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 - DGSO百科

曾几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曾几(1085--1166)中国南宋诗人。字吉甫,自号茶山居士。其先赣州(今江西赣县)人,徙居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历任江西、浙西提刑、秘书少监、礼部侍郎。曾几学识渊博,勤于政事。他的学生陆游替他作《墓志铭》,称他“治经学道之余,发于文章,雅正纯粹,而诗尤工。”后人将其列入江西诗派。其诗多属抒情遣兴、唱酬题赠之作,闲雅清淡。五、七言律诗讲究对仗自然,气韵疏畅。古体如《赠空上人》,近体诗如《南山除夜》等,均见功力。所著《易释象》及文集已佚。《四库全书》有《茶山集》8卷,辑自《永乐大典》。《吴中先贤谱》 苏 文 编绘

人物生平

生平阅历及主要著作
徽宗朝,以兄弼恤恩授将仕郎。试吏部优等,赐上舍出身,擢国子正兼钦慈皇后宅教
曾几作品

曾几作品

授。迁辟雍博士,除校书郎。历应天少尹。钦宗靖康元年(一一二六),提举淮东茶盐。高宗建煤田为三年(一一二九),改提举湖北茶盐,徙广西运判,历江西浙西提刑。绍兴八年(一一三八),会兄开与秦桧力争和议,兄弟俱罢。逾月复广西转运副使,得请主管台州崇道观,侨居上饶七年,自号茶山居士。二十五年桧卒,起为浙东提刑。改知台州。二十七年召对,授秘书少监,擢权礼部侍郎。以老请谢,提举洪州玉隆观。孝宗隆兴二年(一一六四)以左通议大夫致仕。乾道二年卒,年八十二,谥文清。
曾几诗的特点讲究用字炼句,作诗不用奇字、僻韵,风格活泼流动,咏物重神似。

亲属关系

父亲:曾准,仁宗嘉祐八年进士。
长兄:曾弼,徽宗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进士,官至提举京西南路学事。
次兄:曾懋,徽宗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进士,累官至吏部尚书。
三兄:曾开,徽宗崇宁进士,官至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

个人诗词

效诸生作雪中探梅
校书戏成
谢胡帅饷酥
谢寄端砚四首
谢柳全叔县丞寄高丽松花
谢路宪送蟹
谢人送壑源绝品云九重所赐也
谢送蜡梅三首
谢宜春宰黄时举惠冬笋二首
谢郑侍郎饷酒二首
新种竹有笋
信衢道中溪流不通全家遵陆
致再请之意焉
溆浦县邓梦授主簿惜日轩
雪后梅花盛开折置灯下
雪后月窗戏题
雪晴
雪晴
雪台
雪中次韵
雪中登王正中书阁
雪中陆务观数来问讯用其韵奉赠
雪作
寻春次曾宏甫韵
寻梅至杨家见数株盛开
逊子以今岁正月十六日之毗陵而以十二月十五日还舍铨试第二且得新雏以诗示之
言怀贻寓居
岩桂二首
岩桂二首
谒径山佛日杲禅师于虎丘
谒灵康庙
宜兴邵智卿天远堂
遗直堂
乙卯岁江南大旱七月六日临川得雨奉呈程伯禹待制
以汤饼招韩伯周王岩起二提举郑深道曾宏甫二使君宏甫有诗次其韵
尹少稷寄顾渚茶
萤火
咏城居
咏旱三首
咏旱三首
咏蜡梅
咏南池
用逮子韵奉赠郑禹功参议
游沧浪亭诗
游姑苏张氏园二首
游虎丘
游虎丘寺
游灵川县水洞
游桥南竹园
游张公洞
游张公善权二洞四首
友直轩
有山堂
又咏荔子
雨二首
雨夜
玉井
喻子才提举招昌源观梅倦不克往苏仁仲有诗次韵
寓广教僧寺
寓广教寺东轩
寓居吴兴
寓居有招客者戏成
寓轩
岳麓寺
再次苏字韵
再过翠屏
再题天衣寺
糟蟹
造侄寄建茶
造侄寄人面毛竹杖四
曾表勋画屏
曾宏甫到光山遣送鹅梨淮鱼等数种
曾宏甫分饷洞庭柑
曾宏甫见过因问讯鞓红花则云已落矣惊呼之馀戏成三首
曾宏甫见招看海棠而郡城新有更初阖扉之令予闻鼓亟归一诗呈宏甫
曾宏甫饷溪山堂南坡胯新茶
曾同季饷建溪顾渚新茶
赠空上人
赠疏山清老
赠外甥吕祖谦
赠王明清
赠阎德夫参议
赠赵判官寿卿二首
张耆年教授置酒官舍环碧散步上园煎桃花茶
张子公招饭灵感院
肇庆守郑子礼以李北海石室碑见寄辄次山谷老人韵为谢
郑顾道冲雨见过
郑顾道招赏瑞香
郑深道饯曾宏甫台州之行见招风雨不能度溪桥作此赠宏甫
郑侍郎家瑞香花盛开而未尝戏赠二首
郑侍郎送蜡梅次韵三首
郑侍郎招赏瑞香
郑侍郎招赏瑞香感旧有作
郑侍郎折赠白芍药
至日述事时江海大捷
致仕
置酒签厅观荷徐判官携家酿四首
种芭蕉
种竹
仲夏细雨
重阳
舟中
诸公次韵予复次韵二首
诸人见和返魂梅再次韵
竹奴
竹坞
竹轩出笋
竹轩睡起诗和者既多辄复次韵
竹轩小睡
子苍携和章见过用韵为谢
自号在家衲子
自越上还信步寻梅
醉石
坐进堂.等600多首。

人物评价

历经北宋后期至南宋孝宗时期、享年83岁的高寿诗人曾几在宋代诗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不仅因其创作的丰厚,更因其对江西诗派的继承与创造性发展为后世所称道。后人将其归入江西诗派亦可谓名至实归。曾几的贡献就在于他学江西诗派既能“入乎其内”又能“出乎其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将“活法”和“悟入”引入创作,为江西诗派摆脱生新瘦硬、沉于典故之风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开一代诗风之先。本文拟从曾几的主要创作来阐述曾几对江西诗派的继承、创新及对后世产生的深远影响。
一、曾几对江西诗派的继承
江西诗派是宋代最大的诗歌流派,从《江西诗社宗派图》可以看出,它以黄庭坚作为诗派的创始人。江西诗派重视诗歌本体和诗歌艺术传统,有志于研究“诗法”,“强调法度”。曾几作为北南宋之交的诗人,他的诗歌创作前期即南渡以前主要是学习江西诗派正体的。方回《瀛奎律髓》有“茶山曾公学山谷诗,有‘案上黄诗屡绝编’之句”。《诗人玉屑》中则把曾几与江西诗派的渊源一笔指出“陆放翁诗,本于茶山……然茶山之诗,亦出于韩子仓,三家句律大概相似。”,亦因此有“茶山学山谷。往往逼真”(《瀛奎律髓》)。其实这也是后人将曾几归入江西诗派的主要原因。陆游在《曾文清公墓志铭》中也说曾“治经学道之余,发于文章。雅正纯粹,而诗尤工。以杜甫、黄庭坚为宗,推而上之,由黄初、建安以极于《离》、《雅》《颂》、虞夏之际。”具体来说,曾几是从以下几方面得法于江西诗派的:
1、曾几以黄庭坚为学诗的典范黄对曾的诗歌艺术影响主要有两点
一是拗体七律。曾几学习黄庭坚主要也是七律。据统计,曾几《茶山集》中共有146首七律,其中有1/3是拗体,如《以汤饼招韩伯周、王岩起二提举、郑深道、王宏甫二使君。宏甫有诗,次其韵》“镜湖淮渎旧刺使,庐阜赤诚新使君。敢持汤饼一取饱,更用尊酒重论文。玉川遣奴致双鲤,吏部呼儿书八分。不如哦君七字句,举首重度南山云。”整首诗无句不拗,很具一些生硬艰涩之感。二是咏物重神似。曾几的大部分诗歌的主要内容就是个人情怀的抒发与表达,所以其模山范水,吟咏风月之诗很多。而且大多似江西诗法,重神不重形,只是表达一种闲情逸趣。曾几写茶的诗有4o多首如《谢人送壑源绝品云九重所赐也》“三伏汗如雨,终朝沾我裳。谁分金掌露,来作玉溪凉。别甑软炊饭,小炉深炷香。曲生何等物,不与汝同乡。”《李相公建溪新茗奉寄》“一书说尽故人情,闽岭春风入户庭。碾声曾看眉上白,分时为见眼中青。饭羹正昼成空洞,枕簟通宵失查冥。无奈笔端尘俗在,更呼活人发铜甑。”两诗写茶却不着茶字一处,然而却尽显诗人对它的喜爱,只是在曲折侧面描绘中表现对茶中珍品的爱恋。此外《岭梅》、《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两诗纪昀亦评日:“无一字切梅,而神味恰似,觉他花不足以当之。”可以看出,曾几学江西诗派咏物重神似法,才创作出富于“江西”特色的咏物佳作。
2、曾几的某些诗中还依然存有江西诗派追求的瘦硬诗风
如《南山除夜》“熏风吹船落江潭,日月除尽犹湖南。百年忽已度强半,十事不能成二三。青编中语要细读,蒲团上禅须饱参。儿时颜状听渠改,潇湘水色深蓝。”方回评这首诗说:“合入时序诗中,以其为拗字吴体,近追山谷,上拟老杜,故列诸此。”另有<种竹》“近蕃竹树,手种满庭隅。余子不足数,此君何可无!风来当一笑,雪压要相扶。莫作封侯想,生来鄙木奴。”此诗方回亦云“学山谷诗得三味”之作。在其评曾几《张子公召欢灵感院中又说》茶山有一绝云:“‘自公退食入僧定,心与香祖俱寒灰。~J,JL了不解人意,正用此时持事人。’深有三味。”
3、曾几表达山野情趣的好竹亦好笋之作,还是好用江西诗法
  在《食笋》中“花事阑珊竹事初,一番风味殿春蔬。龙蛇戢戢风雷后,虎豹斑斑雾雨余。但使此君常须留取,障日遮风却要渠。”此诗中笋本小物却以咯、龙蛇虎豹、风雷雾雨形容,甚是新奇,与“江西”同法。而五六两句亦庄亦谐,颇有意趣。特别是此诗中“龙蛇”有<后汉书·费长房传》“竹杖化龙”的典故。(据载,仙人与费长房一竹杖骑归,投杖葛陂中,顾视则龙也。)“雾雨”据《列女传》载,“南山有玄豹,雾雨七日而不下食,欲以泽其毛而成文章”。诗中暗用比喻,谓笋在雾雨中成长。这两句把一些不相干的典故混用起来,再赋予新的意义,这也是江西诗派的惯用手法。故姚鼐《今本诗钞》谓此诗“绝似涪翁”当指其诗法和用意上与山谷相近。
二、曾几对江西诗派发展与创新
曾几前期对江西诗派用功很深,所以像恪守江西诗派正体的其他诗人一样,诗歌不免生硬坚新,没有摆脱“法度”之囿。然而曾几在金兵南渡以后,诗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主要是集中在曾几受吕本中“活泼”诗法影响以后,他不仅成为“活法说”的积极支持者和传播者。更为重要的是成为了“活泼”诗歌的一个成功的实践者。据记载,乾道二年(一一六六),83岁的曾几回忆说:“窃自犹念与公(指吕本中)皆生于元丰甲子,又相与有连,雅相好也。绍兴辛亥,几避地柳州,公在桂林。是时年皆未五十,公之诗圊已独步海内,几亦妄意学作诗。公一日寄近诗来,几次其韵,因作书请问句律。公察我至诚,教我甚至。且日:‘和章固佳,本中犹窃以为少新意。’又日:‘诗卷熟读,治择工夫已胜,而波澜尚未阔。欲波澜之阔,须令规模宏放,以涵养吾气而后可。规模既大,波澜自阔,少加治择,功已信于古矣。’几受而书诸绅。”可见,吕本中对其影响是很大的。事实上曾几主要是在实践上有所建树,当然亦可从其诗作中梳理出其诗歌理论的基本框架。正是曾几在“活法说”上的身体力行从而使江西诗派的一支逐渐摆脱了“只从典籍中寻找灵感、只注意技巧法度而产生的‘脱空”’现象。
1、从诗歌理论成就上说,曾几对吕本中的“活法”理论进行了完善和发展
吕本中曾经提出“活法”一说,以改变黄、陈诗法的日益定型化:“学诗当识活法。所谓活法者,规矩备具而能出于规矩之外;变化不测,而亦不背于规矩也。是道也,盖有定法而无定法,无定法而有定法,知是者,则可与语活法矣。谢元晖有言‘好诗流转圆美如弹丸’,此真活法也。近世惟豫章黄公,首变前作之弊,而后前者知所趋向,毕精尽知,庶几至于变化不测。”(刘克庄<江西诗派》,引吕本中《夏均父集序》)从这里可以看出,吕本中主要说明了掌握“活法”的前提以及特征,尤其注明掌握“活法”后能产生的风格效果是“流转圆美”,特别强调变化,然而却没有超出黄陈法度的范围。而曾几在此基础上提炼出“活法”说的几个基础要素:参、悟、圆。而且论及了使用“活法”的意义。以下这首诗是其诗学观的总体体现:
《读吕居仁旧诗有怀其人作诗寄之》:“学诗如参禅,慎勿参死句。纵横无不可,乃在欢喜处。又如学仙子,辛苦终不遇。忽然毛骨换,正用口诀故。居仁说活法,大意欲人悟。常言古作者,一一从此路。岂唯如是说,实亦造佳处。其圆如金弹,所向若脱兔。风吹春空云,顷刻多态度。锵然奏琴筑,间以八珍具。人谁无口耳,宁不起钦慕?一编落吾手,贪读不能去。尝疑君胸中,食饮但风露。经年阙亲近,方寸满尘雾。足音何时来,招唤亦云屡。贱子当为君,移家七闽往。”
这首诗主要是体现其以禅论诗、作诗的思想。宋代以来,以禅论诗成为一种风气。在曾几以前,吴可就有三首论学诗:“学诗浑似学参禅,竹榻蒲团不计年。直待自家都了得,等闲拈出便超然。”“学诗浑似学参禅,头上安头不足传。跳出少陵窠臼外,丈夫志气本冲天。”“学诗浑似学参禅,自古圆成有几联。春草池塘一句子,惊天动地至今传”。曾几亦是对禅宗一见倾心,他和众多的僧人交往过,并与他们作诗唱和讨论诗法,谈禅成为曾几诗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如《赠雪峰空老韵二首》:“雪峰僧中龙,此道谁与共。萧然两伽陀,不举似大众。独贻茶山老,以当蒲塞供。岩花与涧草,信手拈来用。”“独烹茶山茶,未对雪峰雪。须知千里间,只共一明月。陈家参玄人,道眼应一瞥。为语管城君,相从炽然说。”曾几写过很多这类禅诗,从以上几首诗可以看出,曾几进一步总结和发展了前人的以禅论诗,曾几首先解决的是怎样做到“规矩备具”的问题,他提出“学识人参禅,慎勿参死句。”也就是说为诗一要广泛吸收前人的创作经验,就像禅宗所云“饱参,遍参”一样;另一方面是要做到“勿参死句”,讲求摆脱窠臼,不拘泥于古人,要求为诗思维活络,即“参活句”。曾几在此说的“参禅,饱参”,不仅直接导源于禅宗,还与吕本中“遍考精取”“遍考前作”等联系慎密;其次讲究后天学习,即“悟”,曾几学诗,重在精神而不单纯袭其形貌,他的作诗方法及为人处世都从禅宗那得到很多启发,曾几的一生都是在习禅,悟禅,用禅中度过的。刘克庄在《茶山诚斋诗选序》中对曾几以禅论诗评价颇高:“余既已吕紫薇附宗派之后,或日:派诗止此乎?余日:非也。曾茶山赣人,杨诚斋吉人,皆中兴大家数。此之禅学,三谷初祖也,吕、曾南:IL--宗也,诚斋稍后出,临济,德山也。……”
2、从诗歌创作成就上说,曾几正是在受禅风熏陶发展“活法”以后,进一步突破了吕本中诗主要艺术特色“流转圆美”,形成了一种新的艺术风格:清新,恬淡,雅洁
他的诗作实践也因此成为其诗歌成就的最精彩部分。如曾几的力作《苏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夜大雨三日,秋苗以苏,喜而有作》“一夕骄阳转作霖,梦回凉冷润衣襟。不愁屋漏床床湿,且喜溪流岸岸深。千里稻花应秀色,五更桐叶最佳音。无田似我犹欣舞,何况田间望岁心!”另有一首《癸未八月十四日至十六日月色皆佳》“年年岁岁望中秋,岁岁年年雾雨愁。凉月风光三夜好,老夫怀抱一生休。明时谅费银河洗,缺处应须玉斧休。京络胡尘满人眼,不知能似浙江否?”这两首诗前一首因喜雨而思及望岁之农民,情绪相当欢快;后一首因望月而思及沦陷之山河,情绪比较低沉。但它们在艺术上却有着共同特点:一是诗句中没有奇字,也没有僻韵,文从字顺,明快畅达。尤其是后者,乃诗人暮年之作,语言平淡,笔力老健,翁方纲谓“茶山诗较放翁浑成自然”(《石州诗话》),纪昀亦谓此诗“纯以气胜,意境亦阔”。二是诗中用典较少。第一首颔联化用杜甫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床头屋漏无干处”和<春日江村》中“农务村村急,溪流岸岸深”,一联之内,两用杜诗,表情达意极为自然贴切。第二首颈联对句暗用神话传说中的“修月”故事,也易于理解。三是声调委婉,音节和谐,全诗呈现出轻快流动的风格,读来似乎毫不费力,细味却觉情韵宛然。在这样的诗中,黄,陈瘦硬诗风已扫除殆尽,只留清新活泼。此外,还有一些写景小诗更是活泼轻快。例如《道中遇雨》“客子祈晴意未公,林问布谷劝春农。雨师若有分风手,留取车轮一路通。”《三衢道中》“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这两首诗语言都是平易近于口语,诗句活泼近于民歌。尤其是第二首,首句点明季候天气,一方面强调今年黄梅季节天气的特殊,另一面则以天气的晴好为下文写旅途风物作铺垫;次句点明地点。泛舟而上,舍舟登陆,一个“却”字就把诗人由水转陆时的新鲜喜悦细微隐约的表现出来了;最后一句突出“绝句贵简”只是一笔带过而已,然而与“来时路”的联想相对比,则为本来平常的景物平添了诗趣。因此它看似平淡无奇,读来却耐人寻味。这是曾几清新恬淡活泼诗风的具体体现。整个《茶山集》,诗歌创作即如南宋赵庚夫《江湖后集》卷八所评“茶山八十二癯仙,千首新诗手自编。吟到瘴烟因避寇,贵登从江只楼禅。新如月出初三夜,淡如汤煎第一泉。咄咄逼入门弟子,剑南已见祖灯传”,其中“新如月出初三夜,淡如汤煎第一泉”十分生动的显示了曾诗一股清新淡雅之味。刘克庄在《茶山诚斋诗选序》中说:“(茶山)《荔枝》云:‘绝知高韵倾珧柱,未觉丰肌病玉环。’上下句皆切,又妙于融化。《送别》云:‘不堪相背处,何况独归时。’<行役》云:‘一寸客亭烛,数声村舍鸡。’绝似唐人。”他其它的诗作如悯农诗与应酬诗、谈禅诗与咏物诗皆流露出一种不急不躁、优游不迫的情态,没有高蹈扬厉的风格,没有壮怀激烈的言辞。一切都是淡淡清新的。
总之,曾几的创作是非常丰富的。从诗歌题材上说有爱国诗,有悯农诗,有写景状物的山野情趣诗,还有交游、评述诗。形式上以七律和绝句为主。风格清新,活泼,恬淡。曾几对吕本中“活法”的完善和发展及身体力行,对江西诗派的发展有一定的意义。他破除了前期许多江西诗人死死揣摩黄、陈等人,在法度、在外在形式上追求与黄、陈形似的作法,为后期江西诗派诗人的风格上的创新变化提供了理论上的启迪和实践上的探究。曾几的“活法”的含义是很丰富的,不但是理论上的参、悟、圆。更在用典,写景抒隋,结构机轴等许多方面都有活用。曾几对南宋中兴时期诗歌的影响十分巨大,开了轻快流畅自然平易一支的先河。正因为如此,吕本中、曾几“活法”说透露了南北宋之际诗风演变的某种契机。曾几正是以其对江西诗派的继承与发展,入乎其中,出乎其外,以其丰厚的诗歌刨作实绩开创了一代诗风,影响了一代诗人,也因此奠定了其在宋代诗歌史匕的重要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