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宿 - DGSO百科

原宿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原宿,是东京都涩谷区的一个地区,范围约为明治神宫、代代木公园、竹下通、表参道、国立代代木竞技场一带,是日本著名的“年轻人之街”,东京时尚的核心秘密,走在这里的每一个潮人和街区里的一切,完美地组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时尚生态圈”。 原宿和代官山、涩谷一起被成为是东京街头文化的代表,聚集了很多时尚前卫的店铺和一群追捧它们的年轻人,所以街头的行人就是时尚的载体。从原宿站周边到表参道周边范围的泛用地名。在1965年(昭和40年)被废弃的町名。区域范围相当于从原宿一丁目到三丁目,表参道北侧,神宫前一丁目到四丁目,原宿站(旧时町名是隐田三丁目)和竹下通周边算町域外。

形成过程

东京的原宿成为年轻人文化的“信息中心”是在60年代左右。原宿流行之初是一群乘着高级外国车的年轻人。他们最初是受了美国占领时带来的美国文化的影响。70年代初,日本产生了时装杂志,作为时装杂志代表的《anan》上登出了专辑“东京街头发现外国的原宿物语”,使原宿的形象传遍了全国。那以后的10余年间,有关原宿报告经常出现在代表性时装杂志《anan》、《non-no》中,逐渐巩固了领导潮流的地位。在70年代,原宿的流行通过时装杂志介绍普及到了全国。进入80年代,原宿流行开始进入成熟的时代。从原宿诞生的“原宿品牌”迎来了高潮,产生出了“竹笋族”,以竹下通为中心的“少年文化”渐渐开花结果,出现了不少追梦故事。

服饰特点

2009年1626五周年纪念册上日本栏目中采访米原康正时,其中他描述:“原宿系是坚持自己的风格,不受任何人影响的一类。”而这正与涉谷相对,涉谷系则是在服装和行为上都加以模仿。
“竹笋族”是79年夏天开始在原宿的步行天国一带出现的装束独特的少年群体,语源出自原宿原有的“装饰竹笋”的风俗。他们上身穿原色披风式外套、下穿灯笼裤、身上挂着的姓名卡、各种徽章、发卡、布制玩偶,脚下穿着白色运动鞋。开了男性装饰的风气。当时,有钱的成年人每天晚上可以到迪斯科舞厅跳
原宿竹笋族
舞,而没钱的的高中生们只能等星期天在马路边消散自己的过剩能量。他们把跳舞用的衣服装在袋子里,到了表演场所附近的代代木公园再换上。后来路边跳舞的少年中有人被媒体发现捧成了红星,这种流行走到了最高潮。后来,竹笋族的流行终于开始走下坡路,路边演唱的传统却脉脉不绝。
原宿的流行多是青少年自愿组合乐队的演出服,这些色彩夸张、式样怪异的服装,在自己的家附近穿出来,会被家长或邻居斥责,但在原宿,无论多么夸张都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在这里穿出的服装,自然而然地带有一种展览或表演的性质,服装的搭配本身就反映着一种审美感、一种匠意。每个普通的人都可以任意参加,以获得注目的多少为判断标准。这也是为什么原宿的服装流行比起涩谷来,显得色彩丰富而夸张的原因。到了90年代原宿的流行终于离开了模仿的轨道,向着创造独有的时装文化迈开新一步。

发展历程

日本原宿是东京街头文化的代表,是日本著名的“年轻人之街”。可以说原宿就是给年轻人张扬个性的地方,尤其是盛行的古着与混搭风。
原宿
原宿和代官山、涉谷一起被成为是东京街头文化的代表。可以在街头看到很多打扮好了的年轻人,有cosplay,也有单纯原宿的(注:cosplay并不等同于原宿)。他们三五成群拖着装有衣服箱子,在十字路口旁的街头聚集着,不是为了商业活动,而是自发的。有家店铺打着“人类历史上最低价”的招牌,一件衣服30日元,也就是不到两块钱的样子,有的店铺里面一块破布要卖个上万日元,所以不能以外观来判断它们的身价。年轻人在东京,有赶不完的时髦,朝拜不完的时尚殿堂,走访不完的个性小店。
根据年龄、口味划分,东京时下最热的两大年轻时髦重地是原宿和代官山。国际闻名的青山区则是高级时装的展示舞台,且另作别论。
感觉较年轻活泼的原宿这一两年扩充版图,发展出“里原宿”这片新天地。要找更新鲜的个性小店,嗅觉敏锐的时髦男女都往里原宿钻,散布在代官山窄街小巷的时尚商店高贵优雅中显示独特个性。

追求时尚

原宿
时尚就从东京原宿街区散发开来,甚至亚洲某个角落里另外一个年轻人也会被他的一身行头撼动。潮人们用充满想象力的搭配震撼着摄影师青木正一。他创办了几本日本最流行的街拍杂志—专拍男性的《TUNE》,以及以女性为拍摄对象的《FRUiTS》,被称为街拍界的教父。里原宿的小店附近徜徉着一串串不经意被拍或者根本是精心打扮等着被拍的人。潮人们习惯穿戴整齐,逛逛里原宿,或者去表参道淘点好货。这里有他们想要的一切,T台、街拍、仓库—沓沢祐介的一身行头,除了在法国买的围巾外全部都来自这里。竹下通一带,小吃店、可爱便宜的杂货店、服装店是中学生的乐园;稍有些个性的或者高中生、大学生会去里原宿—这个隐藏在住宅区的店铺集中地—淘自己喜欢的衣物;等到他们再长大一些,表参道街边靠马路的大好店面正是为他们准备。在安藤忠雄设计的沿街绵延250米的购物商场表参道之丘(Omotesando Hills)里,有各类国际一线品牌商品;再往前走,就是高档品牌林立的青山。
这个街区全是短街段,走不到二三十米就会有纵横的小巷子构成的十字路口。这里曾经是住宿区,大部分临街房屋都租给了做生意的年轻人。她们的品牌是最普通却也最好销售的一类日系风格,几乎每个日本女孩的衣柜都有可爱系的衣服—即使是那些硬摇滚风格的女孩们。在她们的文化中,根据时间、地点、对象选择不同穿衣风格是一种传统,而且早在幼儿园时代就从母亲那里得到传承。佐藤的拉杆箱里装着设计图、在日本拍好的服装样品照片、新款衣服的样本、色版、卷尺,按照计划,一般会在香港待4天,根本没有时间逛街。香港有十几家与她们合作的制衣贸易公司,每次去都要根据当季新品需要选择几家然后挨个拜访。

时尚源地

最早的东京街头时尚正是源自这里。日本人自己毫不掩饰地表达他们对原宿的自豪,他们把几十年前的黑白照片放大挂在路旁,那是当年带着垫肩画着浓妆的街拍潮人。高档住宅区,光鲜得不得了的设计师们,还有出没在这一带的洋气到耀眼的人,那时是原宿时尚的天堂,没有车辆,常有音乐会。年轻人三两聚集在一起,小店的店员、美容师,他们是原宿活力的来源。整个东京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这么多容忍奇装异服却充满自信的孩子,在其他街区他们可能只会穿校服。但是住在这个街区的人和警察对不断大量涌来的年轻人头痛不已—巅峰时原宿步行街区聚集了10万人。在存在了20年后,这条步行街于1996年完全被废止。但是“自由”,这个时尚最重要的基因,留在了原宿—这真了不起。

街头活动

标新立异

原宿站只有一个进出口,步出就是竹下通,竹下通的店铺营业时间大多是早上十一时至晚上八时。遇上怪人强拉你进他们的店,坚拒便可。
遇上原宿族,可邀他们拍照,他们大都来者不拒,还感到很自豪呢!
星期天最热闹,一定要到明治神宫和代代木公园的跳蚤市场看看,错过就很可惜。原宿是日本的潮流指标,大街小巷都被“朝圣”的年轻人挤得水泄不通。到原宿除了搜索至in的新装,很多旧衣服也值得细看。买货点有星期六日的跳蚤市场,更有不受天气、时间限制的店铺。二手风早已吹到香港,但香港二手店的规模和款式当然不及彼帮。
有人曾说过在原宿,我们可以看到日本的传统与先锋在此和谐地交汇,彼此相安无事。是的每当看到身穿和服前往明治神宫参拜的路人,跟星期天的原宿族,在我们面前交织而过时,我们总会对原宿这地方有另一种深刻的体会。日本青少年负荷着生活上、学业上的压力,厌恶这个社会总是充满千篇 一律的框框,所以企图在精神上寻找突破与逃亡。原宿街头正好成了她们标新立异的场所。原宿是日本年轻人最为活跃的地方。在原宿地铁站外不远的一隅,就在明治神宫外端入口处的神宫桥上,总会有成群结队的年轻人,大多数为少女,在这里粉墨登场。每逢星期天的晌午,你总能见到一个个浓脂艳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纷纷到此亮相。这里的少女一身奇装异服,有的打扮成医生和护士,披上白色外套,颈项还悬着听筒,有的在发梢间系上颜色羽毛,令人联想到了飞禽走兽,是蓝凤凰?抑或乌鸦?有的染一头红发,着一身红黑配搭,还穿引了绳线无数。有的则脸上纵横线条,或故意在眼影下残流几道参差不齐色彩。有的涂着电掣似的唇膏颜色,抹一嘴黑唇,是撒旦化身?是鬼魅复活?难免使人思绪畅游宇宙人寰。蓝与黑的飞毛走羽,不知金庸想像中的“蓝凤凰”形象是否如此? 自由自在地趴在街道上,丝毫不需要顾及他人的眼光。

想像空间

初时看到打扮得妖里妖气,人不人鬼不鬼的,心里免不了带点儿战兢,感觉她们恍如凶神恶煞的模样,担心自己瞅多了几眼会惹来“杀身之祸”!后来才发现实际上她们并不可怕,而且还很友善,乐意让人摄取她们的照片!这些青春少女,年龄介于12至16岁之间,大部分是中、高校女学生。这些少女们身上的服装,大多数是自己亲手制作的,只有一小部分的衣着是在原宿街上特别服装店购买的。在这里,一切就只有那么一个规则:没有规则。参与者有那么自由的创作空间,任随天马行空!衣服可以缤纷七彩,头发可以五颜六色,化妆可以五花八门,把自己的创作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有妖治的粉饰,也有较简单的摇滚打扮,任君鉴赏。

另类文化

原宿
日本报章上读过如斯的报道,日本青少年负荷着生活上、学业上的压力,厌恶这个社会总是充满千篇一律的框框,所以企图在精神上寻找突破与逃亡。这里就是她们标新立异的领域,是属于她们自己的轻松地带,丝毫不需要顾及旁人的眼光,是躺是坐是站,一切皆是她们疲惫以外的松懈!所以星期日的晌午,在神宫桥上,你不会错过那妖艳夺目的一群。无形中,这已是神宫桥上的一幕风景,是游人的一个景点,是年轻人发挥创造力的一道途径,也是女生们发泄烦闷的一项管道;更加重要的是,她们已塑造了日本新生代的另类文化。

观光

  • 竹下通り
  • 裏原宿
  • ラフォーレ原宿
  • 表参道ヒルズ
  • FOREVER 21
  • THE TERMINAL
  • キデイランド原宿店
  • 东郷神社
  • 太田记念美术馆

评价

“跟涩谷的喧哗和混乱相比,原宿是个可以怀着轻松心情消磨一两小时的地方。
只要你步出模仿英国乡村风格兴建的原宿车站,便会看到已成原宿经典标记的一对惹眼招牌。穿过那条永远挤满人的小径,就是你在报纸杂志上,一定看过的人气热点竹下通。
原宿几年前的竹下通,主要售卖明星照片和偶像精品,随着明星精品店的没落,取而代之的,是很多很有看头的精品杂货小店。当然少不了为原宿族而设、售卖色彩极鲜艳夸张的奇装异服和银器的专卖店。普通人根本不敢穿在身上。
来到原宿,绝不可错过到LAFORET百货公司吸收最新潮流信息。 女孩子一头栽进去,就会如狼似虎地买买买,简直是一发不可收拾,简直是男人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