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国 - DGSO百科

古蜀国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上古时,居住在古青藏高原的古羌族人向东南迁居,进入了岷山地区和成都平原。后人将这些居住在岷山河谷的人称为蜀山氏。后来,蜀山氏的女子嫁给黄帝为妃,生下儿子蚕丛,蚕丛在四川平原建立了古蜀国,代代相传,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朝代。

简介

据文献记载,古蜀国最早的先王是蚕丛、柏濩(伯灌)、鱼凫,三代而下是望帝杜宇、鳖灵,或说是蒲泽,其后是开明。这些帝王名号怪异,史料匮乏,正如诗人李白喟叹道:“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长久以来,其历史一直是云遮雾罩,成为困扰着人们的难解之谜。

文献记载

可资留意的是,《山海经·大荒西经》有一段看似荒诞的文字,对揭示古蜀国开国之秘有重要帮助:
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
这里的关键词“鱼妇”,学界向无确诂。有人以为指上身为妇人、下身为鱼的“鱼美人”,其实不然。按,“鱼妇”即蜀先王鱼凫的别写;“蛇乃化为鱼”,则隐含了民族融合、图腾易帜的剧烈变故。其理由可先从文中的颛顼说起。
颛顼

颛顼

颛顼是五帝之一。在神话系统中,他是水神,是大名鼎鼎的治水英雄鲧的父亲、禹的祖父。古籍各版帝系都说黄帝生昌意,昌意生颛顼,颛顼生鲧,鲧生禹,禹生启。作为他的子裔,鲧、禹同样具有水族的特征。他们都有鱼的化身。《山海经·大荒北经》说:“西北海外,流沙之东,有国曰中车扁,颛顼之子。” 这里“中车扁”,和上面《大荒西经》讲的有鱼“偏枯”,是一个意思。这个颛顼之子,显然指鲧。鲧,又作鮌,即玄鱼。《庄子·盗跖》说:“禹,偏枯。”《列子·杨朱》说:“大禹,一体偏枯。”禹也是鱼,而且禹、鱼是同音通假字。鱼的形象其实就是该族团的图腾,它可以上溯到中原仰韶文化半坡遗址大量出土的鱼图腾徽志。
如上所说,《山海经》“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这段话的内在联系已清楚了,但作为沿袭鱼图腾的颛顼一脉与蜀先王鱼凫之间的关系,还值得进步讨论。
巴蜀在中国古代地砉勰钪? 是西部的大本营之一(另一个是以西王母为神性代表的昆仑山,确切地点不明,有的说法含巴蜀地境)。而不少材料证明颛顼族团所处的西方具体位置恰恰就在巴蜀。
有叔歜国,颛顼之子。——《山海经·大荒北经》
有国名淑士颛顼之子。——《山海经·大荒西经》
颛顼母,浊山氏之子,名昌仆。——《世本》
歜、浊、淑、叔,皆为蜀字的异写。浊山氏,《十三州志》径写作蜀山氏:“蜀之先,肇于人皇之际,至黄帝昌意(昌仆)娶蜀山氏女,生帝喾,后封其支庶于蜀。历夏、商、周,始称王者。”只是所生者为帝喾,因此有学者认为,帝喾就是颛顼。再看下面:
帝颛顼生自若水,实处空桑,乃登为帝,惟天之合。——《竹书纪年》.
若水,古水名,在今四川省。那么,颛顼竟是巴蜀人,或至少颛顼的母家是巴蜀土著了。《山海经·海内经》曾列出一个著名的巴蜀帝系,说是“西南有巴国,大嗥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人。” 颛顼又号高阳,高阳与太昊(大嗥)族关系密切。因此,和这个谱系也对得拢。不同的是,太昊风姓,属东夷集团,以凤鸟为图腾。但这正说明颛顼这一集团族氏成分的复杂性。
古蜀国出土文物

古蜀国出土文物

鲧也生于西方。《吴越春秋·越王无馀外传》:“鲧……家于西羌。”关于禹,证据更多。《新语·术事》:“大禹出于西羌。”《史记·六国年表》:“故禹兴于西羌。”集解引孟子语:“禹生石纽,西夷人也。”《太平御览》卷八二引《帝王世纪》:“伯禹……长于西羌,夷人。”而《史记·夏本纪》正义引《蜀王本纪》:“禹本汶山郡广柔县人也。”更指明禹为今四川汶山县人。
罗列这些资料,并不意味要否定黄帝、颛顼、鲧、禹、启这一大系发祥于中原腹地并构成了华夏文明的历史主脉。上面的引证与其他史料相对照,存在不少矛盾冲突的说法,例如,有关颛顼的活动区,《左传》等书就有陈、卫等地(今属河南一带) 的记载。这一现象表明了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黄帝族裔的发展是复杂的,它经历了各民族血缘和文化的大融合。
从1933首次对其挖掘,一直到1994年发现南城墙证明了三星堆古城的存在,表明巴蜀自有其迥异于中原的文化渊源,这可证实巴蜀原住民的土著性质。其文明(距今5000~3000年) 的匆匆消失,不排除是中原文明楔入的结果。
《山海经·大荒西经》那段话,曲折地透露了巴蜀被纳入华夏文化圈的信息。
大荒西部,“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鱼妇,即鱼凫,妇、凫同音通假。“有鱼偏枯”,这是表征颛顼、鲧、禹族团特有的用语,说明鱼凫与颛顼族团有非同寻常的关联。这两句开宗明义,鱼凫是以鱼为图腾的族团或朝代。
“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则展现了民族融合的的残酷和激烈。在中原有过漫长发展阶段的颛顼族团,在巴蜀早有落脚之点,其势力在扩张中与巴蜀土著发生了尖锐的冲突,终于,在洪水(大水泉) 爆发的岁月里,双方出现了正面交锋。在后来的兼并战争中,鱼图腾取代了虫图腾(蜀蚕、巴蛇等),但颛顼也在这场消耗战中元气大伤,于是“颛顼死即复苏”,进入了鲧的时代。这个鲧,号鱼妇,史称“鱼凫”。
这便是古蜀国由“蛇乃化为鱼”的历史真相。从此揭开了鱼族世家在巴蜀治国理水的英雄篇章。
犹如鱼凫可与鲧对应一样,蜀先王鳖灵、开明也可与禹、启一一对应。
丛帝鳖灵

丛帝鳖灵

.鲧死为鳖灵,复活后即是禹。《国语·晋语》、《吴越春秋·越王无馀外传》都说鲧死化为黄 (能) 即三足鳖,也即是鳖灵。《水经注·江水》卷三十三引《本蜀论》:“荆人鳖令(灵) 死,其尸随水上,荆人求之不得也。令(灵) 至汶山下,复生,起见望帝。……望帝立为相。”鳖灵本是鲧尸,再生,应即是禹,其神格、事功与禹契合。“复生”,又可训读为“腹生”。《山海经·海内经》曰:“鲧复生禹。”《楚辞·天问》曰:“伯鲧腹禹。”皆为“腹中生出”之意。故《初学记》二二引《归藏·启筮》有此神话:“鲧殛死,三岁不腐,付之以吴刀,是用出禹。”注意前述鳖令(灵) 至汶山下复生的文字,与禹为四川汶山县人相合,亦证明鳖灵即禹,应是同格帝王。
蜀帝开明同夏后开,即启。启改开,因汉代人避景帝刘启讳而改。
自鱼凫(鲧)而下,巴蜀历史明显地带有了中原文明的投影,其交叠重复,反映了巴蜀已经丧失其独立性,而水乳交融加入到中华文化圈中了。

版图疆域

鱼凫时期

商代,古蜀鱼凫王朝以三星堆为都城,以成都平原中部为统治中心,以汉中地区为北部屏障,以夔门、巫山地区为东部前哨,以西南夷地区为战略后方。
这一时期古蜀文明的空间分布,除三星堆遗址及其周边区域而外,从考古文化上显示出来的还有成都金沙和十二桥遗址商代文化层、羊子山土台、指挥街遗址、新繁水观音遗址、雅安沙溪遗址、汉源和石棉商代遗址和遗存、汉中城固青铜器群等,以及古文献如《华阳国志·蜀志》所记载的岷江上游的古蜀文化等一大片连续性空间,它们不论在文化面貌还是文化内涵上都同属于三星堆文化,因此均应纳入古蜀文化区范畴。它们与古蜀文明的政治关系,是古蜀文明结构框架中各个层面和各个支撑点同文化中心的关系。三星堆作为鱼凫王朝的都城,是古蜀王国最高权力中心之所在,其他位于不同层级和边缘地区的各级次中心及其支撑点,则是这个中心在各地实施统治的坚强基础和有力支柱。这种情况,与三星堆青铜雕像群所呈现出来的层级结构完全一致,表明古蜀王国的最高权力中心控制着分布有众多族类的广阔地域,这片广阔地域内的各个地方性族系之长,大多是臣属于古蜀国王权的小国之君,既是蜀之附庸,又是共奉蜀国主神的群巫,鱼凫王朝王权行使的基础在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对这片广阔地域上各个地方性族系之长的直接控制的。这一点,同商代诸方国与商王朝的关系极为类似。

杜宇时期

商代末期,杜宇取代鱼凫王蜀,这是古蜀王国的一次王朝更迭。经过这次王朝兴替,杜宇在成都平原建立起古蜀的第二王朝——杜宇王朝。杜宇王朝时期的古蜀王国,经济发展,文化昌盛,逐步成为中国西南地区的强国。
杜宇王朝建立后,作为西周诸侯,按照西周制度,实行两都制,即以成都为都城,作为杜宇王朝的“先君宗庙之主”所在地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以“岷山下邑曰郫”为别都,作为防止前朝鱼凫王出湔山(今都江堰市境内的茶坪山)进行复辟的军事重镇。杜宇对外加深同西周王朝的关系,对内推行重农政策,加强统治机构,稳定统治秩序,招徕民众,使先前随鱼凫王“仙去”的“化民”复出归顺,恢复了生产力,古蜀王国逐渐重新走向强盛。

开明时期

根据文献的记载,开明王朝建立后,沿袭杜宇王朝旧制,定都于郫。《华阳国志·蜀志》记载:“开明王自梦郭移,乃徙治成都。”这就是说,开明王因自己梦见都城的郭城发生了迁移,从而决定把都城迁往成都。很明显,这不过是为了迁都而采取的一种掩人耳目的说法,是散布的一道烟幕。但这条材料却可以说明,开明王是从郫邑直接迁都到成都的。《路史·余论》卷一说:“开明子孙八代都郫,九世至开明尚,始去帝号称王,治成都。”《蜀王本纪》的记载则与《华阳国志》不同,认为开明王原来的都城在广都樊乡(今双流县境),是从广都樊乡徙居成都的。从开明为杜宇王朝的丞相,因领导蜀民制服洪水而夺取杜宇王政、立为蜀王的情况看,他的开国都城应该是在郫邑。郫邑近于蜀西山,地当岷江进入成都平原的首个要冲,而杜宇败亡,“帝升西山隐焉”,使蜀之西山成为了杜宇及其残部败逃的麋集之地。开明王以郫为都城,既有利于巩固其前期所取得的治水成果,又有利于防止杜宇部众从西山出来复辟。据此看来,开明王开国时期的都城,应是郫邑。到开明五世时,迁都成都。
开明五世把都城迁移到成都,是开明王朝采取的重大战略措施,与古蜀王国的发展战略息息相关。
开明五世迁都成都与王朝的发展战略和频繁的对外战争有关。开明王朝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王朝,大力对外扩张是它的一贯国策。根据文献记载,开明王朝初期就开始了南征北伐的对外战争,北伐秦雍,南征僚僰,东进清江,竭力开疆拓土,到开明王朝中期时,古蜀王国已经成为中国西南地区首屈一指的泱泱大国。这个时期,开明王朝的政权已经充分稳固,成都平原也没有再次发生特大洪灾,前期的开明王朝立都于郫的战略意义已经失去,若开明王朝的都城继续在郫,那么不论对于王朝的保境安民还是对于王朝的疆域扩张,在地形上都将受到极大的限制。因此,开明王朝把都城迁移到更加有利于王国发展的地方,已是大势所趋。开明五世把都城迁移到成都,其战略意图十分明显。迁都成都,不但可以克服地理上的障碍,而且可以获得成都富足的农业产品,征发到成都丰富的人力资源,满足王朝对外战争的各种需要。同时,成都地当北出中原的大道金牛道,地势平敞易行,可以通过褒斜河谷直接通到汉中,既可与当时已然崛起的秦国相抗衡,又可以“隙陇蜀之货物而多贾”。而从成都东进川中地区,跨越嘉陵江,既可北上汉中,又可东下川东和渝中,进而东出峡江,直达楚地。可见,不论从成都平原的经济地理还是从成都平原的战略地位来说,成都无疑是经济最繁荣、交通最便利的地区,加之成都有杜宇王朝时期的王都底蕴,规模庞大,因而成为开明五世移都的首选。不难看出,开明王朝迁都成都,完全是为了适应它发展战略的需要。成都地区历年发掘的战国早期墓葬内出土的随葬品显示出,战争是当时王朝的头等大事,从等级最高的墓葬到最下层的普通民众的墓葬内,都随葬有同样的成套兵器,普通民众平时为农,战时为兵,战争成为全社会所有民众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这种情况实从春秋中叶延续而来,它与文献关于历代开明王朝大力发展武装力量,倾力开疆拓土的记载完全吻合。
除了适应日益频繁的对外战争而外,开明五世迁都成都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借迁都之机实施王朝制度的某些变革。从历史文献分析,开明五世时期,古蜀王国实施了王朝宗庙祭祀制度的变革,这就是重建先君宗庙,并以“五色帝”命名先君宗庙。虽然开明五世以前的开明王朝祭祀制度文献缺载,但尚不可知从杜宇王朝时期的成都金沙遗址来看,当时最隆重的祭祀是对自然神(天神、河神等)的祭祀,开明王朝从杜宇王朝发展而来,其立国初期必然要采用现成的各种制度,其中自然包括祭祀制度。但利用前朝的制度有一定时限,当自身王朝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必然会加以革新。由于王朝祭祀制度的变革事关重大,必须谨慎付诸实施,所以开明王采取了十分巧妙的策略,这就是乘迁都之机在重建中进行变革。开明王之所以散布“自梦郭移”的烟幕,就是要在这个烟幕下面实现都城迁移,是策略上的一种安排,这与商代盘庚迁殷的故事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成都市商业街发掘的战国早期的大型船棺、独木棺墓地,地面上有寝庙建筑遗迹,其做法的源头就应在开明五世,应是从开明五世在先君墓地建立宗庙,在宗庙地面上立大石为墓志这种新的祭祀场所形式演变而来。开明五世以前的历代开明王,由于当时的都城在郫,不在成都,他们去世后的墓地自然也都不在成都。开明五世迁都成都,在成都重建先君宗庙,宗庙就建筑在墓地之上。这时的先君墓地,显然已是二次葬,而建筑在二次葬墓地上的宗庙,既然是为祭享所用,那么必然会建有享堂一类建筑,这和成都商业街船棺墓地的布局几乎毫无二致。可见,战国早期的商业街船棺墓地不论在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是承袭春秋时期开明五世的祭祀制度而来的。这就说明,古蜀王国先君二次葬墓地地面上的寝庙建筑,很有可能是从开明五世开始的,是开明五世迁都成都后所实施的祭祀制度变革的结果。
开明王朝的国力比杜宇时期大大增强。从开明二世开始,蜀北征南伐,东攻西讨,争城夺野,剧烈扩张。到战国时代,蜀已成为一个幅员辽阔的强大国家。

政治制度

4500年至5000年前,因为海水退出四川盆地露出成都平原以后,人们从山上逐渐进入成都平原修房造屋发展农业生产的,从甘肃天水地区、四川岷山、青城山、秦岭到湖北、湖南、山东、贵州、云南等山与山之间的大坝、小坝上都有过古氐夷族、古氐羌族建立起来的不少大大小小部落王国,四川广汉三星堆北面岷山、青城山山腰或山上都应该有蜀国国王的最早宫殿和城池遗址。这有四川凉山古彝文经典《勒俄特依》里所描述的历史事件可供参考,"史慕额哈"(天上)的恩体谷自派了阿格叶库到地上收租、收税、平原上的人们不从,于是恩体谷自就打开九大山湖水淹没了平原上的庄稼和人们的记载,与大渡河、岷江泛滥成灾有关系。其中"史慕"是指世界上、人类社会。"额哈"是指天上五个人类灵魂世界。"额体谷自"是指统领五个部落王国的王中之王。这里除把人和事情夸张成元比的神话部份外,他派人到下面(地上)来收税的事实证明了岷山、青城山上的国王统治管理着成都平原上的王国。
由此,早期的古蜀国已经有了比较完善的方国体系。利用对三星堆的研究,可以发现古蜀国地区是继“中央”商代文明之外的一个很发达的国度。“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的体制,也是古蜀国的一个特点。

经济文化

经济发展

古蜀国地区有着优越的自然环境,因此农耕文化的发展及其发达。
例如杜宇建国,定都于郫邑(今郫县城北里许尚存古杜鹃城遗址)。为了加强对其他地区的控制和管理,稍后又“别治瞿上”,即在今双流牧马山一带建立了别都。此后,杜宇可能经常来往于二地。杜宇希望国人尽快过上安定的生活,悉心教导百姓以农为业,首次实行了按季节播种的农耕制度,使蜀地由游牧社会发展到农业社会,并成为长江上游农业文明的发祥地。由于望帝的农耕政策让人民得到实惠,原来跟随鱼凫王逃亡的百姓,纷纷来归,跟随杜宇重建家园。望帝教民务农的措施,影响远及于巴,因此后来巴蜀人民共同奉杜宇为农神。《山海经·海内经》说:“广都之野(指成都平原)……爰(于是)有膏菽、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种。”这段文字所记叙的五谷丰登、农业昌盛、一年收割两次的景象,正是杜宇在成都平原大力发展农业并取得巨大成效的写照。有的专家还认为,《诗经》中主要反映岷江、沱江流域人民生活的民歌“召南”中的一些诗,如“言采其蕨”(《虫草》)等,实际上写的正是杜宇以后,古巴蜀地区因农业昌盛而特有的一种极富感情色彩的乡野景观。
杜宇不仅重视发展农业,还大兴汶山牧业与辖区内的矿业,曾以银与中原市易。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力日益强盛。杜宇东征西讨,古蜀国的疆域迅速扩大,跨出了成都平原,国土北抵陕西汉中,南抵青神,西至卢山、天全,向东则直达嘉陵江,并且把汶山建成巨大的畜牧场,把今凉山、宜宾以及云南、贵州一带变成他的皇家花园。〈华阳国志〉所作以上钩勒,虽不一定准确,但大致体现了杜宇王朝的雄浑气势。真是气吞山河,决非古蜀历代先王蚕丛、柏灌、鱼凫所能比拟。

文化进程

通过国内历史学家、民族学家不断论证,7500年前后现今我国甘肃、青海、陕西、四川、云南、湖南、河南、山东和缅甸国都普遍使用过古民夷人的语言文字。现今四川川西、川南到处可以找到一些词语,这从另一侧面间接说明了古氐夷人、古氐羌人是本地真正主人。秦灭蜀国迁万户人蜀以后,禁止了当地土著居民使用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但迄今为止人们还可找到一些和当今彝语文一样的词汇和文字。"鸡公山、鸡公车,姑娘红裙穿,红桃子吃,包打开",这些词和彝语…样名词在前动词在后,它是秦灭蜀国后不准当地土著居民使用自己的母语,只能用中原汉语文的环境条件下,用原来自己使用的母语进行思维,用汉语文表达时遗留下来的痕迹。
  此外,在四川盆地四周的山间、河谷中有不少带"青"、"金"、"邛"、"资"、"宜宾"字的地名。这些地名有值得深究的内容。用彝文经典上的论点来说,这"青"字有青色、黑色本义,青城山就是一座长满绿色树木、青草,远远望去是一座美丽的黑色雄山。"青羊"是来自青城山、岷山一位年轻的"神人",他变成一只黑色绵羊来到成都平原,又变成具有多种神力的青羊永恒地坐在成都青羊宫,主管这个世界的是是非非。这就告诉人们道教不是庄子、孟子、张天师所独立创造,而是人类社会的习俗、图腾崇拜,古代哲学长期形成的一种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就是三星堆文化的外衣。在成都郊区以"金"字是为地名的也不少。这个字与古代成都平原的形成,岷江、大渡河、沱江、马牧河、鸭子河的流动和改道有直接关系。"资"字有"沼泽地"之义,资中、资阳在古彝文里叫"日资阿莫""日资觉莫",是古代成都平原的形成后与沼泽地有关的名词。"耶、宜"这两个字是与四川、贵州、云南三省地域,古氐夷、古氐羌部落王国名称有关的字。"邛"有邛都,邛崃的地名,是与蜀国国王的老祖宗"石尔俄特一,俄特俄勒二、俄勒耶布三",有直接联系的词:"宜"字和"宾"组合成"宜宾"之词是古彝语音译词。"宜"和"夷"都同个音,是指古氐夷人,"宾"字是念书或者读书的"读"字之意,是彝族请毕摩(祭司)举行大规模祭祀活动场所的地名。
  广汉三星堆左右有两条河,一条叫马牧河,"马牧"这个词看来是古彝语的音译词,"马" 有"竹"之意,"牧"有"编织竹器"之意。这说明远古时期马牧河两岸竹林茂盛。"鸭子河"看来是后人取的名词,原来叫"洛水","洛"是古彝语音译过来的词,是指"青色、黑色"的一条江河。迹象表明了马牧河、鸭子河两岸和三星堆周围曾经是土著居民使用竹杆、竹皮制造各种家具,修建房屋的地方。
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之中有古今彝族所崇拜的虎、狮、仙鱼、仙鸟和俄勒邛布以前的祭祀坑中使用的金杖、银杖,还有部分字符与犍为县五联乡出土王印上的字都是彝文字。其他那些图画有的是毕摩画在祭祀大会上使用的图腾崇拜动物或植物。

科学技术

古蜀国是一个文明程度很高的王国。青铜时代的三星堆遗址,各种青铜祭祀物件的出现,令人叹为观止。
在三星堆考古挖掘中,最大的发现之一便是青铜人像群。远古时期青铜造像的铸造及发现,在世界上也属稀有。古希腊的青铜像几乎荡然无存,美索不达米亚考古中也仅发现多是作为装饰品或饰件的小型铜人,并不形成独立的青铜文化体系。而中原地区文化传统是以尊、鼎、鬲、壶、爵、角、觯等青铜礼器为主,并无制作独立人像乃至大型神巫雕像的传统。文献所记秦始皇集天下之兵,命工匠铸十二金人,不但未得到考古证实,且时代已远远晚于三星堆时期。

王国覆灭

古蜀国经历了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五个王朝,开明王朝自丛帝鳖灵开始传十二代至末王,为秦国所灭,秦惠王封其子通国为蜀侯,直至公元前285年,秦昭王才废除蜀国。另外,秦灭蜀之后,蜀国王子安阳王带领部分余众迁到今越南北部建立安阳国。

考古探索

发现石磬

2006年6月10日,考古工作者们在对金沙遗址的第六次发掘。当天就出土了130多件珍贵文物,在这些出土的文物中,考古工作者意外地发现了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商代石磬。
此次共发掘了两个商代石磬。其中最长的一个长达1.1米,堪称中国目前发现的最大的商代石磬;在它的旁边还躺着一个约四五十厘米的稍小的石磬,两个石磬都可以找到一个小孔。在清理中,工作人员还发现其中的一个石磬上还刻划着清晰的弦纹。
金沙遗址

金沙遗址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介绍,这个石磬的发现非常意外,他当时就在现场,还是他第一个喊出了石磬的名字,这个发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激动。
磬是当时的庙堂之音,也是中国最古老的传统乐器。它是古蜀王在祭祀时用来演奏的乐器,据专家介绍,这种乐器在四川地区属首次发现。它的发现真实地反映了古蜀王祭祀时的场景。同时也证明了金沙时期的祭祀活动中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礼乐制度
不论金沙遗址出土的石磬、太阳神鸟、玉璋还是玉琮无不彰显出当时社会的高度文明。可是人们仍然不明白,为什么在3000年前的古蜀王国会有如此高的文明,是什么造就了它的发展?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院长孙华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四川成都平原属盆地地区,周边较高的地区当时很可能有着很高的文化。成都平原又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温暖湿润,雨量充沛,而且有很多的河流。当时茂密的丛林很适宜人类生存繁衍。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四周的居民开始慢慢向这里聚集,来自不同的地域的人,也带来了不同的技术和艺术,各方文化在这里汇集,这里成了中国西南地区最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之一。

传承谜团

谜团二:三星堆、金沙遗址究竟如何传承?
金沙遗址的发掘中,考古工作者对发掘出来的器物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出土的这些器物的形制上看很多都与据金沙村大约60公里的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器物非常的相似。尤其是金面具、金冠带和青铜小立人,都惊人的相似。
孙华介绍,金沙出土的青铜小立人仅有19.6厘米,这是金沙遗址中最具代表性的青铜器。它与三星堆出土的2米高的青铜大立人在造型方面极其相似,身上都穿着同样的长衣,摆出同样的姿态,一只手空空地攥着拳头。不同的仅仅是身高上的悬殊,但从金沙青铜小立人下面的一个小插件可以看出,它此前应该是插在一个大件上的一个物品。除身高的不同,形制上看,两个青铜立人所差无几。
古蜀国都城——郫县

古蜀国都城——郫县

金沙遗址中出土了金冠带上面刻有鱼、鸟、箭、人头图案,其做工也很精致。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图案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金杖上面的图案完全一致。孙华认为,金冠带与金杖都是至高王权与族权的体现和代表,二者表面上基本相同的纹饰具有相同的象征意义,反映出了金沙遗址三星堆遗址之间内在的紧密联系。
三星堆遗址的突然消失,给人们留下了很多待解的谜团。有猜测说:“三星堆的消失可能是外族的入侵。”还有猜测认为是受到洪水的侵袭,族人全部外迁所致。所有这些都是人们的猜测。金沙遗址的发现似乎可以解开一些三星堆突然消失之谜。
此外,金沙出土的22厘米的青玉琮在众多的玉琮中显得尤为突出,它的颜色为翡翠绿,雕工极其精细,表面有细若发丝的微刻花纹和一人形图案,上面的微雕图案令人叫绝,堪称国宝。
整个玉琮分为十节,玉琮上雕刻有40个人面纹和一人形图案,人体肥胖,头上戴有一个冠饰,双臂平举,两臂上都有一个上卷的羽毛形装饰,双脚叉开,长袖飘逸。整个玉器为青色,玉质非常温润,呈半透明状。从造型风格看与良渚文化完全一致。
成都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谢辉在谈到对金沙遗址出土部分玉器的几点认识的时候曾表示,金沙遗址青玉琮与良渚文化的玉琮仔细研究发现二者之间仍存在一些差异:首先质地不同,良渚文化的玉材多为鸡骨白,金沙遗址的是青玉;其次造像风格不同,在良渚文物中还没有发现青玉琮的造像风格的图案。

没有文字

谜团三:如此高的文明为何没有文字?
金沙遗址出土的大量金器、玉器都显示出了当时精湛的工艺,可是这种高度的文明到目前为止仍没能找到任何的文字,难道当时没有文字?
金沙遗址

金沙遗址

王仁湘说:“商代晚期至西周时期,并非没有文字,殷墟甲骨文是最好的证明。”在殷墟甲骨文没有被发现之前,人们并不知道商周有文字存在。在殷墟出土的龟甲、兽骨上可以发现,商代晚期商王室及其他商人贵族在龟甲、兽骨等占卜材料上记录了大量的与占卜有关事项的文字,也包括少数刻在甲骨上的记事文字。这个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商周不仅有文字,而且相当的成熟。
虽然金沙遗址中发现的卜甲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文字,但不代表这里没有文字存在,我们挖掘的仅是金沙遗址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有价值的金沙文化有待进一步的发掘,文字并不一定都刻在卜甲上,它很有可能在其他的可以刻字的材质上。没有发现并不代表没有,将来的情形还不好说,还不能马上下定论。还有可能是因为保存的关系,流失了很多。比如有可能把文字刻在树叶或者是树木上,虽然看到的大多都是刻在卜甲、铜器上的,但不能认为只有卜甲或者铜器上才会有这样的文字。
孙华认为,有没有文字有不同的说法。按照文献的说法,确实没有文字记载。此前有一种说法,一个名叫尸子的人曾在蜀国著书立说,如果当时没有文字的话就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说法。但是,这种说法暂时还没有得到证实。
四川也没有发现像楚国那样的帛书、竹简这些文物,但在四川商代晚期,还是可能有文字的,那时流传着一种“巴蜀符号”,但这种符号究竟是不是文字,截止2010年第六次三星堆考古结束还没有定论。

史籍记载

据《华阳国志》卷三蜀志载:周失纪纲,蜀先称王。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死,作石棺、石椁。国人从之。故俗以石棺椁为纵目人冢也。次王曰柏灌。次王曰鱼凫。鱼凫王田於湔山,忽得仙道。蜀人思之,为立祠於湔。
望丛祠

望丛祠

後有王曰杜宇,教民务农。一号杜主。时朱提有梁氏女利,游江源。宇悦之,纳以为妃。移治郫邑。或治瞿上。巴国称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更名蒲卑。自以功德高诸王。乃以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後户,玉垒、峨眉为城郭,江、潜、绵、洛为池泽;以汶山为畜牧,南中为园苑。会有水灾,其相开明,决玉垒山以除水害。帝遂委以政事,法尧舜禅授之义,禅位於开明。帝升西山隐焉。时适二月,子鹃鸟鸣。故蜀人子鹃鸟鸣也。巴亦化其教而力农务。迄今巴蜀民农,时先祀杜主君。
开明位号曰丛帝。丛帝生卢帝。卢帝攻秦,至雍。生保子帝。保子帝攻青衣,雄张獠、僰。九世有开明帝,始立宗庙。以酒曰醴,乐曰荆。人尚赤。帝称王。时蜀有五丁力士,能移山,举万钧。每王薨,辄立大石,长三丈,重千钧,为墓志。今石笋是也。号曰笋里。未有谥列,但以五色为主。故其庙称青赤黄白黑帝也。开明王自梦廓移,乃徙治成都
周显王之世,蜀王有褒汉之地。因猎谷中,与秦惠王遇。惠王以金一笥遗蜀王。王报珍玩之物,物化为土。惠王怒。群臣贺曰:“天承我矣!王将得蜀土地”。惠王喜。乃作石牛五头,朝泻金其後,曰:“牛便金”。有养卒百人。蜀王悦之,使使请石牛,惠王许之。蜀遣五丁迎石牛。既不便金,怒遣还之。乃嘲秦人曰:“东方牧犊儿”。秦人笑之,曰:“吾虽牧犊,当得蜀也”。
武都有一丈夫,化为女子,美而豔,盖山精也。蜀王纳为妃。不习水土,欲去。王必留之,乃为《东平》之歌以乐之。无几,物故。蜀王哀之。乃遣五丁之武都担土,为妃作冢,盖地数亩,高七丈。上有石镜。今成都北角武担是也。後,王悲悼,更作《臾邪歌》、《陇归之曲》。其亲埋作冢者,皆立方石以志其墓。成都县内有一方折石,围可六尺,长三丈许。去城北六十里曰毗桥,亦有一折石,如之,长老传言:五丁士担土担也。公孙述时,武担石折。故治中从事任文公叹曰:“噫!西方智士死。吾其应之”。岁中卒。
周显王三十二年,蜀侯使朝秦。秦惠王数以美女进,蜀王感之,故朝焉。惠王知蜀王好色,许嫁五女於蜀。蜀遣五丁迎之。还到梓潼,见一大蛇入穴中。一人揽其尾,掣之,不禁。至五人相助,大呼抴蛇。山崩,同时压杀五人及秦五女,并将从;而山分为五岭。直顶上有平石。蜀王痛伤,乃登之。因命曰五妇冢山。川平石上为望妇堠。作思妻台。今其山,或名五丁冢。
古蜀国区域图

古蜀国区域图

周赧王元年,秦惠王封子通国为蜀侯,以陈壮为相。置巴、蜀郡,以张若为蜀守。戎伯尚强,乃移秦民万家实之。三年,分巴、蜀置汉中郡。六年,陈壮反,杀蜀侯通国。秦遣庶长甘茂、张仪、司马错复伐蜀。诛陈壮。七年,封〔公〕子恽为蜀侯。司马错率巴、蜀众十万,大舶船万艘,米六百万斛,浮江伐楚,取商於之地,为黔中郡。
〔赧王〕五年,仪与若城成都,周回十二里,高七丈。郫城,周回七里,高六丈。临邛城,周回六里,高五丈。造作下仓,上皆有屋。门置观楼,射兰。成都县本治赤里街。若徙置少城。内城营广府舍,置盐铁市官并长、丞。修整里闠,市张列肆,与咸阳同制。其筑城取土,去城十里,因以养鱼,今万岁池是也。惠王二十七年也。城北又有龙?池,城东有千秋池,城西有柳池,〔西北有天井池,津流径通〕,冬夏不竭。其园囿因之。平阳山亦有池泽,蜀王渔畋之地也。
赧王十四年,蜀侯恽祭山川,献馈於秦昭襄王,恽後母害其宠,加毒以进王。王将尝之。後母曰:“馈从二千里来,当试之。”王与近臣,近臣即毙。王大怒,遣司马错赐恽剑,使自裁。恽惧,夫妇自杀。秦诛其臣郎中令婴等二十七人。蜀人葬恽郭外。十五年,王封其子绾为蜀侯。十七年,闻恽无罪冤枉死,使使迎丧入葬郭内。初则炎旱三月,後又霖雨七月,车溺不得行。丧车至城北门,忽陷入地中。因葬焉。蜀人因名北门曰咸阳门。为蜀侯恽立祠。其神有灵,能兴云致雨。水旱祷之。三十年,疑蜀侯绾反,王复诛之。但置蜀守。张若因取笮及楚江南地焉。

历代君主

古蜀国历代君主:
望丛祠中的望帝、丛帝像

望丛祠中的望帝、丛帝像

蚕丛王朝
蜀王蚕丛(教会古蜀国人民养蚕技巧的君王)
柏灌王朝(教会古蜀国人民种植技巧的君王)
蜀王柏灌
三鱼凫王朝(教会古蜀国人民捕鱼技巧的君王)
蜀王鱼凫
四杜宇王朝(?~约前666)
蜀望帝(杜宇)(杜宇因为过于相信一位大臣的话而让位给手下大臣,结果大臣残暴无道而杜宇又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化为杜鹃)
开明王朝(约前666~前316)
1、开明丛帝鳖灵
2、开明卢帝万通(又称成帝)
3、开明保子帝芦保(又称褒子帝)
4、开明青帝胡
5、开明赤帝(又称别帝)
6、开明黄帝
7、开明白帝
望帝之陵

望帝之陵

8、开明黑帝
9、开明圣帝
10、开明尚
11、开明后王
12、开明末王(又称芦子霸王)-前316年
(六)蜀侯国(前314~前285)
13、蜀侯嬴通国公元前314--前311年
14、蜀侯嬴煇(恽) 公元前308--前301年
15、蜀侯嬴绾 公元前300--前285年
(七)安阳国(约前316~前207)
开明制 前316~前257
开明泮 前257~前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