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礼 - DGSO百科

周礼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周礼》是儒家经典,相传为西周时期的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军事家周公旦所著,但是实际上是西汉末王莽时期大儒刘向和其子刘歆的伪作。今从其思想内容分析,则说明儒家思想发展到战国后期,融合道、法、阴阳等家思想,春秋孔子时对其发生了极大变化。《周礼》所涉及之内容极为丰富。大至天下九州,天文历象;小至沟洫道路,草木虫鱼。凡邦国建制,政法文教,礼乐兵刑,赋税度支,膳食衣饰,寝庙车马,农商医卜,工艺制作,各种名物、典章、制度,无所不包。堪称为上古文化史之宝库。

简介

周礼

周礼

中国古代的礼乐文明礼乐文化,不能不提到《周礼》、《仪礼》和《礼记》,即通常所说的"三礼"。《三礼》是古代礼乐文化的理论形态,对礼法、礼义作了最权威的记载和解释,对历代礼制的影响最为深远。
《周礼》又称《周官》,讲官制和政治制度。《仪礼》记述有关冠、、丧、祭、乡、等礼仪制度。《礼记》则是一部秦汉以前儒家有关各种礼仪制度的论著选集,其中既有礼仪制度的记述,又有关于礼的理论及其伦理道德、学术思想的论述。
以人法天的理想国纲领《周礼》,西汉的景帝、武帝之际,河间献王刘德从民间征得一批古书,其中一部名为《周官》。原书当有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等六篇,冬官篇已亡,汉儒取性质与之相似的《考工记》补其缺。王莽时,因刘歆奏请,《周官》被列入学官,并更名为《周礼》。东汉末经学大师郑玄为《周礼》作了出色的注。由于郑玄的崇高学术声望,《周礼》一跃而居《三礼》之首,成为儒家的煌煌大典之一。

目录

周礼·天官冢宰第一
周礼·地官司徒第二
周礼·春官宗伯第三
周礼·夏官司马第四
周礼·秋官司寇第五
周礼·冬官考工记第六

内容

《周礼》是一部通过官制来表达治国方案的著作,内容极为丰富。《周礼》六官的分工大致为:天官主管宫廷,地官主管民政,春官主管宗族,夏官主管军事,秋官主管刑罚,冬官主管营造,涉及到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在上古文献中实属罕见。《周礼》所记载的礼的体系最为系统,既有祭祀朝觐、封国、巡狩、丧葬等等的国家大典,也有如用鼎制度、乐悬制度、车骑制度、服饰制度、礼玉制度等等的具体规制,还有各种礼器的等级、组合、形制、度数的记载。许多制度仅见于此书,因而尤其宝贵

作者

作者周公旦像

作者周公旦像

周公旦,西周政治家。周公姓姬,名旦。周武王之弟,亦称叔旦。周文王的第四子周武王的同母弟。因采邑在周,称为周公。武王死后,其子成王年幼,由他摄政当国。武王死后又平定“三监”叛乱,大行封建,营建东都,制礼作乐,还政成王,在巩固和发展周王朝的统治上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对中国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周公在当时不仅是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而且还是个多才多艺的诗人、学者。其兄弟管叔、蔡叔和霍叔等人勾结商纣子武庚和徐、奄等东方夷族反叛。他奉命出师,三年后平叛,并将国家势力扩展至东海。后建成周洛邑,作为东都。相传他制礼作乐,建立典章制度。其言论见于《尚书》诸篇。

学术争议

秘藏之谜

《周礼》面世之初,不知什么原因,连一些身份很高的儒者都没见到就被藏入秘府,从此无人知晓。直到汉成帝时,刘向、歆父子校理秘府所藏的文献,才重又发现此书,并加以著录。刘歆十分推崇此书,认为出自周公手作,是"周公致太平之迹"。东汉初,刘歆的门人杜子春传授《周礼》之学,郑众、贾逵、马融等鸿儒皆仰承其说,一时注家蜂起,歆学大盛。

真伪之谜

遗憾的是,如此重要的一部著作,却无法确定它是哪朝哪代的典制。此书名为《周官》,刘歆说是西周的官制,但书中没有直接的证明。更为麻烦的是,西汉立于学官的《易》、《诗》、《书》、《仪礼》、《春秋》等儒家经典,都有师承关系可考,《汉书》的《艺文志》、《儒林传》都有明确的记载,无可置喙。而《周礼》在西汉突然被发现,没有授受端绪可寻,而且先秦文献也没有提到此书,所以,其真伪和成书年代问题成为聚讼千年的一大公案。历代学者为此进行了旷代持久的争论,至少形成了西周说、春秋说战国说、秦汉之际说、汉初说、王莽伪作说等六种说法。古代名家大儒,以及近代的梁启超胡适、顾颉刚、钱穆钱玄同郭沫若徐复观、杜国庠、杨向奎等著名学者都介入了这场讨论,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朝代之谜

作为主流派的意见,古今判若两途。古代学者大多宗刘歆郑玄之说,认为是周公之典。清代著名学者孙诒让认为,《周礼》一书,是自黄帝、颛顼以来的典制,"斟酌损益,因袭积累,以集于文武,其经世大法,咸稡于是"(《周礼正义序》),是五帝至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的经世大法的集粹。古代学者以五帝、三代为圣明之世、至治之极,其后则是衰世。周公是五帝三代的集大成者,古人将《周礼》的著作权归于周公是十分自然的事。
近代学者大多反对古人的这种历史观。从文献来看,比较集中地记载先秦官制有《尚书》的《周官》篇和《荀子》的《王制》篇,《周官》已经亡佚。最初曾有人认为,《周礼》原名《周官》,应当就是《尚书》的《周官》篇。但是,《尚书》二十八篇,每篇不过一、二千字,而《周礼》有四万余字,完全不象是其中的一篇。《荀子·王制》所记官制,大体可以反映战国后期列国官制的发达程度,但是总共只有七十多个官名,约为《周礼》的五分之一,而且没有《周礼》那样的六官体系。《春秋》、《左传》、《国语》中有不少东周职官记载,但没有一国的官制与《周礼》相同。从西周到西汉的每一个时期都可以找到若干与《周礼》相同的官名,但谁也无法指认出与《周礼》职官体系一致的王朝或侯国
近代学者在文献学研究的基础上辅之以古文字学、古器物学、考古学研究等手段,对《周礼》进行更为广泛、深入的研究。多数学者认为《周礼》成书年代偏晚,约作于战国后期。持其它意见的学者也不少,彼此争论很激烈。争论的实质,是对于古代社会的认识,即《周礼》所描述的是怎样一种性质的社会?它的发展水平究竟与西周、春秋、战国、秦、西汉的千年历史中的哪一段相当?由于涉及的问题太复杂,《周礼》的成书年代问题至今没有定论。

典籍评论

理想治国典制

展示了一个完善的国家典制,国中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富于哲理。三读之后,令人顿生"治天下如指之掌中"的感觉。例如,国家的行政规划有以下表述:
国都。《周礼》国都地点的选择,是通过"土圭"来确定的。《周礼·大宗伯》云:
土圭之法测土深,正日景(影),以求地中。……日至之景(影)尺有五寸,谓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四时之所交也,风雨之所会也,阴阳之所和也。然则百物阜安,乃建王国焉,制其畿方千里封树之。
土圭是一种测日影长短的工具。所谓"测土深",是通过测量土圭显示的日影长短,求得不东、不西、不南、不北之地,也就是"地中"。夏至之日,此地土圭的影长为一尺五寸。之所以作如此选择,是因为"地中"是天地、四时、风雨、阴阳的交会之处,也就是宇宙间阴阳冲和的中心。
九畿。 《周礼》以土圭测日影,在地中建王城,既是哲学寓意的需要,也是"体国经野"的需要。王者划分国野和野外之地,都以王城为中心。如方千里的王畿,就是以王城为中心建立的。王畿之外有所谓"九畿"。《周礼·夏官·大司马》云:
方千里曰国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蕃畿
可知九畿的分布,是以方千里的王畿为中心,其四外的五千里之地,依次划分为侯畿、甸畿、男畿采畿、卫畿、蛮畿夷畿镇畿蕃畿等九层,大小相套,依次迭远。相邻之畿的间隔都是五百里。《尚书》中确有侯、甸、男、卫、采等外服的名称,却没有如此类似于同心圆的分布。
居民组织。《周礼》的居民组织有两类:国都之外的四郊之地称为乡,郊外之地称为遂。乡之下细分为州、党、族、闾、比等五级行政组织。遂之下细分为邻、里、酂、鄙、县等五级行政组织。根据地官的《大司徒》、《遂人》等记载,乡、遂的民户构成分别为:
一比:5家 一邻:5家
一闾:25家 一里:25家
一族:100家 一酂:100家
一党:500家 一鄙:500家
一州:2500家 一县:2500家
一乡:12500家 一遂:12500家
乡、遂各级组织的编制极其整齐。此外,乡和遂的数量都是六个。六乡、六遂的居民数似乎恰好相合,既无不足,也无羡余。如有天灾人祸,民户之数发生变化,无法满足以上要求时当如何处理?《周礼》未曾提及。
农田规划 《周礼》对于"野"的农田的规划,也是整齐划一。《地官·遂人》云:
凡治野,夫间有遂,遂上有径;十夫有沟,沟上有畛;百夫有洫,洫上有涂;千夫有浍,浍上有道;万夫有川,川上有路,以达于畿。
这里记载了两个系统,一是农田系统,二是沟洫系统。农田以"夫"为基本单位,一夫受田百亩。夫田与夫田之间有称为"遂"的水渠,遂上有称为"径"的道路。每十夫之田之间,有称为"沟"的水渠,沟上有称为"畛"的道路。每百夫之田之间,有称为"洫"的水渠,洫上有称为"涂"的道路。每千夫之田之间,有称为"浍"的水渠,浍上有称为"道"的道路。每万夫之田之间,有称为"川"的水渠,川上有称为"路"的道路。如此通达于王畿。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沟洫、道路系统有严格的丈尺规定。据郑玄的注,遂,宽、深各二尺;沟,宽、深各四尺;洫,宽、深各八尺;浍,宽二寻、深二仞。沟洫上的道路的宽度,径可以让牛马通过,畛可以让大车(车轨宽六尺)通过,涂可以让一辆乘车(车轨宽八尺)通过,道可以让两辆乘车通过,路可以让三辆乘车通过。仅就以上数例,就不难发现《周礼》的制度有相当的理想化的成分。将国都建在"地中",其理论色彩十分鲜明,实际上是无法操作的。整齐划一的九畿制度、居民组织、沟洫道路系统,遑论古代中国,就是移山填海的大跃进时代也没有实现过。因此,我们说《周礼》是理想国的蓝图。

人法天的思想

《周礼》作者的立意,并非要实录某朝某代的典制,而是要为千秋万世立法则。作者希冀透过此书表达自己对社会、对天人关系的哲学思考,全书的谋篇布局,无不受此左右。儒家认为,人和社会都不过是自然精神的复制品。战国时期,阴阳五行思想勃兴,学术界盛行以人法天之风,讲求人与自然的联系,主张社会组织仿效自然法则,因而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之说。《周礼》作者正是"以人法天"思想的积极奉行者。
《周礼》以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等六篇为间架。天、地、春、夏、秋、冬即天地四方六合,就是古人所说的宇宙。《周礼》六官即六卿,根据作者的安排,每卿统领六十官职。所以,六卿的职官总数为三百六十。众所周知,三百六十正是周天的度数。《周礼》原名《周官》,此书名缘何而起,前人曾有许多猜测。依笔者之见,所谓《周官》,其实就是"周天之官"的意思。作者以"周官"为书名,暗含了该书的宇宙框架和周天度数的布局,以及"以人法天"的原则。其后,刘歆将《周官》更名为《周礼》,虽然有抬高其地位的用心,但却是歪曲了作者的本意。
儒家的传统理念中,阴、阳是最基本的一对哲学范畴,天下万物,非阴即阳。《周礼》作者将这一本属于思想领域的概念,充分运用到了政治机制的层面。《周礼》中的阴阳,几乎无处不在。《天官·内小臣》说政令有阳令、阴令;《天官·内宰》说礼仪有阳礼阴礼;《地官·牧人》说祭祀有阳祀、阴祀等等。王城中"面朝后市"、"左祖右社"的布局,也是阴阳思想的体现。南为阳,故天子南面听朝;北为阴,故王后北面治市。左为阳,是人道之所向,故祖庙在左;右为阴,是地道之所尊,故社稷在右。如前所述,《周礼》王城的选址也是在阴阳之中。所以,钱穆先生说,《周礼》"把整个宇宙,全部人生,都阴阳配偶化了"(《周官著作时代考》)。
战国又是五行思想盛行的时代。阴、阳二气相互摩荡,产生金、木、水、火、土五行。世间万事万物,都得纳入以五行作为间架的体系,如东南西北中等五方,宫商角徵羽等五声,青赤白黑黄等五色,酸苦辛咸甘等五味,等等。五行思想在《周礼》中也得到了重要体现。在《周礼》的国家重大祭祀中,地官奉牛牲、春官奉鸡牲、夏官奉羊牲、秋官奉犬牲、冬官奉豕牲。众所周知,在五行体系中,鸡为木畜,羊为火畜、犬为金畜、豕为水畜、牛为土畜。《周礼》五官所奉五牲,与五行思想中五畜与五方的对应关系完全一致,具有明显的五行象类的思想。与此相呼应,地官有"牛人"一职,春官有"鸡人"一职,夏官有"羊人"一职,秋官有"犬人"一职,冬官有"豕人"一职。
综上所述,《周礼》是一部以人法天的理想国的蓝图。这样说,丝毫不意味着《周礼》中没有先秦礼制的素地。恰恰相反,作者对前代的史料作了很多吸收,但不是简单移用,而是按照其哲学理念进行某些改造,然后与作者创新的材料糅合,构成新的体系。
蕴涵于《周礼》内部的思想体系,有着较为明显的时代特征。战国时代百家争鸣,诸家本各为畛域,《易》家言阴阳而不及五行,《洪范》言五行而不及阴阳;儒家讳论法治,法家讥谈儒学。阴阳与五行,经由邹衍方始结合;儒与法,经由荀子才相交融。儒、法、阴阳、五行的结合,肇于战国末期的《吕氏春秋》。《周礼》以儒家思想为主干,融合法、阴阳、五行诸家,呈现出"多元一体"的特点。其精致的程度,超过《吕氏春秋》,因而其成书年代有可能在《吕氏春秋》之后,而晚至西汉初。

学术与治术兼包

《周礼》一书,体大思精,学术与治术无所不包,因而受到历代学者的重视,后儒叹为"非圣贤不能作",诚非无稽之谈。所谓"学术",是说该书从来就是今古文之争的焦点。汉代经籍,用当时通行的隶书书写的称为"今文经",用六国古文书写的称为"古文经"。汉初在孔子府宅的夹壁中发现的文献,以及在民间征得的文献大多是古文经,而立于学官的都是今文经。今文经与古文经的记载不尽一致,因而双方时有争论。汉代古文学以《周礼》为大宗,今文学以《礼记·王制》为大宗。为此,《周礼》每每成为论战中的焦点,加之它传授端绪不明,屡屡受到今文学家的诘难,如著名经师何休就贬之为"六国阴谋之书";康有为《新学伪经考》则指斥它出于王莽篡汉刘歆的伪造。相反,褒之者如刘歆郑玄等则誉之为"周公之典"。
尽管如此,《周礼》依然受到历代学者的重视。唐人为"九经"作疏,其中最好的一部就是贾公彦的《周礼疏》,受到朱熹的赞赏。清儒为"十三经"作新疏,孙诒让的《周礼正义》冠绝一世,至今无有出其右者。历代学者围绕《周礼》真伪等问题所作的种种考索,更是浩繁之至。
所谓治术,是说《周礼》作为一部治国纲领,成为历代政治家取法的楷模。古人言必称三代,三代之英在周。古人笃信《周礼》出自周公,书中完善的官制体系和丰富的治国思想,成为帝王、文人取之不尽的人文。
《周礼》的许多礼制,影响百代。如从隋代开始实行的"三省六部制",其中的"六部",就是仿照《周礼》的"六官"设置的。唐代将六部之名定为吏、户、礼、兵、刑、工,作为中央官制的主体,为后世所遵循,一直沿用到清朝灭亡。历朝修订典制,如唐《开元六典》、宋《开宝通礼》、明《大明集礼》等,也都是以《周礼》为蓝本,斟酌损益而成。又如"左祖右社、面朝后市"的都城格局,成为历代帝王向往的楷模。但历朝都城,大都沿用前朝旧址,故其格局难以刷新。元始祖忽必烈建在北京建立元大都时,得以在金的上京附近重新规划,乃以《周礼》为范本,建立面朝后市、左祖右社的格局。以后,明、清两朝不仅沿用不废,还仿照《周礼》,建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先农坛等,形成今日的布局。朝鲜的汉城,同样有面朝后市、左祖右社的格局,乃是海外依仿《周礼》建都的典范
《周礼》一书含有丰富的治国思想,《天官》概括为"六典"、"八法"、"八则"、"八柄"、"八统"、"九职"、"九赋"、"九式"、"九贡"、"九两"等十大法则,并在地官、春官、夏官、秋官的叙官中作了进一步的阐述,详密严谨,宏纤毕贯,对于提升后世的行政管理思想,有着深远的影响。
《周礼》对官员、百姓,采用儒法兼融、德主刑辅的方针,不仅显示了相当成熟的政治思想,而且有着驾驭百官的管理技巧。管理府库财物的措施,严密细致,相互制约,体现了高超的运筹智慧。书中有许多至今犹有生命力的,可以借鉴的制度。历史上每逢重大变革之际,多有把《周礼》作为重要的思想资源,从中寻找变法或改革的思想武器者,如西汉王莽改制、六朝的宇文周革典、北宋的王安石等,变法无不以《周礼》为圭臬。清末,外患内忧交逼,为挽救颓势,孙诒让作《周官政要》,证明《周礼》所蕴涵的治国之道不亚于西方。朝鲜时代后期的著名学者丁若镛(号茶山),曾撰作三十万言的《经世遗表》,主张用《周礼》改革朝鲜的政治制度。 任何一位空想家都不可能脱离现实来勾画理想国的蓝图,《周礼》也是如此,在理想化的框架之下,作者利用了大量历史材料加以填充。不过,作者在使用时往往根据需要作了加工和改造,这是读《周礼》时必须注意的,这也正是此书的复杂之处。

制礼名目繁多

周礼是表示等级制度的典章制度和礼仪规定。它的名目繁多,有吉礼、嘉礼、凶礼宾礼军礼等。他是维护等级制度、防止“僭越”行为的工具。如周礼规定了贵族饮宴列鼎的数量和鼎内的肉食种类:王九鼎(牛、羊、乳猪、干鱼、干肉、牲肚、猪肉、鲜鱼、鲜肉干)、 诸侯七鼎(牛、羊、乳猪、干鱼、干肉、牲肚、猪肉)、 卿大夫五鼎(羊、乳猪、干鱼、干肉、牲肚) 、士三鼎(乳猪、干鱼、干肉)。乐舞数量也有差异。礼乐制度自周公制定后,任何人都不能修改。周王有权惩罚违礼的贵族。
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前771年是中国历史上的西周时期。为了加强统治,周王朝初期的统治者实行了“封诸侯,建同姓”的政策,把周王室贵族分封到各地,建立西周的属国。周武王死后,年幼的成王继位,武王的弟弟姬旦即周公辅政。周公旦是位德才兼备并且忠心耿耿的臣子,曹操曾于《短歌行》中曾以“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来赞扬他的忠诚与认真。周公在“分邦建国”的基础上“制礼作乐”,总结、继承、完善,从而系统地建立了一整套有关“礼”“乐”的完善制度。主要有“畿服”制、“爵谥”制、“法”制、“嫡长子继承”制和“乐”制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嫡长子继承制和贵贱等级制。在殷商时,君位的继承多半是兄终弟及,传位不定。周公确立的嫡长子继承制,即以血缘为纽带,规定周天子的王位由长子继承。同时把其他庶子分封为诸侯卿大夫。他们与天子的关系是地方与中央、小宗与大宗的关系。周公旦还制定子一系列严格的君臣、父子、兄弟、亲疏、尊卑、贵贱的礼仪制度,以调整中央和地方、王侯与臣民的关系,加强中央政权的统治,这就是所谓的礼乐制度,孔子一生所追求的就是这种有秩序的社会。
西周的礼乐制度,属于上层建筑范畴,相传由周公制定。周公所制定的“礼”,是维护统治者等级制度的政治准则、道德规范和各项典章制度的总称,后来发展为区分贵贱尊卑的等级教条。“乐”则是配合各贵族进行礼仪活动而制作的舞乐。舞乐的规模,必须同享受的级别保持一致。西周的礼乐制度,形成了西周特色的礼乐文化礼乐文明,对后来历代中国文化都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礼”强调的是“别”,即所谓“尊尊”;“乐”的作用是“和”,即所谓“亲亲”。有别有和,是巩固周人内部团结的两方面。
“礼”所要解决的中心问题是尊卑贵贱的区分,即宗法制,进一步讲是继承制的确立。由于没有严密的继承制,周公固然可以称“咸王”,管、蔡也可以因争王位而背叛王室。小邦周不能不考虑大邦殷的经验教训,何况周公对夏殷历史是了如指掌的。殷代从先妣特祭和兄终弟及的人数有限看,是分了嫡庶的,是子以母贵的。殷是传弟和传子的并存,曾导致了“九世之乱”。传弟终究还要传子,这本来是生物的规律。传子和传弟有传长、传幼和传贤的矛盾。传弟更有个传弟之子和传兄之子的矛盾。这些矛盾的存在,往往导致王室纷争,王室纷争又会导致王权衰落,国祚不久。殷代从康丁以后,历经武乙文丁帝乙帝辛(纣),明显地废除了传弟制而确立了传子制。周在周公之前也没确立嫡长制,继太王的不是泰伯和仲雍,而是季历。武王有兄名伯邑考文王却以武王姬发为太子。
自周公以后,历“成王、康王、昭王,穆王共王、懿王”,除去孝王外直到幽王都是传子的,这不是偶然的,这种制度即嫡长子继承制的确立应归功于周公。嫡长子继承制确立以后,只有嫡长子有继承权,这样就经法律上免除了支庶兄弟争夺王位,起到稳定和巩固统治阶级秩序的作用。嫡长子继承制是宗法制的核心内容。
周公把宗法制和政治制度结合起来,创立了一套完备的服务于奴隶制的上层建筑。周天子是天下大宗,而姬姓诸侯对周天子说来是小宗。而这些诸侯在自己封国内是大宗,同姓卿大夫又是小宗,这样组成一个宝塔形结构,它的顶端是周天子。周代大封同姓诸侯,目的之一是要组成这个以血缘纽带结合起来的政权结构,它比殷代的联盟形式前进了一大步。
周代同姓不婚,周天子对异姓诸侯则视为甥舅关系。血缘婚姻关系组成了周人的统治系统。到春秋战国时代暴露了它的弱点,郡县制代替了分封制,但在当时的具体条件下,无疑形成了一种以华夏族为主体的层次分明的政权机构,一种远较殷人的统治为进步的机构。由宗法制必然推演出维护父尊子卑,兄尊弟卑,天子尊,诸侯卑的等级森严的礼法。这种礼法是隶属关系的外在化。反过来,它又起到巩固宗法制的作用,其目的是维护父权制,维护周天子统治,谁要是违反了礼仪、居室、服饰、用具等等的具体规定,便视为非礼、僭越
周天子能授民授疆土,则必以土地国有为前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小雅·北山》)在周公文治武功盛极一时的时代,并非虚构。由此引申出来的“田里不鬻”;土地不许买卖,恐怕也出自周公。周公能授给姜太公以专征专伐的特权,那么,“礼乐征伐自天子出”恐怕是周公时代或更早确立而为周公所法定下来的。为了加强中央王朝对地方的统治,册封、巡狩、朝觐、贡纳等制度,也很可能是周公在总结前代经验的基础上确定下来的。周公的制礼作乐,一方面是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加以系统化,另一方面也是周人具体实践的总结。

文段落

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乃立天官冢宰.使帅其属.而掌邦治.以佐王均邦国.治官之属。
大宰卿一人.
小宰中大夫二人.
宰夫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旅下士三十有二人.府六人.史十有二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宫正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宫伯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膳夫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庖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贾八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内饔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十人.徒百人
外饔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十人.徒百人.
亨人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二人.胥五人.徒五十人.
甸师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胥三十人.徒三百人.
兽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人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三十人.徒三百人.
鳖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徒十有六人.
腊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医师上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食医中士二人.
疾医中士八人.
疡医下士八人.
兽医下士四人.
酒正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酒人奄十人.女酒三十人.奚三百人.
浆人奄五人.女浆十有五人.奚百有五十人.
凌人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笾人奄一人.女笾十人.奚二十人.
醢人奄一人.女醢二十人.奚四十人.
醯人奄二人.女醯二十人.奚四十人.
盐人奄二人.女盐二十人.奚四十人.
幂人奄一人.女幂十人.奚二十人.
宫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掌舍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四十人.
幕人下士一人.府二人.史二人.徒四十人.
掌次下士四人.府四人.史二人.徒八十人.
大府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下士八人.府四人.史八人.贾十有六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玉府上士二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工八人.贾八人.胥四人.徒四十有八人.
内府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十人.
外府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十人.
司会中大夫二人.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五人.徒五十人.
司书上士二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八人.
职内上士二人.中士四人.府四人.史四人.徒二十人.
职岁上士四人.中士八人.府四人.史八人.徒二十人.
职币上士二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贾四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司裘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四十人.
掌皮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四十人.
内宰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内小臣奄.上士四人.史二人.徒八人.
阍人王宫每门四人.囿游亦如之.
寺人王之正内五人.
内竖倍寺人之数.
九嫔.
世妇
女御
女祝.四人.奚八人.
女史八人.奚十有六人.
典妇功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工四人.贾四人.徒二十人.
典丝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贾四人.徒十有二人.
典枲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内司服奄一人.女御二人.奚八人.
缝人奄二人.女御八人.女工八十人.奚三十人.
染人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追师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工二人.徒四人.
屦人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工八人.徒四人.
夏采下士四人.史一人.徒四人.

大宰之职

大宰之职.掌建邦之六典.以佐王治邦国.一曰治典.以经邦国.以治官府.以纪万民.二曰教典.以安邦国.以教官府.以扰万民.三曰礼典.以和邦国.以统百官.以谐万民.四曰政典.以平邦国.以正百官.以均万民.五曰刑典.以诘邦国.以刑百官.以纠万民.六曰事典.以富邦国.以任百官.以生万民.以八法治官府.一曰官属.以举邦治.二曰官职.以辨邦治.三曰官联.以会官治.四曰官常.以听官治.五曰官成.以经邦治.六曰官法.以正邦治.七曰官刑.以纠邦治.八曰官计.以弊邦治.以八则治都鄙.一曰祭祀.以驭其神.二曰法则.以驭其官.三曰废置.以驭其吏.四曰禄位.以驭其士.五曰赋贡.以驭其用.六曰礼俗.以驭其民.七曰刑赏.以驭其威.八曰田役.以驭其众.以八柄诏王驭群臣.一曰爵.以驭其贵.二曰禄.以驭其富.三曰予.以驭其幸.四曰置.以驭其行.五曰生.以驭其福.六曰夺.以驭其贫.七曰废.以驭其罪.八曰诛.以驭其过.以八统诏王驭万民.一曰亲亲.二曰敬故.三曰进贤.四曰使能.五曰保庸.六曰尊贵.七曰达吏.八曰礼宾.以九职任万民.一曰三农.生九谷.二曰园圃.毓草木.三曰虞衡.作山泽之材.四曰薮牧.养蕃鸟兽.五曰百工.饬化八材.六曰商贾.阜通货贿.七曰嫔妇化治丝枲.八曰臣妾.聚敛疏材.九曰闲民.无常职.转移执事.以九赋敛财贿.一曰邦中之赋.二曰四郊之赋.三曰邦甸之赋.四曰家削之赋.五曰邦县之赋.六曰邦都之赋.七曰关市之赋.八曰山泽之赋.九曰弊余之赋.以九式均节财用.一曰祭祀之式.二曰宾客之式.三曰丧荒之式.四曰羞服之式.五曰工事之式.六曰币帛之式.七曰刍秣之式.八曰匪颁之式.九曰好用之式.以九贡.致邦国之用.一曰祀贡.二曰嫔贡.三曰器贡.四曰币贡.五曰材贡.六曰货贡.七曰服贡.八曰斿贡.九曰物贡.以九两系邦国之民.一曰牧.以地得民.二曰长.以贵得民.三曰师.以贤得民.四曰儒.以道得民.五曰宗.以族得民.六曰主.以利得民.七曰吏.以治得民.八曰友.以任得民.九曰薮.以富得民.正月之吉.始和.布治于邦国都鄙.乃县治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治象.挟日而敛之.乃施典于邦国.而建其牧.立其监.设其参.傅其伍.陈其殷.置其辅.乃施则于都鄙.而建其长.立其两.设其伍.陈其殷.置其辅.乃施法于官府.而建其正.立其贰.设其考.陈其殷.置其辅.凡治.以典待邦国之治.以则待都鄙之治.以法待官府之治.以官成待万民之治.以礼待宾客之治.祀五帝.则掌百官之誓戒.与其具修.前期十日.帅执事而卜日.遂戒.及执事.视涤濯.及纳亨.赞王牲事.及祀之日.赞玉币爵之事.祀大神示.亦如之.享先王亦如之.赞玉几玉爵.大朝觐会同.赞玉币.玉献.玉几.玉爵.大丧.赞赠玉含玉.作大事.则戒于百官.赞王命.王视治朝.则赞听治.视四方之听朝.亦如之.凡邦之小治.则冢宰听之.待四方之宾客之小治.岁终.则令百官府各正其治.受其会.听其致事.而诏玉废置.三岁.则大计群吏之治而诛赏之.

小宰之职

小宰之职.掌建邦之宫刑.以治王宫之政令.凡宫之纠禁.掌邦之六典.八法.八则之贰.以逆邦国.都鄙.官府之治.执邦之九贡九赋九式之贰.以均财节邦用.以官府之六叙.正群吏.一曰以叙正其位.二曰以叙进其治.三曰以叙作其事.四曰以叙制其食.五曰以叙受其会.六曰以叙听其情.以官府之六属.举邦治.一曰天官.其属六十掌邦治.大事则从其长.小事则专达.二曰地官.其属六十掌邦教.大事则从其长.小事则专达.三曰春官.其属六十掌邦礼.大事则从其长.小事则专达.四曰夏官.其属六十掌邦政.大事则从其长.小事则专达.五曰秋官.其属六十掌邦刑.大事则从其长.小事则专达.六曰冬官.其属六十掌邦事.大事则从其长.小事则专达.以官府之六职.辨邦治.一曰治职.以平邦国.以均万民.以节财用.二曰教职.以安邦国.以宁万民.以怀宾客.三曰礼职.以和邦国.以谐万民.以事鬼神.四曰政职.以服邦国.以正万民.以聚百物.五曰刑职.以诘邦国.以纠万民.以除盗贼.六曰事职.以富邦国.以养万民.以生百物.以官府之六联.合邦治.一曰祭祀之联事.二曰宾客之联事.三曰丧荒之联事.四曰军旅之联事.五曰田役之联事.六曰敛弛之联事.凡小事皆有联.以官府之八成经邦治.一曰听政役.以比居.二曰听师田.以简稽.三曰听闾里.以版图.四曰听称责.以傅别.五曰听禄位.以礼命.六曰听取予.以书契.七曰听卖买.以质剂.八曰听出入.以要会.以听官府之六计.弊群吏之治.一曰廉善.二曰廉能.三曰廉敬.四曰廉正.五曰廉法.六曰廉辨.以法掌祭祀.朝觐.会同宾客之戒具.军旅.田役.丧荒.亦如之.七事者.令百官府共其财用.治其施舍.听其治讼.凡祭祀.赞王币爵之事.祼将之事.凡宾客赞祼.凡受爵之事.凡受币之事.丧荒.受其含襚币玉之事.月终.则以官府之叙.受群吏之要.赞冢宰受岁会.岁终.则令群吏致事.正岁.帅治官之属.而观治象之法.徇以木铎.曰.不用法者.国有常刑.乃退以宫刑.宪禁于王宫.令于百官府曰.各修乃职.考乃法.待乃事.以听王命.其有不共.则国有大刑

宰夫之职

宰夫之职.掌治朝之法.以正王及三公六卿大夫群吏之位.掌其禁令.叙群吏之治.以待宾客之令.诸臣之复.万民之逆.掌百官府之征令.辨其八职.一曰正.掌官法以治要.二曰师.掌官成以治凡.三曰司.掌官法以治目.四曰旅.掌官常以治数.五曰府.掌官契以治藏.六曰史.掌官书以赞治.七曰胥.掌官叙治叙.八曰徒.掌官令以征令.掌治法以考百官府群都县鄙之治.乘其财用之出入.凡失财用物.辟名者.以官刑诏冢宰而诛之.其足用长财善物者赏之.以式法掌祭祀之戒具.与其荐羞.从大宰而视涤濯.凡礼事.赞小宰比官府之具.凡朝觐会同宾客.以牢礼之法.掌其牢礼.委积膳献.饮食宾赐之飧牵.与其陈数.凡邦之吊事.掌其戒令.与其币器财用.凡所共者.大丧小丧.掌小官之戒令.帅执事而治之.三公六卿之丧与职丧.帅官有司而治之.凡诸大夫之丧.使其旅帅有司而治之.岁终.则令群吏正岁会.月终.则令正月要.旬终.则令正日成.而以考其治.治不以时举者.以告而诛之.正岁.则以法警戒群吏.令修宫中之职事.书其能者.与其良者.而以告于上.
宫正.掌王宫之戒令纠禁.以时比宫中之官府.次舍之众寡.为之版以待.夕击柝而比之.国有故.则令宿.其比亦如之.辨外内而时禁.稽其功绪.纠其德行.几其出入.均其稍食.去其淫怠.与其奇邪之民.会其什伍而教之道义.月终.则会其稍食.岁终.则会其行事.凡邦之大事.令于王宫之官府次舍.无去守而听政令.春秋.以木铎修火禁.凡邦之事跸.宫中庙中则执烛.大丧.则授庐舍.辨其亲疏贵贱之居. 宫伯掌王宫之士庶子.凡在版者.掌其政令.行其秩叙.作其徒役之事.授八次八舍之职事.若邦有大事.作宫众则令之.月终则均秩.岁终则均叙.以时颁其衣裘.掌其诛赏.
膳夫掌王之食饮膳羞.以养王及后世子.凡王之馈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饮用六清.羞用百二十品.珍用八物.酱用百有二十瓮.王日一举.鼎十有二.物皆有俎.以乐侑食.膳夫授祭品.尝食.王乃食.卒食.以乐彻于造.王齐日三举.大丧则不举.大荒则不举.大札则不举.天地有灾则不举.邦有大故则不举.王燕食.则奉膳赞祭.凡王祭祀宾客食.则彻王之胙俎.凡王之稍事.设荐脯醢.王燕饮酒.则为献主.掌后及世子之膳羞.凡肉修之颁赐.皆掌之.凡祭祀之致福者.受而膳之.以挚见者.亦如之.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世子之膳不会.
庖人掌共六畜六兽六禽.辨其名物.凡其死生鲜薧之物.以共王之膳.与其荐羞之物.及后世子之膳羞.共祭祀之好羞.共丧纪之庶羞.宾客之禽献.凡令禽献.以法授之.其出入亦如之.凡用禽献.春行羔豚膳膏香.夏行腒鱐膳膏臊.秋行犊麛膳膏腥.冬行鲜羽膳膏膻.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之膳禽不会.
内饔掌王及后世子膳羞之割亨煎和之事.辨体名肉物.辨百品味之物.王举.则陈其鼎俎.以牲体实之.选百羞酱物珍物以俟馈.共后及世子之膳羞.辨腥臊膻香之不可食者.牛夜鸣.则庮.羊泠毛毳膻.犬赤股而躁.臊.鸟皫色而沙.鸣狸.豕盲视而交睫.腥.马黑脊而般臂.蝼.凡宗庙之祭祀.掌割亨之事.凡燕饮食亦如之.凡掌共羞.修刑.膴胖.骨鱐.以待共膳.凡王之好赐肉修.则饔人共之.
外饔掌外祭祀之割亨.共其脯修.刑膴.陈其鼎俎实之牲体鱼腊.凡宾客之飧饔飨食之事.亦如之.邦飨耆老孤子.则掌其割亨之事.飨士庶子.亦如之.师役.则掌共其献赐脯肉之事.凡小丧纪.陈其鼎俎而实之.
亨人掌共鼎镬.以给水火之齐.职外内饔之爨亨煮.辨膳羞之物.祭祀.共大羹铏羹.宾客亦如之.
甸师掌帅其属而耕耨王借.以时入之.以共齍盛.祭祀.共萧茅.共野果蓏之荐.丧事.代王受眚灾.王之同姓有罪.则死刑焉.帅其徒以薪蒸.役外内饔之事.
兽人掌罟田兽.辨其名物.冬献狼.夏献麋.春秋献兽物.时田.则守罟.及弊田.令禽注于虞中.凡祭祀丧纪宾客.共其死兽生兽.凡兽入于腊人.皮毛筋角.入于玉府.凡田兽者.掌其政令.
人掌以时?为梁.春献王鲔.辨鱼物为鲜薧.以共王膳羞.凡祭祀宾客丧纪.共其鱼之鲜薧.凡?者掌其政令.凡?征入于玉府.
鳖人掌取互物.以时簎鱼鳖龟蜃凡狸物.春献鳖蜃.秋献龟鱼.祭祀共蠯蠃蚳.以授醢人.掌凡邦之簎事.
腊人掌干肉.凡田兽之脯腊膴胖之事.凡祭祀.共豆脯.荐脯.膴胖.凡腊物.宾客丧纪.共其脯腊.凡干肉之事.
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共医事.凡邦之有疾病者.疕疡者造焉.则使医分而治之.岁终.则稽其医事.以制其食.十全为上.十失一次之.十失二次之.十失三次之.十失四为下.
食医掌和王之六食六饮六膳.百羞百酱八珍之齐.凡食视齐春时.羹齐视夏时.酱齐视秋时.饮齐视冬时.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调以滑甘.凡会膳食之宜.牛宜稌.羊宜黍.豕宜稷.犬宜粱.鴈宜麦.鱼宜众.凡君子之食恒放焉.
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春时有痟首疾.夏时有痒疥疾.秋时有疟寒疾.冬时有漱上气疾.以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以五气.五声.五色.视其死生.两之以丸窍之变.参之以九藏之动.凡民之有疾病者.分而治之死终则各书其所以.而入于医师.
疡医掌肿疡溃疡金疡.折疡.之祝药劀杀之齐.凡疗疡.以五毒攻之.以五气养之.以五药疗之.以五味节之.凡药.以酸养骨.以辛养筋.以咸养脉.以苦养气.以甘养肉.以滑养窍.凡有疡者.受其药焉.
兽医掌疗兽病.疗兽疡.凡疗兽病.灌而行之.以节之.以动其气.观其所发而养之.凡疗兽疡.灌而劀之.以发其恶.然后药之.养之.食之.凡兽之有病者.有疡者.使疗之.死则计其数以进退之.
酒正掌酒之政令.以式法授酒材.凡为公酒者.亦如之.辨五齐之名.一曰泛齐.二曰醴齐.三曰盎齐.四曰缇齐.五曰沈齐.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曰昔酒.三曰清酒.辨四饮之物.一曰清.二曰医.三曰浆.四曰酏.掌其厚薄之齐.以共王之四饮三酒之馔.及后世子之饮与其酒.凡祭祀.以法共五齐三酒.以实八尊.大祭三贰.中祭再贰.小祭壹贰.皆有酌数.唯齐酒不贰.皆有器量.共宾客之礼.酒.共后之致饮于宾客之礼.医酏糟.皆使其士奉之.凡王之燕饮酒.共其计.酒正奉之.凡飨士庶子.飨耆老孤子.皆共其酒.无酌数.掌酒之赐颁.皆有法以行之.凡有秩酒者.以书契授之.酒正之出.日入其成.月入其要.小宰听之.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之饮酒不会.以酒式诛赏.
酒人掌为五齐三酒.祭祀则共奉之.以役世妇.共宾客之礼酒饮酒而奉之.凡事共酒.而入于酒府.凡祭祀共酒以往.宾客之陈酒亦如之.
浆人掌共王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酒府.共宾客之稍礼.共夫人致饮于宾客之礼.清.醴.医.酏.糟.而奉之.凡饮共之.
凌人掌冰.正岁.十有二月.令斩冰.三其凌.春始治鉴.凡外内饔之膳羞鉴焉.凡酒浆之酒醴亦如之.祭祀共冰鉴.宾客共冰.大丧共夷盘冰.夏.颁冰掌事.秋.刷.
笾人掌四笾之实.朝事之笾.其实麷.蕡.白.黑.形盐.膴.鲍鱼.鱐.馈食之笾.其实枣栗桃干?榛实加笾之实.菱.芡.栗.脯.菱.芡.栗.脯.羞笾之实.糗饵粉餈.凡祭祀.共其笾荐羞之实.丧事及宾客之事.共其荐笾羞笾.为王及后世子.共其内羞.凡笾事掌之.
醢人掌四豆之实.朝事之豆.其实韭菹.醓醢.昌本麋臡.菁菹.鹿臡.茆菹.麇臡.馈食之豆.其实葵菹.蠃醢.脾析.蠯醢.蜃.蚳醢豚拍.鱼醢.加豆之实.芹菹.兔醢.深蒲.醓醢.箈菹.鴈醢.笋菹.鱼醢.豆之实.酏食糁食.凡祭祀.共荐羞之豆实.宾客丧纪.亦如之.为王及后世子.共其内羞.王举则共醢六十瓮.以五齐七醢七菹三臡实之.宾客之礼.共醢五十瓮.凡事共醢.
醯人掌共五齐七菹.凡醯物.以共祭祀之齐菹.凡醯酱之物宾客亦如之.王举.则共齐菹醯物六十瓮.共后及世子之酱齐菹.宾客之礼.共醯五十瓮.凡事共醯.
盐人掌盐之政令.以共百事之盐.祭祀共其苦盐散盐.宾客.共其形盐散盐.王之膳差共饴盐.后及世子亦如之.凡齐事.鬻盬以待戒令.
幂人掌共巾幂.祭祀.以疏布巾幂八尊.以画布巾幂六彝.凡王巾皆黼.
宫人掌王之六寝之修.为其井仪.除其不蠲.去其恶臭.共王之沐浴.凡寝中之事.埽除.执烛.共炉炭.凡劳事.四方之舍事.亦如之.
掌舍掌王之会同之舍.设梐枑再重.设车宫辕门.为坛壝宫棘门.为帷宫设旌门.无宫.则共人门.凡舍事则掌之.
幕人掌帷幕.幄.帟.绶.之事.凡朝觐会同.军旅.田役.祭祀.共其帷.幕.幄.帟.绶.大丧.共帷幕.帟绶.三公及卿大夫之丧.共其帟.
掌次掌王次之法.以待张事.王大旅上帝.则张毡案.设皇邸.朝日.祀五帝.则张大次小次.设重帟重案.合诸侯.亦如之.师田.则张幕.设重帟重案.诸侯朝觐会同.则张大次小次.师田.则张幕设案.孤卿有邦事.则张幕设案.凡丧.王则张帟三重.诸侯再重.孤卿大夫不重.凡祭祀.张其旅幕.张尸次.射.则张耦次.掌凡邦之张事.
大府掌九贡九赋九功之贰.以受其货贿之入.颁其货于受藏之府.颁其贿于受用之府.凡官府都鄙之吏.及执事者受财用焉.凡颁财.以式法授之.关市之赋.以待王之膳服.邦中之赋.以待宾客.四郊之赋.以待稍秣.家削之赋.以待匪颁.邦甸之赋.以待工事.邦县之赋.以待币帛.邦都之赋.以待祭祀.山泽之赋.以待丧纪.币余之赋.以待赐予.凡邦国之贡.以待吊用.凡万民之贡.以充府库.凡式贡之余财.以共玩好之用.凡邦之赋用取具焉.岁终.则以货贿之入出会之.
玉府掌王之金玉.玩好.兵器.凡良货贿之藏.共王之服玉佩玉.珠玉.王齐.则共食玉.大丧.共含玉.复衣裳.角枕角柶.掌王之燕衣服.衽席床笫.凡亵器.若合诸侯.则共珠盘玉敦.凡王之献金玉兵器.文织.良货贿之物.受而藏之.凡王之好赐.共其货贿.
内府掌受九贡九赋九功之货贿.良兵良器.以待邦之大用.凡四方之币献之.金玉.齿革.兵器.凡良货贿入焉.凡适四方使者.共其所受之物而奉之.凡王及冢宰之好赐予.则共之.
外府掌邦布之入出.以共百物.而待邦之用.凡有法者.共王及后世子之衣服之用.凡祭祀.宾客.丧纪.会同.军旅.共其财用之币.赍赐予之财用.凡邦之小用皆受焉.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之服不会.
司会掌邦之六典.八法八则之贰.以逆邦国都鄙官府之治.以九贡之法.致邦国之财用.以九赋之法.令田野之财用.以九功之法.令民职之财用.以九式之法.均节邦之财用.掌国之官府郊野县都之百物财用.凡在书契版图者之贰.以逆群吏之治.而听其会计.以参互考日成.以月要考月成.以岁会考岁成.以周知四国之治.以诏王及冢宰废置.
司书掌邦之六典.八法.八则.九职.九正.九事.邦中之版.土地之图.以周知入出百物.以叙其财.受其币.使人于职币.凡上之用.财用.必考于司会.三岁.则大计群吏之治.以知民之财.器械之数.以知田野夫家六畜之数.以知山林川泽之数.以逆群吏之征令.凡税敛掌事者受法焉.及事成.则入要贰焉.凡邦治考焉.
职内掌邦之赋入.辨其财用之物.而执其总.以贰官府都鄙之财入之数.以逆邦国之赋用.凡受财者.受其贰令而书之.及会以逆职岁.与官府财用之出.而叙其财.以待邦之移用.
职岁掌邦之赋出.以贰官府都鄙之财.出赐之数.以待会计而考之.凡官府都鄙群吏之出财用.受式法于职岁.凡上之赐予.以叙与职币授之.及会以式法.赞逆会.
职币掌式法以敛官府都鄙.与凡用邦财者之币.振掌事者之余财.皆辨其物而奠其录.以书楬之.以诏上之小用赐予.岁终.则会其出.凡邦之会事.以式法赞之.
司裘掌为大裘.以共王祀天之服.中秋.献良裘.王乃行羽物.季秋.献功裘.以待颁赐.王大射.则共虎侯熊侯.豹侯.设其鹄.诸侯则共熊侯.豹侯.卿大夫则共麋侯.皆设其鹄.大丧廞裘饰皮车.凡邦之皮事掌之.岁终则会.唯王之裘.与其皮事不会.
皮掌秋敛皮.冬敛革.春献之.遂以式法.颁皮革于百工.共其毳毛为毡.以待邦事.岁终.则会其财赍
内宰掌书版图之法.以治王内之政令.均其稍食.分其人民以居之.以阴礼教六宫.以阴礼教九嫔.以妇职之法教九御.使各有属.以作二事.正其服.禁其奇邪.展其功绪.大祭祀.后祼献则赞.瑶爵亦如之.正后之服位.而诏其礼乐之仪.赞九嫔之礼事.凡宾客之祼献瑶爵皆赞.致后之宾客之礼.凡丧事.佐后使治外内命妇.正其服位.凡建国.佐后立市.设其次.置其叙.正其肆.陈其货贿.出其度量淳制.祭之以阴礼.中春.诏后帅外内命妇.始蚕于北郊.以为祭服.岁终.则会内人之稍食.稽其功事.佐后而受献功者.比其小大.与其麤良.而赏罚之.会内宫之财用.正岁均其稍食.施其功事.宪禁令于王之北宫.而纠其守.上春.诏王后帅六宫之人.而生穜稑之种.而献之于王.
内小臣掌王后之命.正其服位.后出入.则前驱.若有祭祀宾客丧纪.则摈.诏后之礼事.相九嫔之礼事.正内人之礼事.彻后之俎.后有好事于四方.则使往.有好令于卿大夫.则亦如之.掌王之阴事阴令.
阍人掌守王宫之中门之禁.丧服凶器不入宫.潜服贼器不入宫.奇服怪民不入宫.凡内人公器宾客无帅.则几其出入.以时启闭.凡外内命夫命妇出入.则为之辟.掌扫门庭.大祭祀丧纪之事.设门燎.跸宫门庙门.凡宾客亦如之.
寺人掌王之内人.及女宫之戒令.相道其出入之事而纠之.若有丧纪宾客祭祀之事.则帅女宫而致于有司.佐世妇治礼事.掌内人之禁令.凡内人吊临于外.则帅而往立于其前.而诏相之.
内竖掌内外之通令.凡小事.若有祭祀宾客丧纪之事.则为内人跸.王后之丧迁于宫中.则前跸.及葬.执亵器以从遣车
九嫔掌妇学之法.以教九御.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各帅其属.而以时御叙于王所.凡祭祀.赞玉齍.赞后荐.彻豆笾.若有宾客.则从后.大丧.帅叙哭者亦如之.
世妇掌祭祀宾客丧纪之事.帅女宫而濯摡.为齍盛.及祭之日.莅陈女宫之具.凡内羞之物.掌吊临于卿大夫之丧.
女御掌御叙于王之燕寝.以岁时献功事.凡祭祀赞世妇.大丧掌沐浴.后之丧持翣.从世妇而吊于卿大夫之丧.
女祝掌王后之内祭祀.凡内祷祠之事.掌以时招梗禬禳之事.以除疾殃.
女史掌王后之礼职.掌内治之贰.以诏后治内政.逆内宫.书内令.凡后之事.以礼从.
典妇功掌妇式之法.以授嫔妇.及内人女功之事赍.凡授嫔妇功.及秋献功.辨其苦良.比其小大而贾之.物书而楬之.以共王及后之用.颁之于内府.
典丝掌丝入而辨其物.以其贾楬之.掌其藏与其出.以待兴功之时.颁丝于外内工.皆以物授之.凡上之赐予亦如之.及献功则受良功而藏之.辨其物而书其数.以待有司之政令.上之赐予.凡祭祀.共黼画组就之物.丧纪.共其丝纩组文之物.凡饰邦器者.受文织丝组焉.岁终.则各以其物会之.
典枲掌布缌缕纻之麻草之物.以待时颁功而授赍.及献功受苦功.以其贾楬而藏之.以待时颁.颁衣服授之.赐予亦如之.岁终.则各以其物会之.
内司服掌王后之六服.袆衣.揄狄.阙狄鞠衣展衣缘衣.素沙.辨外内命妇之服.鞠衣.展衣.缘衣.素沙.凡祭祀宾客.共后之衣服.及九嫔世妇.凡命妇.共其衣服.共丧衰亦如之.后之丧.共其衣服.凡内具之物.
缝人掌王宫之缝线之事.以役女御.以缝王及后之衣服.丧缝棺饰焉.衣翣柳之材.掌凡内之缝事.
染人掌染丝帛.凡染.春暴练.夏纁玄.秋染夏.冬献功.掌凡染事.
追师掌王后之首服.为副编次追衡笄.为九嫔及外内命妇之首服.以待祭祀宾客丧纪.共笄绖亦如之.
屦人掌王及后之服屦.为赤舄.黑舄.赤繶.黄繶.青句素屦葛屦.辨外内命夫命妇之命屦功屦散屦.凡四时之祭祀.以宜服之.
夏采掌大丧.以冕服复于大祖.以乘车建绥复于四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