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一世 - DGSO百科

威廉一世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威廉一世(Wilhelm I,1797年3月22日-1888年3月9日),全名威廉·腓特烈·路德维希(Wilhelm Friedrich Ludwig),普鲁士国王(1861年1月2日—1888年3月9日),1871年1月18日就任德意志帝国第一任皇帝。

个人简介

母亲路易丝

母亲路易丝

父亲腓特烈·威廉三世

父亲腓特烈·威廉三世

威廉一世是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的第二子,母亲为路易斯王后。由于没有预料到会登上王位,威廉亲王并没有接受多少教育。1814年2月入伍参与反拿破仑战争,并在滑铁卢战役时在格布哈德·列博莱希特·冯·布吕歇尔元帅麾下效命(换言之他亲自参与打败了拿破仑一世),服役报告称他是一名勇敢的士兵。1815年后,他也成为一个有魅力的外交家。1848年他成功地粉碎了针对其兄长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的政变,得到“霰弹亲王”的绰号。1857年,无子女的威廉四世中风,身体局部瘫痪,然后精神失常无法料理国事,1858年10月威廉亲王出任摄政。

国王和皇帝

1
铁血宰相俾斯麦

铁血宰相俾斯麦

861年1月2日,腓特烈·威廉四世逝世,威廉亲王登基为普鲁士威廉一世。他登位后,国王和议会仍然不和。他比他兄长较少干预政治,一般被认为是一个政治中立的人。但他只不过是寻找一个谨慎的解决方法,去解决斗争:他任命保守派的奥托·冯·俾斯麦为首相。根据普鲁士宪法,首相只需对听从国王,并不需要搭理议会。虽然俾斯麦说他和威廉的工作关系是一个臣子对他的长官尽忠,实际上俾斯麦拿着管理内政和外交的实权。数次与威廉不同意见,俾斯麦扬言辞职,威廉只好同意俾斯麦的做法。
威廉一世(左)在凡尔赛宫加冕为皇帝

威廉一世(左)在凡尔赛宫加冕为皇帝

普军在普法战争取胜,1871年1月18日,威廉在巴黎凡尔赛宫称帝,亦即德意志皇帝。仪式过后,北德意志邦联(1867-1871) 转改为德意志帝国 (Das Deutsche Reich, 1871-1918年) 。这帝国是一个封建国家;皇帝是封建君主们的国家元首和总统。新领地包括巴伐利亚符腾堡与萨克森国王;巴登和黑森大公;汉堡、吕贝克和不来梅参议院。威廉不情愿地接受“德意志皇帝”的名号。他曾提议“德国皇帝”的名号,但明显地封建君主们不会接受。
威廉一世

威廉一世

在俾斯麦的回忆录里,俾斯麦认为威廉是一个传统、谦恭、绝对有礼的绅士,是名副其实的普鲁士军官。他有些判断偶尔会被“妇人之仁”所影响。
1878年5月11日,叛乱者Max Hödel在柏林企图行刺威廉一世,但失败。同年6月2日,Karl Nobiling试图行刺,伤了威廉之后自尽。这成为清除社会主义法于1878年10月21日设立的原因。法例由俾斯麦的政府提出,并受到国会的大力支持。法例目的是打击社会主义者和工人阶级的行动,并剥夺了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合法地位。它禁止所有党组织、工人大众组织、社会主义者和工人阶级的刊物,并可用以裁决或充公社会主义者的文学作品,但又给予社会民主主义者赔偿。法例每二、三年扩大一次。虽然惩罚严重,社会民主党影响继续扩大。基于大量工人阶级行动的压力,法例于1890年10月1日被废除。

家庭情况

妻子奥古斯塔

妻子奥古斯塔

△1829年1月11日,威廉一世在柏林与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卡尔·弗里德里希的二女儿玛丽·路易丝·奥古斯塔·卡特琳公主(Marie Luise Auguste Katharine,1811年9月30日—1890年1月7日)结婚,有一子一女:
·子腓特烈·威廉·尼库劳斯·卡尔(FRIEDRICH Wilhelm Nikolaus Karl,1831年10月18日—1888年6月15日),1888年任德国皇帝兼普鲁士国王,称腓特烈三世。
·女路易丝·玛丽·伊莉莎白(Luise Marie Elisabeth,1838年12月3日—1923年4月23日),1856年与巴登大公弗里德里希一世结婚,有二子一女。

磨坊主诉威廉一世案

1880年坐在办公桌前思考的威廉一世

1880年坐在办公桌前思考的威廉一世

1866年10月13日,德国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登上仿照巴黎凡尔赛宫式样建造的桑苏西宫眺望美景。然而,行宫旁侧的一座旧磨坊挡住了他眺望美景的视线,这让他大为扫兴。磨坊不属于王室,威廉一世只好派人去协商购买磨坊事宜,但倔强的磨坊主坚决不同意转让磨坊。威廉一世一怒之下派人强拆了磨坊。
磨坊主一纸诉状将威廉一世告上了柏林高等法院,要求赔偿一切损失。这成为世界法律史上第一宗“市民诉国王案”。高等法院的法官最终裁定:威廉一世擅用王权,侵犯了磨坊主
威廉一世的纪念雕像

威廉一世的纪念雕像

的私有财产权,触犯了1849年《帝国宪法》第79条第6款之规定,应当立即恢复原状并赔偿磨坊主经济损失150元。
在司法独立、法律至上等法治传统的影响下,磨坊主用法律捍卫了自己的财产权,法官用公正的判决树立了宪法和法律的权威。威廉一世重建的磨坊至今仍矗立于桑苏西宫旁侧,成为德国司法独立和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公理的象征。本案使德国民众深受洗礼:宪法和法律应当将国王的行宫与穷人的磨坊一视同仁地予以保护。从某种意义上说,本案为1900年《德国民法典》的起草和颁行营造了良好的法治氛围。
德皇威廉一世

德皇威廉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