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座 - DGSO百科

三角座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三角座(Triangulum, 发音为 /traɪˈæŋgjʊləm/)是一个北天星座,面积131.85平方度,占全天面积的0.320%,在全天88个星座中,面积排行第七十八位。三角座中亮于5.5等的恒星有12颗,最亮星为天大将军九(三角座β),视星等为3.00。每年10月23日子夜三角座中心经过上中天。它是现代88个星座中的其中一个,也是被托勒密列出的48个星座之一。

星座简介

M33
三角座(Trianguli)中有亮于6等的星15颗,其中最亮星为三角座α3.00等、β星3.41等、γ星4.00等,它们组成了几乎等腰的瘦长三角形。与英仙座、仙女座、白羊座、双鱼座、白羊座相邻。包含的梅西耶天体M33
三角座并没有视星等为1的恒星。其最亮的星体是白巨星三角座 β(3.00m),三角座β有一个靠得很近的较暗的伴星。而第二亮的恒星,是黄白次巨星三角座 α(3.41m),它也有一颗靠得很近的较暗的伴星,位于三角形的顶点。三角座6是“迷人的双星,有着明显的颜色对比”,并可由中型望远镜分成一颗黄色的亮星和一颗蓝色的暗星。这两颗星是紧密的联星

研究历史

这个不太亮的三角形小星座,在几千年前就引起人们的注意,曾经有过不少名称。古代希腊人称为“三角板座”;古罗马人把它叫作“天上的西西里岛”,因为意大利的西西里岛就是三角形的;后来还有人称它为“三位一体座”或“圣彼得之尺座”。它的设立来源于托勒密的著作。

重要主星

星座主要星体

拜耳命名法 弗兰斯蒂德命名法 其他名称 中国星官 视星等 备注
三角座α 三角座2 Mothallah 娄宿增六 3.41 三角的顶点
三角座β 三角座4 Deltotum 天大将军九 3.00 ----
三角座γ 三角座9 ---- 天大将军十 4.03 ----
三角座δ 三角座8 ---- 天大将军十一 4.84 ----
三角座ε 三角座3 ---- 天大将军增五 5.50 ----
三角座ι 三角座6 ---- 天大将军增六 5.15 ----
---- 三角座5 ---- ---- 6.20 ----
---- 三角座7 ---- 天大将军增七 5.25 ----
---- 三角座10 ---- 胃宿增一 5.25 ----
---- 三角座11 ---- ---- 5.55 ----
---- 三角座12 ---- 胃宿增二 5.25 ----
---- 三角座13 ---- ---- 5.85 ----
---- 三角座14 ---- 天大将军增八 5.15 ----
---- 三角座14 ---- 天大将军增十七 5.15 三角座14中文星官名有两个,写一起超过了10个字
---- 三角座15 ---- ---- 5.35 ----
---- ---- ---- 奎宿增十二 7.50 ----

深空天体

M33

M33是我们本星系群里一个中型的螺旋星系,因为它位在三角座内,所以也常被称为是三角座星系。
M33
虽然M33的半径只有我们银河系和仙女座大星系(M31)的三分之一,不过它还是比本星系群内的矮椭圆星系要大上不少。由于M33离M31很近,所以有部份天文学家认为它是M31的一个卫星星系。M33离我们的银河系也不远,因此它的视张角足足有满月的两倍,用一副好的双筒望远镜就能看到它。上面这张高解析影像,清楚地显示星系组成化学元素所发出的光,红色的辉光是来自氢元素,氧辐射出蓝色的辉光。拍摄这张影像的目的是要清楚分辨出发射星云和恒星,以方便研究星系如何产生。
它还有另外两个流行的名字包括风车星系或者就叫三角座星系。M33的直径有5万多光年,是仙女座星系(M31)和银河系之后,在本星系群内第三大星系。M33距离银河系大约3百万光年,M33被认为是仙女座星系的卫星星系,如果这两个星系内也存在像人类一样的生物的话,其中的天文学家就能看到对方星系内巨大壮观的旋涡星系统。这张从地球上看到的清晰广域影像,精细的展现了M33的蓝色星团和略带粉色的恒星形成区域,那里留有星系松散而破损螺旋臂的踪迹。事实上,巨大的NGC604是M33内最大的恒星形成区域,可以看到它位于星系内1点的位置。就像M31一样,M33内有规则的变星数量能使得这个附近宇宙的循环指标来确定距离范围。三角座位于秋季四边形中飞马座β星和仙女座α星的连线向东延长1.5倍处,座内一颗3m星和两颗4m星构成了一个细长的三角形。

NGC 925

螺旋星系,长度10角分,视星等为12。

NGC 672

棒旋星系,长度5角分、视星等为11.6。

NGC604

发现者弗里德里希·威廉·赫歇尔
发现日期1784年9月11日
其他编号坐标
历元J2000.0
赤经34分32.6秒
赤纬30°47'4"
其他资料
星座三角座
星体类型星系星等12 这是哈勃望远镜拍摄的星云NGC604,它在螺线星系M33的附近,位于三角座,距离270万光年。星云范围将近1500光年。在NGC604的中心有超过200颗恒星,它们比我们的太阳更巨大。因为它们的加热使气体发出光来。星星有时会在一片混沌中诞生。约300万年前,在邻近的星系M33内有一团蕴含许多高密度气团的巨大云气,而这些高密度气团会因为重力塌陷而形成恒星。NGC604就是这么的庞大,使得它“生出来”来的星星多到可形成一个球状星团。从下面哈勃太空望远镜的影像内可以看到这团云气内有许多年轻的恒星以及原始遗留下来的云气。有些恒星因为质量太大以致于早就演化完毕而爆炸成超新星。而其它遗留下的超亮恒星辐射出的高能光使得周围的氢被游离而形成了我们所知的最大游离氢云气之一,其大小跟我们银河系邻近的大麦哲伦星云中的蜘蛛星云相当。

NGC784

发现者德亚瑞司特
发现日期1865年9月20日
其他编号UGC1501,MCG5-5-45,ZWG503.74
坐标
历元J2000.0
赤经2时1分17.1秒
赤纬28°50'17"
其他资料
星座三角座
星体类型星系
星等11.5
表面亮度13.9
蓝等12.1

NGC738

发现者威廉·帕森思
发现日期1850年10月11日
其他编号ZWG503.57,6ZW113,NPM1G+32.0085
坐标
历元J2000.0
赤经1时56分45.6秒
赤纬33°3'32"
其他资料
星座三角座
星体类型星系
星等15
表面亮度12.1
蓝等16

NGC739

发现者罗夫·科普兰
发现日期1874年1月9日
其他编号MCG5-5-30,ZWG503.59,ARAK67
坐标
历元J2000.0
赤经1时56分54.6秒
赤纬33°16'2"
其他资料
星座三角座
星体类型星系
星等14.1
表面亮度13.3
蓝等15

NGC592

发现者德亚瑞司特
发现日期1861年10月2日
其他编号
坐标
历元J2000.0
赤经1时33分12秒
赤纬30°38'47"
其他资料
星座三角座
星体类型星系
星等13
表面亮度蓝等

NGC588

发现者德亚瑞司特
发现日期1861年10月2日
其他编号
坐标
历元J2000.0
赤经1时32分45.7秒
赤纬30°38'56"
其他资料
星座三角座
星体类型星系
星等13.5
表面亮度
蓝等

NGC603

发现者威廉·帕森思
发现日期1850年11月16日
其他编号
坐标
历元J2000.0
赤经1时34分44.2秒
赤纬30°13'57"
其他资料
星座三角座
星体类型三星系统
星等
表面亮度
蓝等

星座神话

古希腊称三角座为Deltoton,它代表河的三角洲,尤其是尼罗河三角洲,所以它被命名为“河的礼物”。它也代表农业女神得墨忒耳(Demeter)住的西西里岛(古希腊人称之为特里纳克里亚岛);西西里是献给得墨忒耳的祭品,珀尔塞福涅(Persephone) 就是从这里被冥王哈得斯(Hades)带走的。

星座扩展

三角座大星系

三角座大星系(M33)
开放分类:星系
赤经01:33.9(小时:分)
赤纬+30:39(度:分)
距离3000(千光年)
视亮度5.7(星等)
视大小73x45(角分)
可能是由Hodierna在1654年以前发现的。1764年被CharlesMessier独立地重新发现。
三角座大星系是本星系群中又一个重要成员。这个星系与它的大型邻居,仙女座大星系M31,
仙女座大星系
和我们的银河系相比,要小得多,但这才更接近宇宙中漩涡星系的平均大小。本星系群的小型成员星系之一,LGS3,可能是M33的卫星星系,它本身也可能是仙女座大星系M31遥远,但却有引力相联系的伴星系。
按照R.BrentTully的数据,正以182千米/秒的速度接近我们(太阳系),或者按照NED的数据,速度为179+/-3千米/秒。修正了我们绕银河系中心的运动之后,它仍以24千米/秒的速度靠近我们的星系。
M33最早可能是由Hodierna在1654年以前发现的(同时被发现的可能还有疏散星团NGC752)。1764年8月25日,这一天体被CharlesMessier独立地重新发现,并被他编入星表。虽然在其他情况下WilliamHerschel总是避免在他的巡天中给Messier天体加上编号,然而他还是基于1784年9月11日的观测,将这一天体编号为HV.17。同样因为Herschel的星表,M33中最明亮,最大的HII区(包含着电离氢的弥漫发射星云)也得到了自己的NGC编号:NGC604(WilliamHerschel编号为HIII.150);它位于这个星系的东北部;即我们照片中靠近顶部的明显亮斑。这是目前所知最大的HII区之一:它的直径接近1500光年,谱线与猎户座大星云M42相似。HuiYang(伊利诺斯大学)和JeffJ.Hester(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利用Hubble太空望远镜拍摄了NGC604的照片,分辨出超过200颗最近那里形成的年轻高温大质量恒星(约15到60倍太阳质量)。
M33是WilliamParsons,第三代Rosse爵士辨认出的首批“漩涡星云”中的一个;参见他的素描。它也是首批因为发现了其中的造父变星,而被辨认为星系的“星云”之一;EdwinHubble在1926年发表了基本的研究结果(Hubble1926)。旋臂中的其他几个亮斑也被分配了相应的NGC星表编号:分别是NGCs588,592,595,和NGC603(RNGC认为后者并不存在,尽管他们提到它也被收录在Zwicky星表中),还有ICs131,132,133,134,135,136,137,139-40,142,和143(NGC2000.0将IC134和139-40列为恒星,然而Webb深空观测者协会手册,第4卷[星系],第215页上则出现了IC139-40的照片,这张照片是由德克萨斯大学,McDonald天文台的RonaldJ.Buta提供的)。其中一部分也被标注在我们的星图上。KennethGlynJones指出它们可以用12.5英寸的望远镜观测到。WilliamH.Waller使用HST研究了巨大的发射星云NGC595(参见Astronomy,1995年6月,第16-18页);在Hubble的帮助下,他解析了出使星云中的气体受激发光的高温大质量恒星。我们的照片,是DavidMalin在LaPalma山上,通过安装了摄影平台的IsaacNewton望远镜(INT)拍摄的,显示出了这个美丽的Sc型漩涡星系旋臂中的许多天体(例如NGC604,即我们照片上半部分,靠近左侧边缘的明显红斑)。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查看有关这张照片的更多信息。利用不同的方法,DavidMalin从这张INT拍摄的M33照片中处理出不同的图片以突出不同的特征。 Hipparcos卫星的结果导致了宇宙距离尺度的重新修正,因此也影响到M33的距离:目前的观测值约为300万光年。大部分数据给出的距离为230到240万光年,但是SkyCatalogue2000.0给出的数值略大于290万光年(900kpc),碰巧与根据1997年Hipparcos卫星的结果,重新修正了造父变星距离之后的数据更为接近。1991年对M33中造父变星的研究(Freedmanet. al.,1991)表明,M33到我们的距离比仙女座大星系M31略远一些。按照我们的距离数值,M31到M33之间的距离约为75万光年。利用前面的数据,它在主轴方向73角分的角直径(约是月亮直径的2.5倍)对应的真实尺度约为5万光年,是银河系直径的一半。然而,最暗的外缘似乎延伸得更远,因此实际的直径可能是6万光年以上。三角座大星系的质量被估计为介于100到400亿太阳质量之间。
三角座大星系M33是Sc型星系,甚至是这一类星系中偏“晚”型的,因此Tully(在邻近星系星表中)将其归类为Scd。明显的旋臂中点缀着偏红色的HII区(包括NGC604),还有由年轻恒星组成的偏蓝色的云块。Baade也发现了其中的星族II型恒星,球状星团也被发现。尽管三角座大星系中还没有发现超新星,但一些超新星遗迹已被发现,并且被射电天文学家高精度定位。至少发现了112颗变星,包括4颗新星和大约25颗造父变星。还有一个强X射线源也位于这个星系中。
对观测者来说,在极其良好的条件下可以用肉眼瞥到这个星系;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肉眼可见的最远天体(还有极少目光锐利的观星者报告说在极好条件下成功看到了M81,但这只是极其例外的情况)它在优质双筒望远镜中比较明显,但由于它相当大的总亮度非常均匀地分布在接近四倍月亮面积的区域内,其表面亮度极低。因此很难,甚至不可能用高倍率的望远镜观测到它——对这个天体来说,最低的放大倍率最好!笔者曾用6英寸望远镜在25倍时获得了观测M33的最佳效果。对天体摄影家来说,M33也是最有价值的目标,用相当便宜的器材就可以捕捉到它的旋臂和较明亮的星云。
拥有大型望远镜(超过40厘米口径)的野心更大的观测者可以尝试寻找M33的球状星团;RichJakiel用50厘米望远镜观测到了5个M33中的球状星团。

“夏日三角座”

科学家们在法国中部著名的Lascaux山洞群的墙壁上发现了一幅史前地图。据悉,这幅地图据今已有16500年(冰川时代)。它所描绘的是当时夜空中3颗最耀眼星星的方位图,而这3颗星星也就是现在天文学上称为“夏日三角座”的群星。所谓“夏日三角座”,就是现在人们认识的天琴座中的织女星、天鹰座牛郎星和天鹅座天津四。有关人士认为,这幅星座图的发现,把人类对该领域的认识时间推进了上千年。参与这项研究的德国慕尼黑大学教授说,由这幅地图描绘的情景可以看出,史前人类对天文学掌握的程度要远比我们现在想象的要精深得多。1940年,科学家在法国发现了Lascaux岩洞群,并发现岩洞内部有大量史前人类绘制的动物图案。这些图案不仅显示了早期人类的生活水平,而且主要反映了当时人类对科技的认知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