嗣德帝 - DGSO百科

嗣德帝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阮福莳(越南语:Nguyễn Phúc Thì,1829年9月22日-1883年7月17日),原名阮福洪任(Nguyễn Phúc Hồng Nhậm)。为越南阮朝第4任皇帝阮翼宗,年号嗣德,因此亦称嗣德帝。他是阮宪祖绍治帝阮福暶的儿子,1847年,阮福䨅18岁即位,强化了对天主教的镇压政策,拒绝与法国拿破仑三世的来使交渉。1859年起,法国以保护传教士和天主教徒的名义,占领西贡、边和、巴地、永隆,1862年越法签订壬戌条约(第一次西贡条约),越南割让边和、嘉定、定祥三省及昆仑岛,赔款2千万,允许天主教传播。法国控制越南南部。

简介


  
阮福时越南语Nguyễn Phúc Thì,1829年9月22日-1883年7月17日),原名 阮福洪任( Nguyễn Phúc Hồng Nhậm)。他是宪祖绍治帝阮福暶的儿子,越南阮朝第4任皇帝,即位后被清朝册封为越南国王。年号嗣德,因此称 嗣德帝(Tự Ðức Hoàng đế)。1847年,阮福时18岁即位,强化了对天主教的镇压政策,拒绝与法国拿破仑三世的来使交渉。1859年起,法国以保护传教士和天主教徒的名义,占领西贡(嘉定)、边和、美荻、永隆诸省,1862年越法签订壬戌条约(第一次西贡条约),越南割让边和、嘉定、定祥三省及昆仑岛,赔款400万元,允许天主教传播,开放口岸。法国此后又占领永隆、安江河仙三省,完全控制了越南南部。嗣德帝为凑集赔款,采取开征鸦片税、调高税率、卖官鬻爵饮鸩止渴的措施,使全国陷入政治紊乱、财源枯竭的恶性循环。
后来嗣德帝邀请刘永福的黑旗军对抗法国,封刘永福为“三宣提督”,一等义勇男爵,主管越南宣光兴化、山西三省军事。1882年,嗣德帝遣使向清廷告急,清朝陆续派出大军3万驻守越南北宁、山西两省,导致次年中法战争爆发,1883年7月17日嗣德帝驾崩。其后短短两年之间,其侄育德帝阮福膺禛、其弟协和帝阮福升、其侄建福帝阮福昊、咸宜帝阮福明同庆帝阮福昪相继即位。阮朝处于混乱,中法战争后,越南阮朝最终成为法国的保护国。嗣德帝死后不久,顺化朝廷派陈廷肃与法国签订癸未和约(《第一次顺化条约》):越南接受法国保护,外交权转让法国;顺化的法国钦使可以自由进出宫廷谒见皇帝;阮朝的疆域,被限定在南至庆和省、北至横山(灵江)之间的中圻地区。阮朝承认北圻南圻为法国殖民地、丧失了三分之二的领土。缔约后,顺化朝廷传令北方的军民停止抵抗,官吏撤回中圻。
嗣德帝在位36年,期间,越南丧失了南部所有领土,北部逐步被法国蚕食,国难日益深重。在生前,嗣德帝是一个勤勉的帝王,日间勤于政事之余,常常秉烛夜读,留下了御制诗集及文学著作多本,学问修养堪称阮朝历代皇帝之最。
Tự Ðức Hoàng đế 嗣德帝 Tự Ðức Hoàng đế 嗣德帝
汉字一直是阮朝通用的官方文字。各级政府的文件告示,文人学者的诗文著述,乃至平民百姓的日用文书,一般都使用汉字书写。嗣德帝曾经说过:“我越文明至士燮以后,盖上至朝廷,下至村野,自官至民,冠、婚、丧、祭、理数、医术,无一不用汉字。”
嗣德帝在位期间,积极推行学术文化的发展,他本人在晚年时曾写了两部教学及学术的著作,分别为《论语释义歌》及《嗣德圣制字学解义歌》。编成时,适值是法国入侵,阮氏朝廷无暇付梓刻印。到成泰八年(公元1896年),阮氏朝廷才将这两部书的稿本交到史馆修书所检缮整理,并于成泰十年(公元1898年)刻印颁行。两书是阮朝晚期官方的标准汉越字典,当中的注音为当时越南学界的标准音。

生平

早年生涯

嗣德帝原名阮福洪任,是绍治帝的次子,为二阶宸妃范氏姮(后被尊为慈裕太后)所生。嗣德帝还有一位同父异母的长兄,名叫阮福洪保。阮福洪保行为放荡且不学无术,绍治帝非常讨厌他;而相对地,阮福洪任则聪明博学,因此绍治帝于1846年将阮福洪任立为太子,并晋其生母范氏姮为一阶佳妃。1847年绍治帝逝世,阮福洪任改名阮福时并继承皇位,是为嗣德帝。

北圻的农民起义

嗣德帝朝服像 嗣德帝朝服像
嗣德帝刚继位不久时越南尚处于太平时期。1850年,嗣德帝派遣大学士阮知方南圻六省经略大使,潘清简为平定、富安、庆和、平顺经略大使,阮登阶为河静、乂安、清化经略大使,前往各地巡视。但不久以后从中国南部至越南北圻一带的广大地区皆发生了罕见的洪灾。越南兴安省的文江县连续十八年发生决口,使当地民不聊生。这些生活没有着落的百姓落草为寇,最终发展成反对阮朝朝廷的起义。而在北方的中国,则因洪灾和太平天国起义,不少中国人逃入越南北部,占据山区成为强盗。
1851年,中国山贼广义堂、六胜堂、德胜堂据守北圻山区,骚扰太原一带。嗣德帝派阮登阶为北圻经略大臣前去平叛。阮登阶没有出兵镇压,而是诱使三堂贼投降。阮登阶在任期间北圻一带平安无事。但1854年阮登阶死于任上,同年北圻变爆发了被成为蝗贼的农民起义。山西省农民将后黎朝皇族后裔黎维柜拥上盟主之位,以高伯适为国师,骚扰山西、河内、北宁一带。不久,叛乱被平定。

法国攻打南圻

自从明命帝以来,欧洲人的军舰经常来到越南,请求通商,但都遭到朝廷的拒绝。阮朝朝廷还禁止基督教的传播。1848年和1851年,嗣德帝下令处死西方传教士,流放基督教教徒。1850年、1855年和1877年,嗣德帝多次拒绝同西方国家通商。而在绍治帝和嗣德帝在位期间,禁教比明命帝更为严厉,下令驱逐甚至处死西方传教士。1847年绍治帝在位的末期,法国军舰炮击沱灢港(今岘港),两国关系非常紧张。
1851年,嗣德帝第二次发布禁教令之后,许多法国传教士被杀,震惊了法国。1856年,法国派遣卡第纳号(Catinat)开至沱灢,对越南杀害传教士之事进行抗议,击毁了沱灢的炮台。不久法国再次要求同越南通商并在越南传教,但仍遭到拒绝。而法国传教士潘勒林(Pelllerin)随卡第纳号回到法国,向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报告传教士被杀一事。于是法国联合西班牙,决定对越南出兵。
1854年,阮福洪保勾结法国人,图谋夺取皇位。事泄,阮福洪保被赐死,其子阮福膺导等全部改为丁姓。
1858年,热努伊(Charles Rigault de Genouilly,越南史料称之为“黎峨”)中将率法西联军3000人攻打沱灢,攻占了安海、尊海两城。嗣德帝遣陶致、陈弘、黎廷理前去救援,但被联军击败,黎廷理阵亡。嗣德帝又遣阮知方、朱福明前去防御。阮知方筑莲池屯,自海洲至福宁一带都建造长垒防御。热努伊本欲占领沱灢后攻取顺化,但未能冲破防线,于是率军来到南圻,自芹蒢海口攻打嘉定城(今胡志明市)。嘉定城被攻陷,护督官武维宁自杀。联军将城池夷平。嗣德帝派遣阮知方、范世显、尊室铪前往南圻防御。1860年,法西联军占领了定祥省。嗣德帝派遣户部尚书阮伯仪为钦差大臣,前去南圻经略事务。阮伯仪建议议和,但朝廷中有张登桂坚决要同法西联军开战,议和之事随搁浅。
1861年,天主教人士谢文奉在北圻举兵,自称后黎朝后裔黎维明,得到传教士和中国山贼的支持。广安的农民起兵响应,攻打海宁府。1862年,阮文盛在北宁举兵,拥立黎维褞为盟主,与谢文奉联合攻打谅江府和安勇县,包围北宁省城。而与此同时,边和、永隆两省又被法西联军攻陷,嗣德帝只得派遣潘清简、林维浃前往西贡议和。6月5日,潘清简、林维浃同法国代表路易·阿道夫·波那少将、西班牙代表卡洛斯·帕兰卡·古铁雷斯(Carlos Palanca y Gutiérrez,越南史料称之为“坡陵歌”)签订了《第一次西贡条约》。条约规定:天主教在越南为合法宗教;传教士可以在越南自由传教;越南将边和(今同奈省)、嘉定(今胡志明市)、定祥(今前江省)三省以及昆仑岛割让给法国;允许法国商船在湄公河流域自由航行和贸易;越南开辟土伦港(今岘港)、广安港(位于今广宁省)和巴喇港(位于红河入海口)为通商口岸;越南在十年里向法国和西班牙赔款总计四百万。与此同时,柬埔寨国王诺罗敦在法国的支持下,趁机摆脱了暹罗和越南的控制,宣告独立。

  虽然南圻四省被法国占领,但南圻作为嘉隆帝的中兴之地,又是嗣德帝外祖父范登兴的故乡,因此嗣德帝一直希望收复这片土地。1863年,嗣德帝派潘清简、范富庶、魏克憻出使法国,向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提出要赎回这片土地。拿破仑三世本欲答应,但海军大臣德·夏斯卢·罗巴(de Chasseloup-Laubat)坚决反对,因此最终法国拒绝了这个要求。在这次出使途中,潘清简惊讶地发现法国科技的先进,1865年归国之时,将所见所闻报告给嗣德帝。但嗣德帝及其他朝臣都对其进行斥责。鉴于潘清简熟知法国情形,嗣德帝派潘清简前去南圻防备法国。
1867年,法国攻陷永隆、安江、河仙,潘清简自杀。南圻之地完全被法国占领。

平定北圻的叛乱

阮文盛与谢文奉联合攻打谅江府和安勇县,包围北宁省城。河内省布政使阮克述、山西省布政使黎裕、兴安省副领兵武早前去救援,击退了叛军。谢文奉又包围海阳省城,嗣德帝派张国用、陶致、阮伯仪前去解围;又派遣阮知方、潘廷选、尊室穗前去征讨阮文盛叛军。1863年,武早在宣光省擒获黎维褞,阮知方又击败北宁的阮文盛。但谢文奉势力依旧强大,占据着广安之地。谢文奉要求南圻的法军前来支援,但法国正在议和,不理会其请求。张国用在征讨之中大败被杀。1865年,阮知方遣邓陈颛、翁益谦联合清朝的钦州官员一起进攻,大破并俘获谢文奉,执送顺化处死。
1865年,中国山贼张觐邦攻陷高平省,嗣德帝遣武仲平、范芝香前去征讨。次年张觐邦向朝廷投降。阮知方、武仲平回到顺化之后,都成为朝廷重臣。

丁导之乱

1866年,嗣德帝在顺化建立万年基(即谦陵),士卒由于劳累过度,十分不满。段有征、段有爱、段司直、张仲和、范梁等人煽动士卒造反,拥立丁导(原名阮福膺导)为主。在右军尊室菊的接应下,叛军攻入顺化皇城的左掖门,欲弑嗣德帝。掌卫胡威重新关上宫门,率军逮捕了段有征,随后陆续逮捕了其同党。丁导及其亲属皆被绞死,段有征被斩首,尊室菊自杀,其同党皆被处罚。

北圻的太平军余党

1863年,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吴鲲率太平军余党来到北圻,向阮朝投降。1868年,吴鲲发动叛乱,攻占了高平省城。高平巡抚范芝香向清朝求援,清朝派谢继贵前去协助阮朝官军。范芝香战败被俘。嗣德帝又派武仲平前去征讨,清朝也派广西提督冯子才援助,于1869年收复高平城。1870年,吴鲲攻打北宁,被剿抚翁益谦用枪射死。
吴鲲死后,其弟吴鲸举家自杀,余部分为黄旗、黑旗、白旗三军。其中黄旗军以黄崇英为首,黑旗军以刘永福为首,白旗军的首领则是盘文二、梁文利。白旗军盘踞六安州为害一方,刘永福用计谋消灭了他,并收编其部众。随后刘永福率黑旗军攻破保胜,驱逐了山贼何均昌,以之为根据地。与其他山贼不同的是,刘永福致力于安定北圻的社会秩序,因此受到百姓的欢迎。
黄崇英与刘永福一向不和,互相攻击,北圻再次陷入混乱之中。中国山贼苏泗(苏国汉)袭破谅山,杀死总督段寿,武仲平只身逃跑,令阮朝朝廷大为震惊。1871年,嗣德帝派黎俊黄继炎前去讨伐。黄继炎招安了黑旗军,以抗击黄旗军;同时镇压了黄齐在广安省发动的叛乱。而中国方面也派遣冯子才、刘玉成前往越南协助剿匪。不久苏泗被诱擒,斩于广东,叛乱也旋即被平定。

改革之道

在两次与法国的战争中遭到惨败之后,嗣德帝终于意识到学习西方先进文化的重要性。1878年,法国巴黎举办世界博览会,嗣德帝遣阮诚意、阮增阭携展品前去巴黎,借此机会派人去法国土伦港(今马赛)学习先进技术。1881年,又遣礼部侍郎范炳出使英属香港,让十二名越南少年在英国学堂中学习。还派使者出使暹罗和中国考察。法国驻越南领事未被事先告知,法国政府谴责越南违反1874年的《第二次西贡条约》。
而在外交方面,嗣德帝希望以中国为外援、黑旗军为内援抗击法国的入侵。1880年,嗣德帝派阮述、陈庆洊、阮欢去中国进贡的时候,要求中国向西方列强一样在顺化设立招商局。1881年,清朝派唐廷庚前往顺化,商讨贸易和设立招商局之事。根据历史学家陈仲金的说法,嗣德帝此举是希望中国能更快地得知法国在越南的所作所为,以达到利用中国牵制法国的目的。

法军第二次占领北圻

虽然《第二次西贡条约》中规定外国人可以在红河流域自由贸易,但红河上游靠近中越边境一带受到黑旗军的控制,外国商人的贸易经常受到黑旗军的阻拦。1881年,法国商队在老街一带受阻,南圻总督府最终决定用武力征服北圻
1882年,李维业(Henri Rivière)上校奉命率军数百人,自西贡开赴河内,对河内总督黄耀宣称协助镇压北圻的山贼。黄耀对此颇为怀疑,遣黄有秤前去接待。但李维业却发兵攻陷了河内,黄耀战败自杀。法国人立尊室灞为傀儡掌管河内。
嗣德帝得知河内失守之后,派阮政、裴殷年率军前去,会同黄继炎一起防御。南圻总督府则派人通告嗣德帝,声称攻破河内是李维业自作主张,并非法国本意。于是嗣德帝派陈廷肃、阮有度前往河内,与李维业谈判。李维业拒绝交出河内城,并且提出条件,要求越南接受法国的保护,并且同意法国在北圻征收税收。嗣德帝严词拒绝了这些要求,同时派遣户部尚书范慎遹前往中国天津求救。清朝派遣谢敬彪、唐景嵩出兵支援,到达北宁和山西,又派广西布政使徐延旭接应。清军在越南方面的黄继炎、以及黑旗军的配合下,同法国开战。1883年,法军统帅李维业在纸桥被黑旗军击毙。同年,法国组建北圻远征队,以波滑少将(Alexandre-Eugène Bouët)为统帅,以惩治黑旗军为名义入侵北圻,拉开了北圻远征的序幕。波滑招诱了黄旗军的余党作为自己的向导,横行于河内、南定、归仁、海防等地。孤拔少将也率一直庞大的舰队登录下龙湾,配合波滑的军事行动。

逝世

7月19日,嗣德帝病逝,享年55岁。庙号 翼宗,谥号 世天亨运至诚达孝体健敦仁谦恭明略睿文英皇帝
嗣德帝生前没有儿子,收养了三个养子:瑞国公阮福膺禛(居于育德堂,即后来的育德帝)、坚江郡公阮福膺祺(居于正蒙堂,即后来的同庆帝)和阮福膺祜(居于养善堂,即后来的建福帝)。而根据一些西方史料的说法,嗣德帝患有天花之病,因此得了阳痿并发症。嗣德帝共有300多名妻妾,但却没有子女。西方史料称,嗣德帝在弥留之时咒骂法国的侵略。
阮福膺禛在思想上倾向于法国,并且与法国人来往密切。嗣德帝认为阮福膺禛没有当皇帝的才能,本欲让阮福膺祜继位。但考虑到阮福膺祜年龄过于幼小,只得遗命立阮福膺禛为君,让阮文祥尊室说、陈践诚辅政。但不久阮文祥、尊室说废黜育德帝,改立协和帝。
8月18日,孤拔乘兵于香江的入海口,炮击沿岸的炮台,同时要求阮朝朝廷议和,否则就要沿香江攻打顺化。8月25日,协和帝向法军求和,签订了《顺化条约》,承认越南是法国的保护国。而由北圻远征最终引发了中法战争。1887年,法国最终在顺化成立法属印度支那联邦,越南自此脱离了中国朝贡体系,成为法国的殖民地。

人物形象

根据阮朝大臣申仲携的描述,嗣德帝相貌儒雅,是一位善良和蔼的人物。嗣德帝衣着简朴,侍母至孝。他是一位勤政之君,许多奏折中批阅之文甚至比奏折原文还长。
而嗣德帝也是阮朝时期最为博学的一位皇帝。他书法工整,生性好学,常读书至深夜。嗣德帝编有三本诗集,还亲自将汉文典籍译作喃字刊行,如《嗣德圣制字学解义歌》、《论语演歌》等。嗣德帝一生著有4000篇汉字文章、100篇喃字文章以及600篇诗文。
嗣德帝极为重视儒学,在位期间,在科举考试中增开雅士科和吉士科,选拔有文采的人出来做官。嗣德帝又开设集贤院和开经筵,亲自与大臣研讨典籍、作诗词或讨论国事。《钦定越史通鉴纲目》也是在他在位期间编纂完成的。

后世评价

评价

嗣德帝在位期间,法国入侵并蚕食越南的领土,越南开始进入殖民地时期。对此,越南历史学家陈仲金越南语Trần Trọng Kim)认为,嗣德帝与朝臣没有看到时局的变化,不图革新,使用老旧的儒家思想统治越南,最终导致了越南成为法国的保护国。而对于嗣德帝禁教和处死传教士之举,陈仲金也给予批评,认为当时越南势力弱小还做出如此残恶之事,给予西方国家入侵越南的借口。
陈仲金还对嗣德帝使用卖官鬻爵的手法筹集赔款进行批评。但在另一方面,陈仲金为嗣德帝辩护,认为嗣德帝深居宫中不知外面时事的发展,而朝廷大臣多是思想保守之人,因此受到蒙蔽。
嗣德帝谦陵 嗣德帝谦陵

评价背景

嗣德时期,阮朝国内饥馑灾荒连年,盗贼叛乱此起彼伏;外则法国入侵,赔银割地,丧权辱国。长期以来阮朝的统治模式所仰赖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保障,到嗣德帝时期已变得尤为脆弱甚至到了不堪一击的地步。因缺乏有力保障,这种政治权力建构既不能使嗣德时期的越南封建统治者发动关于社会整合的改革,也无力阻止越南社会的急剧变革,整个社会组织陷入瘫痪状态。这一切,都使嗣德皇帝手足无措,殚精竭虑。
阮朝旗帜 阮朝旗帜
近代以来世界秩序的变迁特别是资本主义的出现、发展和壮大以及交通工具的迅速改进,使资本主义各国与其它新旧大陆间的空间距离大为缩小。同时随着法国殖民者在越南侵略的不断深入,绵延达近千年之久的中越宗藩关系也被切断(袁明《国际关系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出版)。
科举选士制作为政治权力建陶赖以实现的主要方式之一,在嗣德时期的越南也同样是积弊重重。科举选士从中国的引入解决了越南封建王朝尤其是李朝以后的—个政治学上的难题。但从一开始就明显存在着弊端的科举选士制度,到嗣德时期已积重难返。在法国殖民者的坚船利炮面前,儒家思想威信扫地,长期以来越南封建统治者进行社会统合的科举选士制度,也逐渐失去了继续存在的基础。
阮朝军队在阮世祖嘉隆帝时期(1802-1819年间)即保持常备军15万余人,但到明命帝时期却出现了在籍兵丁颇多实际兵额不足的现象。到嗣德时期,这一现象更加突出,“甚至有田产之家,如闻缺兵,携眷逃之邻境”(《大南实录》正编第四纪,卷十九)。同时阮军训练士兵的方法也极其原始和落后,就在沦为法国殖民地的前三年,阮廷还在审定操演与现实严重脱钩的象马阵法。至于战术思想更是一团糟,每遇战事,朝中主战派与主和派则是争论不休,亦无高明之见。而受封建社会末期腐朽社会风气的影响,阮军的士气更为低落,遇有战事不利,即争相逃窜,令不能止(《大南实录》正编第四纪,卷五十四)。
阮朝军队 阮朝军队
整个国家逐渐陷入困顿和艰难,为保阮朝国运长久及阮氏江山万古长青,嗣德帝不断躬身自省。但除却口头上对所属百官加以劝勉,其终难有所作为。
1883年的(清光绪九年,阮朝嗣德三十六年)越南内忧外患,已是积弊难返,嗣德帝在法国侵略者的隆隆炮声中驾崩

钦定越史通鉴纲目

《钦定越史通鉴纲目(Khâm Định Việt Sử Thông Giám Cương Mục)是越南阮朝(1802年~1945年)在19世纪编纂的一部官修编年体汉语越南史书。编纂工作从嗣德九年(1856年)开始,于嗣德三十四年(1881年)竣工,是前后动用了40多名人员,历时25年完成的一部史学巨著。为编修《纲目》一书,嗣德帝于嗣德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856. 1. 22)下了一道上谕,指出:“夫修史乃太平盛世之重典,观诸中华,则汉有'东观',宋有'崇文',各朝无不视修史为有国者之大事。”对《纲目》一书的编修工作,嗣德还曾“亲抓实干“,除史馆史臣们分工撰写外,还有一个人处在这项工作的最高岗位上,今日所称的主编或总编辑,他就是嗣德本人。他除了在《御批》文字中对事件和人物作出认定或评价外,还干了两件事:一是授意和裁定《凡例》,一是给这部书划分编写的历史时期。
嗣德帝驾崩后,葬于谦陵(嗣德陵),庙号翼宗谥号世天亨运至诚达孝体健敦仁谦恭明略睿文英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