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甘如 - DGSO百科

丁甘如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丁甘如((1917—1995),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福建省上杭县人;1932年参加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作战科测绘员、援西军司令部作战参谋;参加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抗日军政大学区队长、中央军委作战局作战科副科长、情报处副处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第地纵队一师副参谋长、东北军区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军军事科学院外军研究部、战史研究部副部长,成都军区副参谋长等职务;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95年3月29日因病在成都逝世,终年78岁。

人物简介

丁甘如(1917—1995),曾用名棠蕃,福建省上杭县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福建军区司令部作战科测绘员。1934年年进入红五军团随营学校学习。后任红12军第102团团部勤务员,福建军区司令部测绘科测绘员,红12军第34师师部测绘员,红5军团第13师39团团部测绘员,红30军第91师师部测绘员,援西军司令部作战参谋。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第一大队八区队区队长、校务部队列人事股股长,军委总参谋部作战局参谋。1940年进入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后任军委作战局作战科副科长、情报科科长、情报处副处长。1944年负责同美国军事观察组的军情组联系,交换有关日本陆空军的军事情报。
解放战争时期,赴东北干部大队大队长,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1师副参谋长、参谋长,东北军区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兼沈阳卫戍司令部参谋处处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司令部情报处处长。1950年入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参加了所有战役的实施。1956年出任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武官。离任回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外军研究部、战史研究部副部长,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委员,成都军区副参谋长、成都军区司令部顾问。
1955年9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独立自由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5年3月29日因病在成都逝世,终年78岁。

红色功勋

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次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第十二军师部测绘员、援西军作战科参谋。参加了中央苏区反“围剿”和长片。1937年入延安抗大学习。后任抗大总校校务部股长,中央军委作战局科长、情报处副处长,燕北民主联军师参谋长。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办公室主任。1956年后,历任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武官,军
丁甘如

丁甘如

事科学院外军研究部、战史研究部副部长。
丁甘如参加长征时年仅17岁,是中革军委参谋长刘伯承在长征途中开办的“红小鬼”参谋训练班的一员。1940年组织上选派丁甘如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结业后,重返军委一局,任情报处副处长。
在此期间,丁甘如的工作得到了中央军委参谋长兼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的器重。图为八路军沿黄河向察绥进军。抗战胜利以后,国共两党进行了关东大角逐,丁甘如率一支干部大队随三十万出关大军进入了黑山白水。在东北战场,丁甘如所在的一纵一师在辽沈平津战役上,纵横驰骋,打了许多硬仗、恶仗、漂亮仗。金山堡,秦家窝一战,吃掉“国军”4000余人,重创“天下第一军”新一军;郭家屯一战,会合友军全歼敌八十八师;四平血战,突破“固若金汤”城防,攻锦州、克沈阳战天津,战功卓著。
1944年,美国军事观察组到延安丁甘如王政柱负责同美国军事观察组的军情组联系,交换有关日本陆空军的军事情报。丁甘如根据前方各地区的报告,整理出日军的动、静态情况,包括作战行动、部队调动、战斗序列和部署,以口头方式向美国军事观察组军情组负责人通报。观察组组长包瑞德评价说:“他们在全部情报专家中是最真诚的,对于有关日军的情况掌握得最迅速。我们所希望的,他们都有,甚至比我们希望的更多。”丁甘如回忆说:美军重视情报来源和根据,对情报质量要求严,有周密的监察方法,工作方法比较科学。
解放战争中,丁甘如在东北野战军1纵1师任副参谋长、参谋长,后到东北军区从事情报工作。1950年丁甘如入朝,参加了所有战役的实施。回国后,丁甘如曾出任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武官。

将军诗选

过雪山草地(一九八六年)
万苦艰辛出重围,
又入雪山荒原地;
饥腹奇寒旦可忍,
难碍高原气体稀。
三军肝胆硬如铁,
经得狂风暴雨侵;
饥寒交迫不挂齿,
位于四川境内的夹金山

位于四川境内的夹金山

全靠主义照征程。
神兵飞夺腊子口
会师陕甘挫追敌。
日寇深入民族危,
为求解放战到底。
悼战友(一九八六年)
三过草地苦难熬,
雨夜栖身牛粪房;
篝边战友长辞去,
别前鞠躬泪含眸。

回忆长征

1935年6月,中央红军突破国民党军芦山、宝兴防线,随后来到了长征路上第一座大雪山——夹金山
丁甘如来自气候炎热、潮湿的福建,以前从未见过大雪山,更不用说爬了。一见到雪山,觉得非常壮观。白雪皑皑,一片银色,雪连天,天连雪,全是雪的世界。
可真正爬起来,却一点也不觉得美了。
夹金山被当地老百姓叫做神仙山。他们告诉红军,只有神仙才能登越夹金山。如果你能在山上张开嘴,山神就会把你掐死。总之,夹金山是一座不可思议的山。鸟儿都飞不过去,人最好是别靠近它。
丁甘如跟着队伍爬山,起初似乎还很顺利,后来突然进入了冰雪世界。雪山刺得睁不开眼睛,没有路,空气又稀薄。人们在冰上滑行,摔倒了,要站起来,浑身无力,有的就这样永远地躺倒在雪山的怀抱里了。
翻过几座大雪山后,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8月6日,党中央在毛儿盖附近的沙窝开会,决定混合编成左、右两路军,同时并进。左路军包括一方面军的五军团、九军团和四方面军的九军、三十一军、三十三军,于卓克基集中,在朱德张国焘刘伯承的率领下,经草地到阿坝,然后向东出墨洼,到班佑与右路军会师。
如果雪山给了丁甘如困难的话。接着面临的草地,才是一场对他更艰苦的考验。张国煮阴谋分裂中央,让左路军过了三次草地,丁甘如吃尽了苦头。
草地的气候变化无常。一忽儿烈日,一忽儿冰雹,时而下雨,时而大雾,时而雨雪交加,狂风怒吼,就象魔鬼的恶作剧。草地没有夏天,只有延长了的冬天。
1984年,丁甘如回忆过草地还历历在目(哈里森·索尔兹伯里《长征—前所末闻的故事》第二十五章(魔毯)):当红五军团经过这里时,没有帐篷,没有牧民,没有耗牛,也没有羊群,只有寂寞的野花。在野花的下面隐藏着沼泽,一分钟之内就能把人吞掉……
草地里有小块的硬地,可以经得住一个人站在上面,但它们在野草底下,很难辨认。沼泽软得像豆腐一样,积水经常漫过胯骨。掉进沼泽里的人,伙伴还没来得及拉上他们,便消失了。有时连救援者也会同被救者一起消失在泥谭之中……
粮食日益减少。本来草地上的东西就少得可怜,仅有的一点也都被前面的人拣走了。不久,红军便开始煮自己的皮带和马具(如果能够弄到水烧煮)。水是一个问题。草地上的水大都有毒。战士们一个个都因剧烈的腹疼和急性痢疾而躺倒……
粗糙的整颗的谷粒和麦粒通过肠道排泄出来时带着血污。面临着饥饿威胁的后卫部队,挑拣着这些谷粒,就象麻雀从马粪中拣燕麦粒一样,把谷粒洗净煮沸后就狠吞虎咽地吃下去。
八月和九月是草地上雨季高峰。无法保持干燥。没有地方可以宿营,人们抱着自己的膝盖,蜡成一团坐在小丘上过夜,小丘小得连腿都伸不直……
红五军团走出草地的时候,成了一支槛楼不堪、瘦得只有骨头架子的队伍。

抗美援朝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为保卫中国东北地区的安全和援助朝鲜人民的反侵略战争,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率领下,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
10月25日,志愿军刚入朝,就在仓促的情况下与“联合国军”接上了火,第一次战役的时间也是从这一天算起直到U月7日结束。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抽出时间研究并宣布了志愿军司令部总部的正式任命,成立了一个直属彭德怀领导的司令部办公室,负责作战指挥和来往电文处理等公务,大家习惯称“彭总作战室”。组成人员有彭德怀、张养吾杨凤安成普、徐亩元、丁甘如、杨迪等。赵南起是朝鲜语翻译,毛岸英是俄语翻译,也分别被任命为作战参谋和机要秘书
丁甘如被任命为作战处处长、志愿军首长办公室主任。
1950年11月13日,志愿军各路将领齐集在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室,总结第一次战役的经验教训,研究部署第二次战役。
在这次会议上,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受到彭德怀的一阵严厉批评。
梁兴初觉得受了很大的委屈,开完会后饭也不吃,便匆匆往回赶,丁甘如觉得作为作战处处长,又是梁兴初的老部下,很有必要劝劝老首长。
丁甘如便来到梁兴初住处。他向梁兴初转告了彭总的话:“会上我可能批他们批得重了些,我彭德怀就是这个脾气,不要因为挨了批就泄了气,下一仗要打好。”梁兴初拍腿高叫:“我要不打出三十八军的威风来,我梁兴初就辞职!”
经过一阵倾心交谈,梁兴初的气消了大半。此后,在梁兴初的指挥下,三十八军屡建奇功,被彭德怀称为“万岁军”。
第一次战役后,有人在回国汇报工作时谈到了志愿军司令部在朝鲜的防空问题,远在北京的毛泽东和军委放心不下,多次打电报提醒注意领导机关的安全,千万不可大意。
U月24日晚,丁甘如等正在院子里散步,突然,看见一群美机飞过来了,是F—80战斗轰炸机,一共12架。其中一架掉转头来盘旋侦察了很久才飞走。
丁甘如想到:美机可能发现了志愿军司令部驻地。然后,丁甘如马上从部队了解到,这群敌机是去轰炸鸭绿江小丰满发电厂返航,从志愿军司令部驻地上空经过。
丁甘如将敌机情况和自己的想法向首长汇报,引起了邓华和洪学智副司令员的警觉,他们向彭总建议召开会议,布置一下防空问题,第二天敌机就可能会来轰炸。可彭总没放在心上。
晚上,会还是开了。会上主要由洪学智讲话,决定第二天凌晨3时吃饭,4时疏散,除作战室值班脱不开身的,其他人员必须进矿洞内隐蔽。
第二天凌晨,尽管丁甘如等一再催促,可彭总却躺在床上不起来,洪学智带着丁甘如等一起去叫彭总,彭总不理,再催,还是不动。
丁甘如向随行的几个使眼色,2个警卫员和秘书不由分说把床上的褥子卷起,枕头抽走——彭总眼看着无法再躺了,只得勉强下了床,被大家连拉带拖,送进了防空洞。
果然不出所料,上午10点多钟,4架野马式战斗轰炸机在司令部上空盘旋。连俯冲的动作都没有做,就迅速往志愿军司令部投下了大量的凝固汽油弹。志愿军司令部驻地顿时呈现一片火海、浓烟……彭总的办公室和作战室首先起火燃烧。
丁甘如马上带了志愿军司令部机关一帮人去救火,就在这时,从燃烧的作战室里,成普和徐亩元跑了出来,浑身带着火,他们一边脱衣服,一边喊:“快来救火!救毛岸英和高瑞欣!”丁甘如带着人冲到火旁,但火势太大了,无法近身,连老远都感到空气就像火一样烫人。等火势熄灭,大家找到的已是毛岸英和高瑞欣的遗体,两人浑身都被烧焦了。丁甘如从一只烧剩的表壳中,分辨出了岸英的忠骨,这只表是岸英出国前夕岳母送给他的纪念物。
丁甘如抱着毛岸英的烧焦的尸体万分伤心。在清理岸英的遗物时,只发现一只很小的帆布包,里面有几件换洗衣服和日用品,一把小剪刀,还有一批他珍爱的书籍。丁甘如从成普那里了解到:毛岸英连夜整理会议纪要,熬到很晚才睡。美机来时,成普就喊: “快跑!”一下就蹿了出去。而毛岸英与高瑞欣正在专心地收拾作战地图和文件,所处的位置离门较远,所以站起跑出来的动作迟缓了些,还没等跨出房门,就被上千度的燃烧弹爆发的高温吞噬了。
毛岸英同志墓

毛岸英同志墓

“事已至此,给主席拍电报吧!”丁甘如请示彭总。彭总点点头,可怎么向毛泽东汇报呢?这个消息难报呀!短短几行电文,彭总写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沉重地将电报稿交给丁甘如,要求给毛泽东和党中央发电报。中央机要办公室主任叶子龙拿到电报,同周恩来总理研究后,没有马上报告毛泽东。直到1951年1月2日,周总理才写信给毛泽东,报告毛岸英牺牲的事。
毛岸英牺牲后,同高瑞欣烈士一起安葬在大榆洞的山头上。朝鲜停战以后,丁甘如来到毛岸英墓前告别。毛岸英的忠骨被迁葬到检仓“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烈士墓前的大理石上,镑刻着郭沫若题写的“毛岸英同志之墓”7个大字,墓碑的背面是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刻下的一段碑文。丁甘如无限深情地看着“毛岸英同志之墓”7个大字,心里默默地说:“岸英,对不起:我没有尽到责任保护好你!”
1950年12月末,志愿军司令部设在成川君子里,距前线部队的出击位置不远。
岁末的寒风在冰冻的大同江上疾驰而过,横扫着君子里的矿山。山坡上草木枯黄,弹坑累累,一派苍凉。
志愿军司令部指挥部设在一座很大的主矿洞里。与严寒的洞外相比,里面温暖而潮湿。一处处瓦斯灯映照着洞子,洞壁在光线照射下发出金黄的光芒。洞壁上悬挂着巨幅作战地图。在丁甘如的指挥下,作战参谋人员标出各式红蓝箭头和其它标记,将三八线南北敌我态势分布一目了然地显示出来。
彭总来到作战室,作战处处长丁甘如拿着一根小木棍,走到地图的前面,向彭总汇报“联合国军”和中朝方的态势。丁甘如说,据据各方面的情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克死后,新任司令官马修·李奇微中将已于近日上任。他正在加紧整顿部队,沿三八线修筑防御工事。从最新美军部署看,第一线防御部队都是南韩军。韩一师在汉山一带,以此由西向东,韩二师清平里以北,韩五师分布红债里、梧月里、古吞里一线,韩八师于杨通里、麻田谷、沙田里地区,韩十师春川,韩三师论里、富坪里、日稳里,韩九师于洪川东南一带,韩首都师江陵及襄阳地区。以上韩军9个师布防三八线以南地区纵深50到100公里。加拿大旅9000余人不久前由仁川登陆,一部驻永登浦,一部驻仁川市内。英二十七旅驻水原,英二十九旅经水原南下,于26、27两日在水原线,设4个官兵流动招待所以收容部队。美二十四师在议政府地区,骑一师在汉城以东广壮里、金谷里一带,美二十五师驻金浦以东,土耳其旅驻通律、江华岛,美二师南移大田。东线美十军团已撤完,由海运至浦项、登山港登陆。
丁甘如一边讲一边指着地图上标示“联合国军’’行动部署的蓝色箭头,彭德怀似乎亲眼看到美军正在调兵遣将,蠢蠢欲动。
随后,丁甘如又详细地汇报了中朝方的目前态势,人民军一军团开城一线,五十军茅石洞至高浪浦里一线、三十九军位于新捞、土井,四十军峨呢里到高滩,三十八军楼谈到板巨里,四十二军观音山到拜仙洞,六十六军龙沼洞至马坪里,人民军五军团在杨口,二军团在鳞蹄。各部队均已到达预定出击位置。
彭德怀连连点头,成竹在胸,经过研究,一个作战计划形成了,他要乘二次战役大胜的威风,发动第三次战役,不给美军以喘息之机,千里南进追击“联合国军”,争抢时间,挺进三八线。
作战计划报毛泽东和军委同意后,彭德怀当即令丁甘如电示韩先楚: “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27日先后己到洪川东南山地隐蔽集结配合攻击,仅带3天粮食。你们将攻击时间改为31日黄昏,不能再拖延。”
1950年12月31日17时,中朝联军在朝鲜西海岸间沿三八线200余公里宽的地面上,向“联合国军”发起了总攻。
1951年1月2日,中朝军队已突人“联合国军”阵地纵深平均达40公里以上,进到了坡州、议政府东北地区、洪川西南新诺里之线。李奇微下令,除留下少部兵力在汉城以北的高阳、道峰山、水落山一线进行掩护,其余部队以及南朝鲜政府机构迅速全部南撤。
中朝联合司令部随即决定乘胜展开追击,扩大战果。遂命令中朝联军相机占领汉城、仁川、水原、杨平、洪川、横城、襄阳、江陵。
1月4日12时,中朝联军进入了汉城。1月5日,渡过汉江。7日占领水源、金良场里(龙仁)。8日占领仁川港口。志愿军左纵队于1月4日占领洪川及其西南阳德院里36日占领龙头里、砥平里;6日以前,又先后占领了杨平、梨浦里、领川、利川等城镇。8日占领原州,并继续向荣州方向追击。至此,中朝军队把“联合国军”赶到三七线附近的平泽、安城、堤川、三涉一线。彭德怀决定停止追击,结束这次战役。
第三次战役是志愿军和人民军组成联合司令部之后,在统一的指挥下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攻势作战。中朝军队齐心协力,并肩攻进,经过连续7个昼夜奋战,前进了80至110公里,毙伤、俘敌1.9万余人,粉碎了侵朝美军据守三八线既设阵地、准备再犯的企图,进一步加大了美国统治集团及其与盟国之间的内部矛盾和失败情绪,也推动了中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的持续高涨。
在此后的朝鲜战场上,作为作战处处长兼志愿军首长办公室主任的丁甘如,尽心尽力,为中朝人民取得抗美援朝的最后胜利,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国旗勋章。
1956年,丁甘如任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武官,离任回国后,任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外军研究部副部长、战史研究部副部长、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委员、成都军区副参谋长、成都军区司令部顾问。