们都是别人手中的玩具
就算刀山火海也不放弃
飞蛾已经掌握了涅磐的意义
我们都是蚂蚁呀我们都是蚂蚁
以为自己登上了高山
其实脚下不过是一块石子
我们都是尘埃呀我们都是尘埃
以为自己飞上了天空
其实不过在风中挪了个位子

万里孤坟

起来吧 不谙世事的孩子
把送终的马灯给点上
把你爱哭的妹妹也一起带上
起来吧 躺在冰床上的寡妇
把你的麻布给披上
扯开你哀怨的嗓子吧
起来吧坐在路边发呆的爷爷奶奶
把那纸钱和老衣也一起带上
为那些苦命的人啊
你看这万里的孤坟
冲天的怨气
起来我们一起送葬
起来吧 躲在庙里意淫的和尚
把木鱼和丧钟一起敲响
朝着那阴森的殿堂
起来吧 藏在村里自慰的
朝着那苍白的太阳
起来吧无依无靠的亡灵哪
起来我们一起哭丧
我们的生命没有色彩
我们的生命没有传奇
我们活着没人在乎
我们死去也没人在意
我们没有名字也没有墓碑
在活着的时候就已死去
就象一群丧家的狗变成的蛆
我们要爬进他们金光闪闪的钱眼
我们要爬进他们淫水荡漾的黑心
我们要爬进他们肥肠满贯的脑子
我们要爬进他们鄙卑龌鹾的假腿

纯属虚构

岁月它游走在一个日渐苍老的世界
而心却沉迷在梦幻里无法醒来
落叶还沉醉在旧日春风对它的抚爱
而它却不知道季节在更改
梦中的我以为你还在
其实你早就离开
醒来醒来我无法释怀
哪里去了我那买火柴的小女孩
这是一个纯属虚构的世界
这是一个没有主人的世界
可我却沉迷在梦幻里无法醒来

谁来把我回忆

倒下了生命中的彩旗
我已无力和谁再去抗拒
当心中的火慢慢地熄灭
无数的往事却在心头升起
多少人已在时间中走失
多少生命已经成为过去
而我还在这里回忆啊回忆
当我在一个陌生的怀里睡去
我会不会出现在另外一个人的梦里
当我在一个幻想的尽头消失
有谁在另外一个地方把我来回忆

大篷车

你要把我骗到哪里
你要把我拐到哪里
如果天堂没有女人
我可不想去
你要把我骗到哪里
你要把我拐到哪里
如果天堂没有药酒
我也不想去
死神正用皮鞭赶着我
抓紧时间寻欢作乐
青春正用皮鞭赶着我
抓紧时间寻欢作乐
大篷车你带我去那
霓虹闪烁的城邦
我要把手伸进它
变黑的心脏
大篷车你带我冲进它
最隐秘的私处
我要撕碎它最后遮羞的衣裳
你要把我骗到哪里
你要把我拐到哪里
如果天堂不让摇滚
我也不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