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玛七世 - DGSO百科

拉玛七世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拉玛七世巴差提朴国王(1893年11月8日出生于泰国曼谷,1941年5月30日逝世于英国)是暹罗国王(1939年改名泰国),1925年至1935年在位,为却克里王朝第七位国王。

简介

帕恰迪波,小名亚诺,中文名郑光,出生于1893年11月8日,是王太后昭娃帕彭喜最小的儿子,五世王的第76子,从小身体不好,体弱多病。他自幼在军官学校学习,又师从阿顺通甘大师学习泰文。
1905年,12岁的他就被父王送往了英国留学,在伊顿中学住宿学习,他是暹罗历史上首位自幼被送往寄宿学校的王子。毕业后,他又进入沃尔威治军官学校学习,毕业后,进入英军服役,成为一名炮兵军官。一战时,他很想留在英军参战,但因不是英国公民被拒绝。由于无法参战,又无法留在英国继续深造,所以他返回暹罗,在陆军皇家御林军第一炮兵团任上尉,做了其兄陆军总参谋长扎克拉彭亲王的近侍,后升为炮兵连长和第二军参谋长。
1917年8月,24岁的他在班尼卫寺出家,当时暹罗僧王(四世王第47子),见他与佛有缘,邀他永久出家。他不肯,僧王原以为他惦念王位,便解释说,有四位兄长在你前面,相信你无望继位。但他却说不能继续出家,是因为惦记傅降翁特亲王的女儿—15岁的兰佩潘妮公主。
1918年8月25日,她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当时他的军衔已升为上尉,不久荣升为少校。
1920年6月13日,扎克拉彭亲王在新加坡去世,他受拉玛六世委托前往收殓。回国不久后,他患大病一场。1921年2月2日,他携妻同往英国治病,病愈后,在法国参谋学校继续自己的学业。1924年完成学业后,夫妻俩返回暹罗拉玛六世赐其升为少将,任职农村师师长。

登基称王

拉玛六世于1924年颁布的《关于王位继承的宫廷管理办法》,清楚地规定,女性不可以登基,因此他唯一的女儿佩拉达娜公主就不能合法继承王位。所以他留下的遗诏任命其弟帕恰迪波继承王位。国号宝浩国王,为拉玛七世,1925年—1935年在位。
拉玛七世是拉玛六世国王的弟弟,在当时的王位继承顺序中本来其实排第二位。由于王储Asdang Dedschavudh在1925年2月意外早逝,他于1925年11月在并未准备充分的情况下登上了王位。
拉玛六世驾崩后,遗诏令他做王位继承人,他屡推不获,万般无奈的做了这个国王。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面前道路充满了艰难险阻。从他的即位诏书中就可以看出这点:“我所处时代乃大幕将落之朝……”

锐意改革

他刚刚登基继位,便宣布成立咨议院,对治国方针做民主咨询。他的两位王叔都被任命为资深议员,成为他治理国家的高级国务顾问。
拉玛六世末年,宫廷开支大幅增加,导致国库银根紧张。拉玛七世即位后,立即开始进行消减开支。六世王时代的常侍们大部分被辞掉,特别是原来寝宫的内侍一律清退。消减了八个部的大臣,仅留下六位大臣,每个大臣负责两个部委。接着又取消了许多不必要的府、省级制,只保留最必要的。1927年,他宣布改用新税法,以增加国库收入。
1926年,暹罗开始使用无线电和电报与各国取得联系。同年,拉玛七世将国家博物馆与首都图书馆合并,改称“国家图书馆”,赠书四万册,并将一世王收藏的《三藏经》印刷出版。他还捐出王产建立了“瓦差拉冗学院”,以纪念拉玛六世。8月,与法国签订了恢复暹法关系的条约。
这一年,出现了暹罗历史上第一个西方意义上的政党—民党。一批留学法国的热血青年,在比里帕侬荣等人的领导下,在巴黎组织集会,商讨国家发展前途问题,他们在巴黎正式组建民党。
其中一部分人的是小资产阶级、中小官吏,即所谓的“文治派”,代表人物是民党创始人之一的比里帕侬荣(又称銮巴立∠鬠瑳探,中文名陈嘉祥/陈璋茂)。比里帕侬荣于1927年回国,进入司法部法律厅,担任公职,封爵“銮巴立∠鬠瑳探”,民党内部称其为老师。
另一部分是代表大商人、大地主以及军事要员的青年军官集团,即所谓的“军事派”,代表人物是銮披汶舠堪。他被民党成员称为“开普敦”(即上尉),他于1897年7月14日出生于暖武里府一个农民家庭,祖父是华人。1916年毕业于曼谷陆军军官学校,被授予少尉军衔。后进入曼谷参谋学校就读,由于成绩优异,于1924年被选送法国枫丹白露炮兵学校学习。在法期间,受资产阶级民主思想影响,加入了比里帕侬荣组织的民党。1927年回国,晋升为少校,任高炮防空部队总监局局长,兼参谋军校战略专业讲师。他们都接受了西方民主主义思想,逐渐对现存的专制体制不满,希望推翻君主专制,建立君主立宪制。銮披汶舠堪在军中发展了炮兵总巡披耶帕凤上校等人,为1932年的军事政变打下了军方基础。
1927年11月,他下令组建了“红亭广播电台”,首次通过广播向全民发布新闻。
1928年4月,颁布《四月货币条例》,规定每一铢的币值为0.66567克后备黄金。并签署了与德国的《贸易和友好条约》。7月25日,携王后访问新加坡、瓜哇和巴厘等国,于1012日返回曼谷。10月,颁布《公共事业条例》,规定私人不能从事铁路、有轨电车、运河、空中飞行、自来水、电力和水利等公共事业,除非获得特别许可或请求租借。同年还颁布实施了《退休金和养老金条例》,并修改了1923年以来的暹罗医学条例,对从事西医和古泰医者进行了首次登记。拉玛六世决定于1932年举行曼谷王朝150周年庆典,并兴建第一座横跨湄南河的大桥,以纪念曼谷王朝的创建者—拉玛一世。他与德国德迈隆公司签署了兴建“一世王桥”的合同。
1929年1月,为医学院大楼主持建成典礼。4月14日,携王后出访老挝、越南、高棉,5月8日返回曼谷。
1930年1月9日,为“一世王桥”奠基。针对暹罗个方面经济倒退问题的担忧与批评,命令教育大臣他玛萨盟德里亲王,通过红亭广播电台向人民介绍世界经济形势,并相信来年财政将会好转。
1931年,恩准暹罗接受邀请加入限制锡矿开采国际组织,为遏制经济衰退而禁止生产过量的锡;下令组建暹罗空中航运公司,8月开始接受货运、乘客、包裹和邮件。
1931年4月,拉玛七世赴美国进行白内障手术治疗,并访问了日本、加拿大、美国。他携王后前往美国治病期间,朝政大权暂交王兄布里帕亲王代理,他是拉玛七世同父异母的哥哥,此时是暹罗王室最长者。他被拉玛七世任命为摄政王。

经济危机

即位不久就遇上世界经济危机(大萧条),暹罗亦未能幸免。
此时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使得以国际贸易为主的暹罗经济情况不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糟。布里帕亲王出于无奈,决定再一次大量裁减公务员。此次裁员主要针对军方,特别是陆军。他一宣布裁员计划,马上引起军方的强烈不满。国防大臣班德亲王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布里帕亲王和咨议院的决定,并毅然的辞去了公职表示抗议。班德亲王生于1877年,6岁随父亲到英国,进入哈罗学校读书,后进入英国苏黎士军官学校学习军事,24岁回国,在暹罗军中服役,五世王在位时,他在外交部任职,先后担任暹罗驻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等国大使。1912年回国任职,历任国防部兵器装备厅厅长,第一军炮兵督察官、国防大臣助理兼陆军参谋长,1929年担任国防大臣。他与拉玛七世从小相处甚好,感情亲密。他的辞职,受到军方的广泛赞赏和响应。
1931英国放弃黄金标准,当时暹罗的英国财政顾问EL霍派哲先生建议暹罗政府保持泰铢的高汇率,结果造成暹罗大米出口受到重创。虽然他最后引咎辞职,但导致暹罗财政严重赤字。
一批有知识有才华的人,看到局势已经到了国王无法解决的地步,他们不再信任王室贵族组成的咨议院和内阁能解决什么问题。他们认为真正有头脑有本事的人都在野,而王室贵族们却掌控着一切,他们认为应该给他们参与国家治理的机会。越来越多的人持有这种观点,特别是现役军官们,面对被裁员的危险,纷纷把矛头指向布里帕亲王,有人指责他拥有成千上亿的私产。并指责时任交通大臣的另一位亲王也是挥霍公款,中饱私囊。11月,病愈回国的拉玛七世召集部分陆军军官开会。会后,一位参加会议的军官,五年后回忆当时的情形说到:“走出会议厅,我痛哭了一场,因为我感到国王已经无能为力,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了。”这位军官就是銮披汶舠堪。
1932年2月,商品和蔬菜价格暴跌,农民损失惨重。暹罗大地流言四起,有人说:“朱拉罗国王当年预言,曼谷王朝传为不会超过150年。”还有人说:“曼谷王朝150年了,气数已尽,江山要易主了,国王说话不灵了。”拉玛七世下令减少农民土地税20%,并紧急下令减少开支。3月,他决定增收船坞税,提高进口商品关税。5月11日,暹罗决定退出黄金标准,泰币与英镑挂钩,每11铢兑换1英镑。这些措施不但没能根本改善国家的经济状况,反而使暹罗的政治局势更加混乱。同年,暹罗飞机飞出国门,由差霖阿卡上将领航,率三架飞机飞往河内访问。拉玛七世还颁布实施一系列新法《刑事法典》、《壮丁税法》、《商标条例》、《古董买卖经营条例》、《版权及著作权保护条例》等,还下令组建了暹罗律师协会。4月6日,曼谷王朝开国纪念日,一世王桥建成通车。拉玛七世亲往主持了盛况空前的通车典礼,并为桥中央的拉玛一世铜像揭幕,率文武百官致祭。由此拉开了一系列的庆典活动,国王亲自参加了军人在陆地上举行的庆祝大游行,并亲临古式御座王船,参加在湄南河上举行的水上庆典。大家纷纷参加各种庆祝活动,把当前的经济困难都抛到了脑后。6月5日,拉玛七世突然决定因税赋歉收,因此决定大幅度减少开支,这位在欧洲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国王发现自己在王宫中其实并没有许多事可做,为了节省开支,他解雇了大量宫中劳力。并再次辞退大批公务人员。这一决定终于惹恼军方,6月20日拉玛七世携王后赴华欣盖刚行宫避暑。

政变

1932年6月24日凌晨,军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除了王家卫队的武装,逮捕了摄政王、内政部长、陆军参谋长、警察总监等40多名政府要员和王室成员。占领了车站、警察局、电台等要害部门。政变一切顺利,当天上午,军方已占领全部预订目标。被扣押的布里帕亲王于当天通过电台发表讲话,请求泰人不要自相残杀。当晚,比里帕侬荣宣布成立临时政府,着手准备制订临时宪法。并向拉玛七世呈递了“迎王奏章”,向他要求在宪法政权下继续做国王和由民党另选王室成员为立宪国王中选择。
这引起了普遍不满,再加上当时糟糕的经济形势,最终导致了1932年夏天的革命,成立了君主立宪制政府。新政府给了国王两个选择:把权力交给议会继续作国王或者立即退位。 正在华欣度假的国王,无奈的在君主立宪制或直接退位中选择了前者,并做了著名的答复:为了使成立君主立宪制政府的过程能够尽可能柔和地进行,我同意成为一个傀儡。 新宪法最终于1932年12月10日颁布。
1932年6月26日,拉玛七世颁布特赦令,赦免民党。拉玛七世要求释放全部在押王室成员及政府要员。民党提出他们必须辞去公职,拉玛七世同意后,在押人员几乎全部获释。对于布里帕亲王,民党提出他必须离开暹罗。比利帕亲王同意于家属一起流亡爪哇,并发誓永不再回暹罗。另一个王室成员丹隆拉查奴帕亲王,也被迫辞职,流亡槟榔屿十年。6月27日,拉玛七世以国王的名义签署和颁布了全称为《1932年暹罗宪法统治临时条例》的临时宪法。
民党任命70人的国民议会作为立法机关,行使权力机构的是人民委员会。比里帕侬荣主持制定了暹罗临时宪法,对国家政权的性质和组成、国王和国民议会的权限与职权都分别作了明确的规定。并按照临时宪法所规定的程序,从临时议员中选出了十五名委员组成国民委员会—内阁,接替临时军政府。在内阁会议上,原上诉法院院长披耶马努巴功被选为第一任首相(我国习惯性的称为总理)和民党主席。
政变后,暹罗国王仍然是国家元首,但权力受宪法限制,首相负责处理国家日常事务,掌握事迹的政治权力,国王成为精神领袖。

复辟

此后,保皇派又进行了反扑。1932年12月10日,泰国颁布永久宪法。永久宪法经过三个月三次修改最终定稿,这部永久宪法又取消了临时宪法对国王的限制,国王又集行政、立法和司法权于一身。首相披耶马努巴功公开投向保皇派,从内阁中打击民党,下令禁止官员参加民党。
民党政府曾委托比里帕侬荣起草国民经济发展规划,以实现政府“让每个人都有工作”、“不会对人们的贫穷袖手旁观”的承诺。规划于1933年初拟就,其主要方针是:政府将强制实施把全国的农用地收归为国有。按照这一规划,政府将不向土地所有者支付现金,而是给政府债券。从此农民接受政府工资,在政府土地上工作,生产出来的农作物也归政府所有,由政府统一买卖,政府收入将大大增加。这一社会经济计划一出台,立即遭到了保皇派的强烈反对,认为其触犯了王室和贵族的利益,并纷纷指责他推行共产主义。围绕这个计划,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斗争。1933年4月1日,国王宣布解散议会,撤销国民委员会,另行委任18名委员组成新内阁,披耶马努巴功继任首相。2日,议会通过了《关于防止在暹罗建立共产主义的法令》,规定对于以任何方式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人,判处10年以下监禁,并处以5000铢以下的罚款。民党也在国王的劝告下自动宣布解散。比里帕侬荣在披耶帕凤的劝说下,于4月12日出走法国。4月19日,新政府清洗了支持比里帕侬荣的82名民党少壮派军人,实现了复辟,权力又回到了国王手里。

再政变

1933年6月10日,披耶帕凤等军官再次密谋政变,并于20日黎明率兵占领了曼谷所有战略要地,擒获了内阁首相、国防部长、外交部长等政府官员,政变成功。22日,议会复会,会上取消了国王4月1日的诏令。6月25日,组成了以披耶帕凤为首相的新政府。他重新请回了比里帕侬荣,并成立审讯委员会,澄清了对他的指控,证明他不是共产党。使他重返政坛,担任其新政府的内政部长。
披耶帕风成为首相后,首先重申坚决反对共产主义,并采取了一系列防止和镇压民主运动的措施。其次采取了亲日政策,与日本建了非常密切的关系。并采取了一系列排华措施。

退位

其后,保皇派不甘失败,又组织了几次叛乱,但均告失败。拉玛七世在复辟和叛乱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遂于1934年1月12日以医治眼疾为由,悄然离开了暹罗。最后因拒绝裁可刑法修正案而在1935年3月2日发表了逊位声明。1941年5月30日,拉玛七世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享年4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